成人用品:www.2s.tv
935870.com > 网游小说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 第389章吓傻了的长谷川【5100字】
    东方布满朝霞。

    一列列金色的云彩仿佛在等待太阳,就像群臣恭迎着他们的君王似的

    今日是相当不错的好天气。

    在天才刚亮时,长谷川便醒了过来。

    为了方便办公的缘故,长谷川将他的居所搬进了火付盗贼改的总部。

    刚醒来,长谷川便从被褥中爬起,然后缓步走到了不远处的窗边。

    在将窗户打开后,束束阳光便立即如泻出的洪水一般灌进房内。

    望着已从地平线处升起的太阳,以及那淡蓝色的天空,一抹满意的笑意在长谷川的脸上缓缓浮现。

    随着年纪的逐渐增大,长谷川越发喜欢晴天。

    因为一旦到了阴天或是雨天,长谷川便会感觉自己的两膝以及双手的手肘有些痛。

    而且还是越来越痛的那种。

    在大概2年前,痛感还属于不痛不痒的那种类型。

    但渐渐的,这痛感已经到了会让长谷川的心情非常烦躁的程度。

    看了不少的医生也不见好。

    在去年年末的时候,在接受了江户的一名兰医的治疗后,这病总算有了些好转。

    可好景不长——过没多久,老中松平定信便颁布了《异学禁令》,禁止以兰学为首的一切异学。

    兰医学馆划为幕府专有,像兰医术这样的异国医术的传播也遭到遏制。

    为了避免遭到《异学禁令》的波及,那名有办法治长谷川的病的兰医连夜搬离了江户,现在于何处定居,长谷川也不知道了。

    唯一的一名有办法治自己的病的医生已经不在了,长谷川也不知道日后该拿他的这病该怎么办。

    看着窗外不错的天气,想到了自己的病,想到自己的病后又想到了那名有办法治自己病的兰医,想到了这名兰医后便想到了松平定信的《异学禁令》——思绪这般跳转了好几次后,一道无奈的叹息从长谷川的口中吐出。

    松平定信自在3年前接替“原老中”田沼意次的位置,成为幕府的新老中后,便打着“振兴幕府力量”的名号,进行了诸多幕政上的改革。

    长谷川自个都数不清这3年来,松平定信他在多少领域进行了改革。

    《异学禁令》的颁布,便是松平定信在近段时间内所颁布的新一项改革。

    对于松平定信这3年来所颁布的诸项改革,长谷川有些赞同,有些反对。

    对《异学禁令》的颁布,长谷川便持反对态度。

    长谷川觉得最起码不能连异国的医学都禁止。

    虽说许多人都说兰医百无一用,但在尝试过几次让兰医来给自己诊疗后,长谷川觉得兰医术并非是什么百无一用的医术。

    只可惜——虽然对松平定信的一些改革持反对态度,长谷川也不敢去跟松平定信提意见。

    首先他的官位还没有高到可以当面跟松平定信提意见的程度。

    其次——因人足寄场的缘故,松平定信现在正看长谷川非常地不顺眼。

    他可不想在现在的这个节骨眼上去招惹松平定信。

    长谷川站在窗前伸展了几下筋骨、正欲离开房间简单地洗漱一番,然后投身到今日的公务处理上时,门外突然响起了山崎的声音:

    “长谷川大人。”

    “是山崎啊,怎么了?”

    “昨夜的那个牧村弥八又来了。他还带了一名同伴,他们现在正在总部的大门外。”

    “嗯?”长谷川蹙起了眉头,“牧村弥八?他有说明来意吗?”

