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935870.com > 网游小说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 第388章 想要幕僚的松平定信【5200字】
    绪方的话音刚刚落下,全场所有人的目光便都自然而然地落在了绪方身上。

    而在众人的目光都落在自个的身上后,绪方立即接着说道:

    “浅井刚才说得对。”

    “长谷川大人是在幕府中地位并不低的武官。”

    “若是和他互利互惠的话,说不定能换来像‘不知火里的确切位置’、‘不知火里目前有多少忍者留守在他们根据地内’等重要情报。”

    说到这,绪方换上了半开玩笑的语气然后接着说道:

    “如果能直接从长谷川的口中问出不知火里的根据地的确切位置的话,我们甚至都不用帮助长谷川去参加‘御前试合’了。”

    “可以直接开始拟定进攻不知火里的计划,然后一口气击溃不知火里。”

    “这样子一来,也就没有能够参加‘御前试合’的不知火里忍者。”

    “同时也能间接帮助那些反对不知火里的幕臣们达成他们的目的了。”

    “不用再去反对不知火里了,毕竟不知火里都直接没了。”

    绪方的这番玩笑话,逗笑了在场的不少人。

    就连平常总是面无表情的琳,在绪方的话音落下,其嘴角也稍稍上翘了些。

    但她的嘴角才刚上翘了些,便立即被她压平。

    在沉思了一会后,沉声道:

    “七兵卫,绪方一刀斋,你们说得没错。”

    “若是能多长谷川一个助力,那倒的确是好处多多。”

    琳移动视线,扫视着身前众人。

    “我赞同与长谷川进行互利互惠。你们呢?”琳道。

    琳的话音刚落,绪方便紧接着说道:

    “我没有意见。”

    在绪方表态后,其余人也都纷纷表态。

    所有人对于此事,都持赞同的态度。

    毕竟如果要靠“东城屋”这个地头蛇来慢慢地寻找不知火里根据地的确切所在地的话,天知道要等上多久的时间才能等到他们查清位置。

    见所有人都赞同后,琳轻轻地点了点头:

    “……那就和长谷川互利互惠吧。”

    “如果要和长谷川同意和我们互利互惠的话,愿意开口告知我们所需的情报的话,那我们就必须得先口头答应长谷川。答应他——我们会助他一臂之力,派出我们的高手参加‘御前试合’。”

    “如果不先口头答应长谷川,那他多半也是不会开口将不知火里相关的情报告知给我们的。”

    “‘御前试合’只有男人才能参加。”

    “现在江户一堆伯公的仇人,所以伯公不能参加‘御前试合’。让伯公参加‘御前试合’,只会节外生枝。”

    “真是可惜啊。”源一喝了一口杯中的酒水后,用惋惜的口吻说道,“若不是现在有‘击溃不知火里’的这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否则即使现在仇人遍地,我也仍旧会想参加‘御前试合’的呢。”

    琳无视源一刚才的话,接着说道:

    “九郎是幕府的通缉犯,仅靠在脸上涂泥巴来做伪装的话,搞不好还是会露馅。”

    “所以——能够参加‘御前试合’的,只有弥八、七兵卫、胜六郎,以及……”

    琳将视线转到绪方身上。

    “拥有人皮面具这种方便的东西的绪方一刀斋了。”

    “仅仅只是为了能和长谷川互利互惠的话,那就不需要派太多的人上场了。”

    “仅派1人上场就够了。”

    “你们4个有谁是对‘御前试合’是非常感兴趣的吗?”

    琳的话才刚说话,便立即有道声音响起:

    “让我去吧。”

    这道声音的主人——是绪方。

    “阿逸。”坐在绪方旁边的阿町用惊讶的口吻说道,“你对那个什么‘御前试合’这么有兴趣吗?”

    “……算是吧。”绪方在耸了耸肩后,微笑道。

    “……绪方一刀斋。”仍旧一副毫无表情的模样的琳反问道,“你确定真的要去参加‘御前试合’吗?”

