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935870.com > 网游小说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 第387章 女忍服的设计理念【爆更9200字!】
    “我其实一直觉得很好奇啊。”

    刚把阿町的女忍服放回去的绪方,出声问道。

    “为什么你们女忍的服装的上半部分的露出度……啊,不,布料这么少啊?”

    “你可别小瞧我们的女忍服哦。”阿町拿起她的女忍服然后将其展开,“上身的布料之所以这么少,是故意为之的。”

    “在大概战国时代的时候,我们不知火里的女忍服和男忍的服装相比,是没有什么两样的。”

    “不论是上身还是下身,都严严实实的。”

    “一直到了后来,发生了某件事。”

    “某名女忍在和敌人打斗时,因实力不如敌人的缘故,渐渐落入了下风。”

    “在即将被敌人打败时,那名女忍上身的衣服被敌人的武器勾烂了,肚脐那部分的肌肤都露了出来。”

    “在看到那名女忍白白的肌肤后,那敌人似乎是很久没有碰过女人的缘故,所以愣了一下,露出了破绽。”

    “而那女忍抓住了敌人所露出的这破绽,成功反杀了敌人。”

    “当时不知火里的掌权者是10代目炎魔。”

    “受到这个事件的启发,10代目炎魔意识到女忍服也可以当武器来用。”

    “然后开始减少女忍服的布料。”

    “最终我们的女忍服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将女忍服改成现在这个样子后,也真的起到了不小的奇效。”

    “不少女忍都反映——在穿上这种布料减少了的女忍服后,不仅活动起来更轻便,在以男人为敌手时,还能对敌人的心神造成或多或少的干扰。”

    “当然也还是有一些男人完全不受干扰便是了。”

    “原来将布料改少,是有着这么严肃的理由的吗……”绪方忍不住出声感慨道。

    “我们女人的身体素质本来就不如男人。”阿町用无奈的口吻说道,“所以为了尽可能增强我们的实力,就只能多用一些这样的小手段了。”

    “我有个疑问啊。”绪方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既然把布料改得这么少,是为了干扰那些定力不强的敌人,那为什么不索性直接不穿衣服呢?”

    “直接赤身裸体的话,那岂不是更能干扰敌人?”

    “你这人怎么这么色啊!”阿町没好气地挥舞拳头,朝绪方的脑袋锤了一下,“在10代目炎魔决定改少女忍的服装时,就有个家伙提出过和你刚才所说的一模一样的提议。”

    “然后就遭到了不知火里上上下下所有女忍的强烈反对。”

    “虽然女忍的数量较少,但也还是有一些女忍拥有着不小的地位。”

    “为了避免引发女忍们的暴动,10代目炎魔就只能将这提议给否决了。”

    “原来还真有人提出过这种提议啊……”绪方揉了揉刚才被阿町给锤了一下的脑门后,猛地想起了什么。

    “对了,忘记跟你说了。”

    绪方从怀中掏出了他今天的工钱——那装满了40匁银的小布袋。

    “我今天赚了不少哦。今天的工钱足足有40匁银。是我今天帮助四郎兵卫会所抓住了菊小僧,以及摆平了抢功的火付盗贼改官差的奖金。”

    在浅井先一步回到旅店时,就跟包括阿町在内的所有人说了绪方协助四郎兵卫会所抓住菊小僧、击退了抢功的火付盗贼改官差等事。

    所以阿町自然是知道菊小僧、抢功的火付盗贼改官差都是怎么一回事。

    “40匁银?”阿町发出小小的惊呼后,接过绪方递来的小布袋,然后将其打开,往里面探视着。

    “时隔一年多的靠自己的双手来劳动赚钱啊。”绪方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我打算等日后天气再凉一点的时候,就去买冬装……”

    绪方的话还没说完,门外便突然响起了岛田的声音:

    “绪方大人,牧村前辈他回来了。牧村前辈他说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大家……尤其是和绪方大人你说,他叫你快点过去。”

    “重要的事情?”绪方微微蹙起眉头,“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说罢,绪方朝身前的阿町使了个眼色。

    而读懂了绪方的眼色意思的阿町,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随同着绪方一起站起身来。

    绪方和阿町在来到了他们这帮男人所居住的大房间,便见到了刚刚才回来的牧村,以及应该也是刚刚才出了自个房间的琳。

    见人都来齐后,牧村便苦笑着说道:

    “大家,我刚才从长谷川大人那听到了不少的和幕府有关的情报哦。来,绪方老兄,快坐下吧,你是那个最该认真听的人。”

    “长谷川都跟你说什么了?”琳正色道。

    “说了很多东西啊……”牧村苦笑了一声后,娓娓道来着,“我被带到火付盗贼改总部的某座房间后……”

    ……

    ……

    时间倒转回一段时间之前——

    ……

    ……

    牧村和长谷川目前所处的这座静室,位于火付盗贼改总部的一处较偏僻、没有什么人来往的地带。

    正因没什么人来往、不论白天还是夜晚都格外安静,因此长谷川才格外钟意这座静室,平日里感到劳累时,长谷川都会到这座静室里小憩一会。

    也正因为在这座静室外来往的人少得可怜,长谷川才选择在这座静室内和牧村进行密谈。

    因为他之后要和牧村谈的内容绝不能让外人得知,所以长谷川在进这座房间之前,还事先告知了他的亲信山崎,让山崎传令目前留守总部的所有人——不得靠近这座静室。

    做好了种种准备后,长谷川才进到了这座静室之中。

    在如连珠炮一般朝牧村抛出了那一连串问题后,这座静室便陷入了名为“死寂”的泥沼之中。

    长谷川不说话,静静地等待着牧村的回答。

    牧村也同样不说话,仅将错愕的目光定格在身前的长谷川身上。

    这座静室内的照明用蜡烛仅有1根,摆在房间的正中央、恰好位于牧村和长谷川之间。

    虽说静室的门窗都紧闭着,但仍有些许微风顺着门窗的缝隙吹进房内。

    摆在二人之间的这根蜡烛的火焰随着吹进房内的微风摇摆,牧村和长谷川二人的影子也跟着在房间的墙壁上摇晃。

    过了一会后,牧村才将双手环抱在胸前。

    “……长谷川大人,你这样没头没脑地问我这种问题,我很难办啊。”

    “在什么事情都不清楚的情况下,我是不可能回答你刚才的那一系列问题的。”

    “你难不成是想捉拿犯下了进攻二条城并火焚二条城天守阁的这一重罪的绪方一刀斋吗?”

    牧村向长谷川投出试探般的目光。

    “我并不是想要捉拿绪方一刀斋。”

    长谷川摇了摇头。

    “倒不如说——正相反。”

    “我想要请绪方一刀斋帮我的忙。”

    “不……准确点来说,我想要请你和绪方一刀斋帮我的忙。”

    “帮你的忙?”牧村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些。

    “牧村……”长谷川说到这,顿了一下。

    看他的模样,像是在犹豫。

    但他脸上的这抹犹豫之色过没多久,便缓缓消散了。

    “你知道不知火里或不知火忍村吗?”

    从长谷川的口中听到“不知火里”这个词汇后,牧村的瞳孔微微一缩。

    岂止是知道,我这段时间几乎天天都能听到这名字——牧村很想这样跟长谷川说。

    但他终究还是忍住了这般说的欲望,故作糊涂:

    “略有耳闻,听说是像战国时代的伊贺之里、甲贺之里那样的忍者里。”

    长谷川轻轻地点了点头,随后接着说道:

    “没错。”

    “不知火里是我国目前仅剩的最后一个忍者里。”

    “而这最后的一个忍者里,在前段时间和幕府开始了合作。”

    “当然,和幕府合作——这只是好听一些的说法而已。”

    “说难听一点,不知火里的忍者们就是被幕府给收编了,成为了幕府的御用忍者。”

    牧村装作一副对不知火里了解不多的模样,一边认真听着,一边时不时地点着头。

    “在今年夏天,不知火里从幕府那接到了他们在和幕府合作后的第一个大任务。”

    “也就是在尾张藩藩主于二条城内举办宴会时,担任二条城的守卫。”

    “而尾张藩藩主于二条城内举办宴会的那一夜,恰好就是我们一起阻止那帮疯子破坏京都的那一夜。”

    “之后二条城那发生了什么事情,牧村你应该也知道了。”

    “二条城被绪方一刀斋单枪匹马攻破,天守阁被直接焚毁,那夜守卫二条城的所有不知火里的忍者们直接全军覆没。”

    “第一个大任务,竟然以这种不堪入目的结局收场。不知火里于今年夏天在京都的丑态,让幕府中包括将军大人在内的几乎所有人都极为不满。”

    “幕府中本就有许多人对将军大人任用不知火里的忍者一事感到极为不满。”