    “有。他说他想再和长谷川您再多多谈谈昨夜的事情。牧村弥八还说想让长谷川大人您主动到总部大门那去找他们。”

    听到“昨夜的事情”这个字眼后,长谷川的瞳孔猛地一缩。

    “……我知道了。山崎,你现在帮我告诉牧村弥八一声:稍微等我一下。”

    ……

    ……

    长谷川以最快的速度完成洗漱、换衣、别发髻等一系列刚起床、准备去见人时所必要做的事情。

    孤身一人迅速赶到了总部大门外后,长谷川便在大门外的不远处见到了牧村那魁梧的身子。

    至于站在牧村旁边的那名年轻武士,长谷川就不认得了。

    那是一名外貌平平无奇、看上去就像一个朴实农民的年轻武士。

    其腰间的两柄佩刀的刀柄、刀鞘都套着柄套和鞘套,让人连他腰间的两柄刀的刀柄和刀鞘都长什么样都看不清。

    这种爱惜自己的佩刀,而在自个的佩刀上装着柄套和鞘套的人并不少见,所以长谷川也并不觉得这年轻武士把自个的佩刀包得严严实实的行为有什么奇怪的,只把这名青年当成牧村的朋友。

    快步走到了牧村的跟前后,长谷川便立即跟牧村寒暄了起来。

    在跟长谷川寒暄了一阵后,牧村便跟长谷川介绍起站在他旁边的这名年轻武士。

    “长谷川大人。你昨天不是说很想看看那个以一己之力全灭了你的六番组的逸才长什么样子吗?”

    “这位就是那个逸才、最近因为缺钱到四郎兵卫会所那里工作的我的朋友——真岛吾郎。”

    牧村的话音刚落下,站在牧村身旁的这名年轻武士便朝身前的长谷川轻鞠一躬。

    牧村的话音落下后,长谷川先是一愣,随后用带着几分欣喜之色在内的语气说道:

    “你就是那个真岛吾郎吗?久仰大名了。”

    对于热情的长谷川,站在牧村旁边的这名年轻武士一声不吭。

    “长谷川大人,我这个朋友比较怕生,也不怎么爱讲话,平常也总是沉默寡言的,一天说不出几句话,所以请见谅啊。”

    听到牧村的这句话,长谷川点了点头,其脸上的表情像是在说“我能理解”。

    “关于昨夜在吉原所发生的事,我一直都很想亲自向您道歉。昨夜是我的部下主动闹事,给您添麻烦了。”

    年轻武士点了点头,以示回应。

    “好了,长谷川大人,寒暄就说到这吧。”牧村朝身前的火付盗贼改大门努了努嘴,“可以带我们去一间像昨天晚上的那座房间那样安静的房间吗?我们来接着谈谈昨夜的事情吧。”

    ……

    ……

    长谷川直接将牧村和这名年轻武士带回到了他昨夜和牧村进行密探的那间静室。

    刚在这间静室坐定,牧村便直截了当地朝长谷川说道:

    “长谷川大人,虽然我没有那个能力参加‘御前试合’、祝你一臂之力,但我的这个超——强的朋友:真岛君愿意帮你这个忙哦。”

    在说到“超强”这个字眼时特地加重了语气的牧村,抬起手拍了拍身旁的这名年轻武士的肩膀。

    听此言、见此举,几分欣喜立即在长谷川的眉眼间浮现。

    然而这抹喜色刚在脸上浮现没多久,长谷川的表情便僵住了。

    “长谷川,你应该……”

    长谷川的话还没说完,猜到了长谷川想说什么的牧村便抢先一步说道:

    “放心吧,长谷川大人,我只跟我的这些朋友说了火付盗贼改的长谷川平藏出于一些原因而想让更多的高手参加‘御前试合’而已。”

    为了能让对话能接着顺利地进行下去,牧村撒了个无关紧要的小慌。

    见牧村没有没有将他想让尽量多地高手参加“御前试合”的真实原因说出去后,长谷川那稍稍僵住的表情才放松了下来。

    “虽说我可以让我的这个好朋友参加‘御前试合’,但我们是有一些条件的哦。”

    “条件?”长谷川挑了挑眉,“什么条件?”