    “嗯。”绪方点了点头,“我对这个能和来自各地的高手进行切磋的‘御前试合’,还是有那么几分兴趣的。”

    ——还能顺便帮我刷点经验值。

    绪方在心中这般补充道。

    “……那行吧。”琳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了绪方几眼后,轻叹了口气,“你和我只是盟友关系,我也干涉不了你想做的事情。”

    说罢,琳转过头,看向身旁的牧村。

    “弥八,你明天再去找长谷川一趟。”

    “跟他说:你可以推荐给他一个身手不错且有意愿参加‘御前试合’的朋友给他。”

    “不过推荐给他的前提是——”

    琳伸出两根手指。

    “告诉你不知火里根据地的所在位置。”

    “以及在之后的日子里,帮我们留意和不知火里的忍者们的动向有关的情报,并及时将这些情报共享给我们。”

    “长谷川是官府的人,透过官府的渠道,说不定能收听到关于不知火里忍者们的一些外人难以探知的动向。”

    “明白了。”牧村认真记下琳所说的这些话,随后反问道,“如果长谷川说他不知道不知火里的根据地在哪,那该怎么办?”

    “……即使不知道不知火里的根据地位置在哪也无所谓。”琳道,“让长谷川这个幕府的高级武官帮忙留意不知火里的忍者们动向——光有这个利处,其实也够了。”

    “如果他将我们所提出的这2个条件都回绝了,那你就不用再和他谈了。”

    “如果长谷川知道不知火里的确切位置的话,那自然是最好的。”

    “这样一来,我们说不定就能赶在‘御前试合’开始之前,将不知火里击溃。”

    “然后绪方一刀斋也就不用再费那个力去参加‘御前试合’了。”

    难得说出一句俏皮话的琳,将在场的不少人都逗笑了。

    连绪方也跟着露出淡淡的微笑。

    但在微笑过后,绪方在心中暗道着:

    ——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想完完整整地打完这“御前试合”呢……

    说罢,绪方下意识地抬起手,摸了摸安静地躺在他怀里的钱袋。

    ……

    ……

    与此同时——

    江户,某座气派的宅邸内——

    啪,啪,啪……

    赤足踩在榻榻米上的闷响,打破了房间的寂静。

    一名年纪还不算太老的中年人缓步朝放置在房间内一角的房间走去。

    这中年人的额头宽阔,略略下垂的眼角上堆着淡淡的细纹,下巴上垂着一把短短的胡须。

    因为刚从浴室出来的缘故,其身上仍萦绕着淡淡的热气。

    同时也因为这中年人才刚刚洗完澡的原因,他那剃着月代的头发自然地披散着,没有扎成发髻。

    在缓步走到位于房间一角的这面镜子前后,中年人停下脚步,面无表情地打量着镜中的自己。

    这是面很大的立镜,这中年人的身高不算很高,其身影刚好可以倒映在这面立镜之中。

    透过这面镜子,中年人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自己的脸色,和数个月前相比,要憔悴了些。

    自己双眼的下眼眶处,更是有着淡淡的黑印。

    这不是什么沾到眼眶上的黑印,而是自然形成的黑眼圈。

    中年人抬起手摸了摸位于自己右眼下眼眶的黑眼圈。

    尽管眼睛的周围出现了黑圈儿,但中年人双眼的眼瞳中却仍旧放射着高傲和刚强的光彩。

    这淡淡的黑眼圈反而衬托了中年人眼中那炫目的光亮。

    简单地查看了下自己现在的脸色后,中年人将视线从身前的这面立镜上收回,然后缓步走到了不远处的一张桌案旁,在这张桌案旁盘膝坐下。

    这张桌案上摆设着笔墨纸砚,并铺着一张纸。

    这张纸上有一半的位置已经铺上了如蝌蚪般细小的字眼。

    在桌案边坐定后,中年人拿起搁置在笔山上的毛笔,继续在这张纸上书写着什么。

    毛笔在纸张上滑动的细响与蜡烛燃烧的声音支配室内。

    房外没有半点噪音,这座房内也没有除了这中年人之外的第二个人。

    房间内只有这中年人一人。

    只可惜这份寂静没过多久,便被房外的一道年轻地不得了的嗓音给打破了。

    “老中大人。是我。”