    “长谷川大人。”牧村的表情变得稍稍严肃了些,“我们希望您能告诉我们不知火里根据地的确切位置。”

    “以及在日后的一段时间内,帮我们留意不知火里的忍者们的动向。尤其是他们的首领炎魔的动向。”

    听到牧村的这番话,错愕之色铺满了长谷川的整张脸。

    “……牧村。”长谷川沉声道,“你要不知火里的情报做什么?”

    “……牧村大人。”牧村苦笑道,“我也不瞒你。”

    “我和我的一些同伴之所以到江户来,便是为了不知火里而来。”

    “至于到底是为了干什么……这就只能让你自由想象了。”

    牧村用含糊的回答回应了长谷川刚才的问题。

    长谷川用异样的目光上下打量了牧村数遍后,轻叹了口气:

    “……就算你不说,在听到你想要知道不知火里的确切位置,以及想要我帮你们留意不知火里的忍者们的动向时,我也大致猜到你要干什么了……”

    “牧村,你和不知火里难道有仇吗?”

    “我和不知火里其实无仇无恨。”牧村耸了耸肩,“个中原因,比较难以跟你解释清啊……”

    “……算了,你不愿解释的话,那我也不强求你。”长谷川再次轻叹了口气,“告知你们不知火里的确切位置,以及帮你们留意不知火里的动向吗……”

    “帮你们留意不知火里的动向这倒好说……并不难办。”

    “但是告知你们不知火里的确切位置……我不知道不知火里的根据地的具体位置,我只知道其大概的位置。”

    “长谷川大人你也不知道不知火里的具体位置在哪里吗?”牧村面露疑惑。

    长谷川轻轻地点了点头后,道:

    “不知火里归将军大人直接管辖,即使是老中大人也没有办法对不知火里的忍者们指手画脚。”

    “据我所知,是不知火里的首领炎魔主动要求将军不将他们的具体位置公布出去的。”

    “听说是因为不知火里的根据地被外敌攻打过,所以自那之后不知火里便非常注重对自个的根据地位置的保密。”

    “而将军大人也答应了他们。”

    “知道不知火里的确切位置的,大概只有将军大人和以老中大人为首的寥寥几名高官吧。”

    “不过我虽然不知道不知火里的确切位置,但他们大概的位置我还是知道的。”

    “大概位置……”牧村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长谷川大人,不知火里的大概位置我也知道哦,就在江户附近。”

    “我所说的大概位置才没有这么宽泛。”长谷川用无奈的语气说道,“我所知的不知火里根据地大概位置,要比你刚才所说的要具体得多。”

    说到这,长谷川顿了顿。

    抬头看了牧村和牧村身旁的“真岛”几眼后,接着沉声道:

    “牧村,你们如果不愿细说讨要不知火里的情报是为了什么,那我也不会多问。”

    “不论是告诉你们不知火里根据地的大概位置,还是帮你们主动留意不知火里的忍者们的动向,对我来说都不是难事。”

    “如果你们想以这2点作为真岛君参加‘御前试合’的条件,那我倒也是非常地乐意。”

    听到长谷川的这番话,牧村和“真岛”不约而同地对视了起来。

    “真岛”率先点了点头。

    见“真岛”点了点头后,牧村也跟着点了点头。

    “那——”牧村将视线转回到长谷川身上,“长谷川大人,就麻烦您了。”

    “之后便请您告知我们不知火里的大概位置,并帮我们主动留意不知火里的忍者们的动向了。尤其是炎魔还有像‘四天王’那样的厉害忍者的动向。”

    “只是一些小忙而已。跟能让真岛君这样的高手参加‘御前试合’相比,只不过是不值一提的小事。”

    说到这,长谷川面带笑意地看向坐在牧村身旁的“真岛”。

    “像真岛君这样的高手,便是我一直都希冀着的能够参加‘御前试合’的人。”

    听到长谷川的这句话,“真岛”不禁莞尔。

    随后——

    “好久不见了啊,长谷川先生。怎么说呢……我们真的是很有缘分呢。这是我们今年第3次的相见了,真的是一个季度见一次啊,我都怀疑我们说不定还要在今年年底再于某地再见彼此一面了。”

    “真岛”终于说出了自刚才和长谷川见面后的第一句话。

    “真岛”的话音刚落,长谷川便立即像是见鬼了一般瞪圆了双眼,眼珠子仿佛都快从他的眼眶中掉出来一般。

    原本跪坐的姿势更是变成了近乎瘫坐的姿态。

    一副吓傻了的模样。

    之所以反应如此大,便是因为这声音对他来说——相当地耳熟。

    “你、你是?!”长谷川的声音都直接因惊讶而微微发颤

    “抱歉呀。长谷川大人。”牧村露出带着无奈之色与淡淡的歉意的笑容,“在你答应要和我们互利互惠,以及获得绪方老兄的同意之前,都不能告诉你真岛君的真实身份。”

    “……原来如此啊。”长谷川沉默了一会后,露出一抹苦笑,“怪不得我的六番组会全军覆没……原来他们碰上的对手是你啊……”

    “牧村,原来你昨夜一直在骗我呀……我还真以为绪方一刀斋到会津去了……”

    “长谷川先生,自京都一别后,好久不见了啊。”绪方微笑道。

    “嗯。”此时已经恢复了镇定的长谷川点了点头,“绪方一刀斋,自京都一别后,我一直都很想当面感谢你呢。只可惜那时我自被炸昏后,就一直没能再看到你了。”

    “感谢我?感谢我什么?”

    “如果当时不是你及时出手打伤了那个向我们扔爆弹的人,我可能都已经死了。”

    听到长谷川的这番话,绪方立即想起了这档事。

    绪方和长谷川也算是有过命的交情了。

    3个月前一起在京都奔波着。

    当时在审讯那个光头时,若不是绪方和牧村眼疾手快,一起合力将那个被扔到他们房间里来的爆弹扔回去,否则绪方都会和长谷川一起被炸死、然后一起升天了。

    “只是不值一提的小事而已。”绪方轻声道,“我只是在救我的同时,顺便救下你而已。”

    关于要不要在长谷川露真身,绪方从昨夜起就一直考虑。

    最终绪方决定——如果长谷川同意和他们合作的话,那他就告诉长谷川:真岛吾郎就是绪方逸势。

    至于为何要直接向长谷川坦承,其主要的原因也很简单——反正瞒也瞒不住。

    长谷川知道绪方的声音,也认得绪方的榊原一刀流。

    在“御前试合”的会场上,绪方不可能既不出声,也不使用榊原一刀流。

    而将会动员自己的部下和友人去参加“御前试合”的长谷川,前去观摩“御前试合”的可能性简直不要太高。

    在长谷川知道他的声音也知道他所用的剑术是什么样的情况下,在长谷川的面前根本难以长久地瞒下去。

    倒不如直接坦承。

    当然,其他的原因还有:绪方相信长谷川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对他怎么样,以及——即使长谷川对他起了歹意,也没有办法再拿他怎么样了。

    “长谷川大人,追加一个条件吧。”绪方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在我离开江户之前,请务必不要来抓捕我。”

    听到绪方这句带着浓郁的玩笑意味的话,长谷川露出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

    “知道了。反正我本来就希望能让你参加‘御前试合’。”

    “更何况我火付盗贼改的大半精锐现在都不在江户。”

    长谷川脸上的无奈之色变得更浓郁了些。

    “在大半精锐现在都不在江户的现况下,我可没有那个抓住你的把握……”