    这道年轻的嗓音刚落下,并没有停下手中的毛笔的中年人面无表情地轻声说道:

    “立花,进来吧。”

    “是。”

    哗。

    纸拉门被拉开的声音紧随在恭敬的应和声之后响起。

    房间的纸拉门被拉开。

    拉开房门的人,是一名年纪大概只刚过20岁、单膝跪在房外的青年。

    站起身、进房、重新单膝跪下、把房门关上、面向中年人——这一系列的动作从头至尾都带着一股优雅的气息,任何一个外人看着都会觉得赏心悦目。

    “老中大人。”青年道,“我已将‘明日正午举行餐宴’的消息通知了若年寄大人们。”

    若年寄——直属于将军的仅次于老中的重要职务,管理老中职权范围以外的官员。

    目前幕府在职的若年寄,统共有4人。

    青年的话音刚落,中年人便轻轻地点了点头:

    “立花,辛苦你了。”

    被这名青年称作“老中”,这中年人的身份也是呼之欲出了——正是幕府的现任老中:松平定信。

    而这名青年则是松平定信的小姓:立花雄马。

    立花的年纪虽轻,但因文武双全、聪明伶俐的缘故,早早地就被定信提拔为了身边的小姓,专门负责替定信做一下杂事。

    立花仪表堂堂,虽是中和一刀流的免许皆传持有者,但肌肤白皙,一点也不像是一个精通剑术的武家子弟。

    因为立花的容貌俊秀,所以有不少好事之人戏称定信是看中了立花的容貌,才将立花提拔为自己的小姓。

    有权有势者,将自己相中的美男提拔为小姓——这也不算是多么稀奇的事情。

    但对定信稍微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这些都只是谣言,是或有心或无意地抹黑松平定信的无稽之谈。

    对定信稍微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松平定信是一个对他人、以及对自己多么严格的人。

    对于美色,定信一向都抱持着“没有太大兴趣”的态度。

    在道出一声“辛苦你了”之后,定信紧接着说道:

    “立花。”

    “在。”立花赶忙应道。

    “明明要和若年寄们举行餐宴,并就政务进行新一轮的探讨。”

    “明天说不定会很累,再加上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所以你早点下去休息吧。”

    “是。”立花在高声应了声“是”后,停顿了一下。

    抬起头,看了看身前的定信……准确点来说是看了看定信那有些憔悴的脸,已经眼眶周围那明显比之前要深上了一些的黑眼圈后,用带着几分担忧之色在内的语气说道:

    “老中大人,也请您早些休息。”

    “您最近似乎每夜都很晚才入睡。还请您多多主意身体。”

    立花的话音刚落,一丝淡淡的笑意在定信的脸上浮现:

    “我没事,我还没到垂垂老矣的年纪。”

    “我现在正值壮年呢,这点程度还不至于让我的身体垮掉。”

    “只是最近要处理的事情稍微多了一些而已。”

    “等忙完这段时间后,我会像以往那样早早睡觉的。”

    听完定信的这番话,定信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说些什么。

    但在嘴巴张开好一会后,他最终还是像放弃了一般,将嘴重新闭上。

    向松平定信行了一礼,正准备起身离开时,立花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身形一顿。

    随后朝松平定信说道:

    “老中大人,我今日发现了一件和‘御前试合’有关的趣事。不知是否要禀报于您。”

    “哦?”定信手中的毛笔一停,“什么趣事?说来给我听听吧。”

    说罢,定信手中的毛笔再次动了起来。

    “这也是我今天才听说的。”

    “据说有一帮旗本、御家人出身的武士,打算在‘御前试合’中大展身手,以期获得老中大人您的赏识。”

    “嗯?”松平定信手中的毛笔再次一停,并转过头,将视线投到了立花的身上,“获得我的赏识?”

    “嗯,这帮人也不知道是从哪听说的。”

    立花像是被自己现在正在说的这句话给逗笑了一般,嘴角微微翘起。

    “他们似乎认为——老中大人您力排众议、执意举办‘御前试合’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为了在目前正如火如荼地开展着幕政改革的当下,于‘御前试合’中选出几个赏识的人杰,充作自己的幕僚。”

    听完立花的话,定信便立即哑然失笑起来。

    “打算在‘御前试合’中挑出几个赏识的人杰充作幕僚吗……最先传出这谣言的人是谁啊……”

    “我听说这帮人中还是有那么几个非常出众的逸才的。”立花接着道,“比如说——一个名叫泷川平一郎的旗本子弟。”

    “泷川平一郎?”定信淡淡道,“没听说过呢。”

    “我之前听说过他的事迹。”立花道,“在年轻一代的旗本、御家人子弟中,他属于十分出类拔萃的一类。”

    “他是泷川家的长子,我若是记得没错的话,他们泷川家的家禄是3000石。”

    “据说他师从江户的百川道场,是无外流的传人,于前段时间顺利于百川道场中获得了无外流的‘免许皆传’的证书。”

    “除了剑术了得之外,他还是那位汉学大家——相生春水的弟子。在汉学上的造诣颇深。”

    在立花的话音刚刚落下后,定信轻轻地挑了挑眉:

    “竟然还是那个相生春水的弟子吗……能文能武,看样子的确是个人杰啊。”

    说罢,定信手中的毛笔再次动了起来。

    “我完全没想过要在‘御前试合’中找人杰来充当幕僚的想法。”

    “不过……”

    说到这,定信顿了一下。

    在停顿了一会后才接着说道:

    “我现在的确是想要一些得力的幕僚呢。”

    “如果‘御前试合’中真的出现了值得注意的人杰的话,那我倒也不是不可以考虑将其收为幕僚或是小姓。”

    “老中大人。”立花的脸上闪过几分惊讶,“您真的打算要在‘御前试合’中挑选出可充任幕僚或小姓的人杰吗?”

    “只是‘如果’而已。”

    松平定信加重了“如果”这个词的语气。

    “如果真的出现了赏识的人杰,我不介意将其收为幕僚或小姓。”

    “但这样的人杰,应该很难出现便是了。”

    “相比起文采、剑术,我现在更注重别的东西啊。”

    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出这句话来收尾后,松平定信活动了下肩膀。

    “好了,立花,就聊到这吧。”

    “我也有些累了。”

    “你快下去休息吧。”

    “等我处理完这最后的一点公务后,我也要去休息了。”

    “是。”

    立花有些在意松平定信刚才所说的“相比起文采、剑术,我现在更注重别的东西啊”是什么意思。

    但松平定信刚才都说出那样的话了,立花也只能连忙高声应和, 然后快步从房内离开。

    待立花从房内离开后,松平定信将精力都放在了身前桌案上的那张还剩下小半片空白的纸张,并稍稍加快了书写的速度。

    *******

    *******

    我在前文也提过很多次,在这里就再提一次吧——老中就类似于我国的丞相、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那种。

    老中之上本还有一个更高的职位,名为“大老”,但这职务不常设。

    因为古代日本是世卿世禄的缘故,所以掌权者的年纪很轻——这种事也是经常发生。

    公元1790年,也就是在本书目前的时间线上,松平定信这一年才32岁。

    这个年纪在现代算青年,但在平均寿命短得可怜的古代里,这已经算是中年人了。

    在江户时代,这个年纪说不定连孩子都已经十几岁了。

    顺便一提——松平定信是在1788年成为新任老中的,也就是说他在29岁时,就成为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你正在被同龄人抛弃.jpg(手动狗头)