    *******

    *******

    最近有些不知道要跟大家科普什么东西了。

    所以今天索性来跟大家介绍江户时代的一本奇书吧。

    这本奇书被誉为日本的《jinpingmei》。

    其具体介绍,请看下方的作者的话。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胖子和他的废柴小队 黄天之世 我们的限制型穿越之旅 大宋:八岁皇叔做史官 从1983开始 我资质平平 世界树的游戏 昭奚旧草 网游之修罗剑尊 无极帝尊 鬼域之尊 横扫异界之无敌天尊 五代梦 重生之庶女琉璃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 法相仙途 总裁抢占小娇妻 天纵莫敌 不一样的日本战国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一步一道 见我如斯 天下醉 战龙无双 开局百万资源号 九劫长生记 觉醒钞能力 陈道友,请你离我远一点行不行 醉卧江山 开局一座玉门关 放开那个女巫 黄I泉 我在末世能升级 春秋大领主 我自地狱来 神秘聊斋 欢喜小娘子 我家老婆来自天上 我有一座恐怖美食屋 学霸的UP主养成计划 凶猛道侣也重生了 神魔养殖场 王妃吃香喝辣搞事业 何处桃花笑春风 灵界论坛 天辛 异世大符神 天生奇才续 大荒河图 王妃打怪累了想躺怎么办 火影之我能垂钓万物 疯王的女儿 人在东京抽卡降魔 史上 红龙皇帝 全球神祇之我信徒是盖伦 穿越了的学霸 末日轮盘 不灭圣影 重回九零她靠科研暴富了 重生之古玩人生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求魔 子弹世界 不逍遥 云天行 病弱小姐的马甲掉了 姑娘好心机 剑宗旁门 妖颜女帝:堕世成凰 七贱下虎山 重生之素手乾坤 复婚老公请走开 我的昨日恋歌 东京渣男不需要恋爱 米瑞斯之命运的选择 户外直播间 仙女本是吉祥物 手术直播间 回到三国之统一天下 天禄星今天又在水群 我不可能是剑神 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 斩月 星球博物馆 斗罗之武魂是雷电 再修仙我就死定了 春闺梦里人 幻柳 我的名字科比布莱恩特 重生八零残疾大佬心尖宠 重生海贼之火拳降世 狼与兄弟 我家老婆来自天上 慕嫡娇 陨落少女 网游之修罗剑尊 万道剑尊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末日为王 倾国佳人爱上我 天下百工 万道成神 逆命志 头狼 锦时归 天狱边缘 宰执天下 祭献寿元能变强 有事先找靳先生 重生之我的八个女神姐姐 变身二次元便当少女 吻火 这个大佬有点苟 这个剑仙太优秀 夜虎 弃宇宙 从龙族开始圣杯战争 渣男想要治愈少女 侯门庶女黑化了 巨富从摆地摊开始 传承宝鉴 当我捡到了一个战神后 符皇 从1994开始 绝对暴力 超能觉醒 风三娘 农家娇女:种田悠悠乐 病弱小姐的马甲掉了 重生之凰者无敌 我心中的敌人 全球降临:百倍增幅 大唐签到十八年突然发现是西游 穿成赘婿文里的极品恶婆婆 葬阴人 残阳帝国 我资质平平 开局一元秒杀满级拔刀术 三国之曹昂大帝 死亡停车场 仙道本逍遥 不灭龙帝 我的成语大明 曾经的真爱 你是迟来的暖风 仙榜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明天子 一念尘中仙 战神狂婿 夜烬天下 重生之纨绔大少 战恋芳华:无双 超级烹饪高手 我要做秦二世 斗罗之画师 忧忧创世界 大道谁属 天浩劫 篮球之白银帝国 原始大时代 拯救短命王爷攻略 西游之盖世大妖系统 斗罗之十二生肖塔 误惹邪王:王妃千千岁 谍海王牌 我要做球王 沐沐无言 吻火 海贼之苟到大将 团宠郡主她又抢了女主剧本 离婚后被前夫官宣了 仙朝 吞噬苍穹 轩心谷 危险,勿靠近 我就是传奇 倾城记之毒美人 不负金银不负君 网游之天下无双 偷香高手 长海云起 雾锁道途 逢春 蓝色恋曲 永夜之帝国双璧 你是迟来的暖风 史记小白传 宰执天下 大刀向鬼子们头上砍去 绯色魂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狂兵龙王 肆虐韩娱 特工凰女倾天下 我气哭了百万修炼者 失败秘籍 英雄无敌之亡灵法神 花涧无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