    。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七贱下虎山 重生之素手乾坤 复婚老公请走开 我的昨日恋歌 东京渣男不需要恋爱 米瑞斯之命运的选择 户外直播间 仙女本是吉祥物 手术直播间 回到三国之统一天下 天禄星今天又在水群 我不可能是剑神 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 斩月 星球博物馆 斗罗之武魂是雷电 再修仙我就死定了 春闺梦里人 幻柳 我的名字科比布莱恩特 重生八零残疾大佬心尖宠 重生海贼之火拳降世 狼与兄弟 我家老婆来自天上 慕嫡娇 陨落少女 网游之修罗剑尊 万道剑尊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末日为王 倾国佳人爱上我 天下百工 万道成神 逆命志 头狼 锦时归 天狱边缘 宰执天下 祭献寿元能变强 有事先找靳先生 重生之我的八个女神姐姐 变身二次元便当少女 吻火 这个大佬有点苟 这个剑仙太优秀 夜虎 弃宇宙 从龙族开始圣杯战争 渣男想要治愈少女 侯门庶女黑化了 巨富从摆地摊开始 传承宝鉴 当我捡到了一个战神后 符皇 从1994开始 绝对暴力 超能觉醒 风三娘 农家娇女:种田悠悠乐 病弱小姐的马甲掉了 重生之凰者无敌 我心中的敌人 全球降临:百倍增幅 大唐签到十八年突然发现是西游 穿成赘婿文里的极品恶婆婆 葬阴人 残阳帝国 我资质平平 开局一元秒杀满级拔刀术 三国之曹昂大帝 死亡停车场 仙道本逍遥 不灭龙帝 我的成语大明 曾经的真爱 你是迟来的暖风 仙榜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明天子 一念尘中仙 战神狂婿 夜烬天下 重生之纨绔大少 战恋芳华:无双 超级烹饪高手 我要做秦二世 斗罗之画师 忧忧创世界 大道谁属 天浩劫 篮球之白银帝国 原始大时代 拯救短命王爷攻略 西游之盖世大妖系统 斗罗之十二生肖塔 误惹邪王:王妃千千岁 谍海王牌 我要做球王 沐沐无言 吻火 海贼之苟到大将 团宠郡主她又抢了女主剧本 离婚后被前夫官宣了 仙朝 吞噬苍穹 轩心谷 危险,勿靠近 我就是传奇 倾城记之毒美人 不负金银不负君 网游之天下无双 偷香高手 长海云起 雾锁道途 逢春 蓝色恋曲 永夜之帝国双璧 你是迟来的暖风 史记小白传 宰执天下 大刀向鬼子们头上砍去 绯色魂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狂兵龙王 肆虐韩娱 特工凰女倾天下 我气哭了百万修炼者 失败秘籍 英雄无敌之亡灵法神 花涧无痕 寂寞杀场 重生娇妻:厉少宠上瘾 我能提取熟练度 超神宠兽店 网络大逃杀 国王万岁 我和邓肯同年秀 修士家族 男神从打卡开始 再世男神 斗罗之画师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甜心宠之墨冷曦暖 天老爷驾到 都市医仙 平平无奇大师兄 从龙族开始圣杯战争 归藏剑仙 修真医仙在都市 深夜书屋 异世终极教师 尸命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地卷遗册 统一天下不能靠谈恋爱啊 全球中二病唯有我正常 神州江山志 锦桐 医妃权倾天下 执剑卫道 报告君上母妃总想改嫁 修罗武神传奇 我的昨日恋歌 修仙签到百倍奖励 开局世间无敌 重生八零:娇妻有点辣 神藏 媚骨 户外直播间 明末乞丐皇帝 0号玩家 重生之神级刺客 开局就杀了曹操 五行妖传奇 超级校医 大清疆臣。 重生之工业兴国 良辰美景未曾负 左风少年 我一个人的游戏世界 从东京疯人院开始天秀 万古天帝 第九特区 成长中的经历 回到过去变成虎 逢魔神助攻 铁血强国 开局从召唤诸天崛起 疯狂农民工 我在末世能升级 庶女重生会算卦 大王饶命 从斗罗开始当团宠 我的成语大明 恋上初见之我的游戏男友 自学成仙 剑道狂仙 异世灵武天下 前夫又在耍花招 重生八零:发家致富虐虐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