    “不知火里在京都丑态毕现后,主张‘让不知火里的忍者们打哪来就回哪去’的呼声立即高涨了许多。”

    “第一次执行幕府下达的大任务就以失败收场,而且还是那种丑态毕现的大失败,不知火里的那帮忍者们也着急了。”

    “在出了今年夏天的这‘二条城事件’之后,许多幕臣都以‘不知火里的忍者们的实力不济,不堪大用’为由,大肆抨击。”

    “为了挽回损失的名誉,不知火里决定派出他们麾下的一位名为‘极太郎’的忍者参加马上就要开始的‘御前试合’。”

    “拿下‘御前试合’的武试头名,向那些抨击他们不知火里的幕臣们证明他们不知火里的实力。”

    听到这,牧村的眉头微不可察地微微一挑。

    从长谷川口中听到的情报,和他跟浅井今夜在四季屋那从极太郎口中探知到的情报刚好吻合。

    在长谷川吞咽唾沫,润湿着有些干涸的喉咙时,牧村趁着这个间隙插话进来:

    “关于不知火里的事情,我算是明白了。”

    “但这不知火里跟你刚才所说的‘有事要拜托我和绪方一刀斋’有什么关联吗?”

    “还真就有关联。”

    这般淡淡说了一声后,长谷川清了清嗓子。

    “我刚才也有说过吧?有不少的幕臣相当反对将不知火里收编为御用忍者。”

    “在获知不知火里打算靠‘御前试合’来挽回他们的名誉后,这些反对不知火里的幕臣们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而这些反对不知火里的幕臣们所想出来的阻止极太郎在‘’‘御前试合’中获得好名次的方法就是——派出高手参加‘御前试合’。”

    “派出高手在‘御前试合’上打败极太郎,那极太郎自然也就没法在‘御前试合’的武试上拿到头名了。”

    “所以——想出了这办法的幕臣找上了统管着火付盗贼改的我。”

    长谷川抬起右手食指,指了指自己。

    在指指自己的同时,长谷川露出一抹苦笑。

    “我的火付盗贼改的队员们算是全日本目前为数不多的兼具高超身手与丰富作战经验的精锐了。”

    “甚至可以说——现在驻扎在江户周围、保卫江户的军队,其战斗力甚至还不如我的火付盗贼改。”

    “不算不知底细的不知火里在内的话,我的火付盗贼改是江户目前实力最强的武装力量——对于这一点,我很有自信。”

    说到这句话,长谷川的语气中带有着淡淡的自豪之色。

    “现在的武士们常有的一个通病,就是只挥过‘道场剑’,没怎么挥过真剑。”

    “因为实战经验不足,仅对着空气挥过真刀的‘免许皆传’持有者,败给已试过对人挥真刀的‘目录’持有者——这种事我也算是见多了。”

    “这些反对不知火里的幕臣们也知道我的火付盗贼改是江户目前最有实力的武装力量,队员们拥有着目前绝大部分武士都缺乏的实战经验。”

    “所以他们找上了我,让我派出我麾下目前最精锐的那几个人参加‘御前试合’。”

    “他们跟我说——如果找不到合适的部下参加‘御前试合’,还可以去拜托信得过的、且实力高超的朋友。”

    听到这,牧村脑海里的那团杂糅的毛线团,一根一根地梳直,排成清晰的平行线。

    牧村终于听明白了长谷川最开始的那句“有事要拜托绪方一刀斋”是什么意思了。

    “原来是这样啊……”牧村长出了一口气,“你是打算拜托我和绪方老兄他参加‘御前试合’啊……”

    “没错”长谷川郑重地点了点头,“我在京都见识过牧村你的身手。”

    “使用大太刀的高手,我也见过几个。”

    “但我所见过的这几个使用大太刀的高手,他们的实力都远远不如你。”

    “而绪方一刀斋更是我目前这45年的光阴中,所见过的剑术最高超的人。”

    “牧村,我也不瞒你。”

    “我打算使用‘人海战术’。”

    “目前,我火付盗贼改的大半精锐都因前往东北地区捉拿一名凶恶贼人的缘故而不在江户。”

    “虽说走了大半精锐,但也还是有一些实力还算不错的人留守于江户。”

    “目前留守江户的这些部下中,实力不错,最近没有什么要务在身,同时又有能力通过‘御前试合’中最开始的那场文试的人,大概有4人。”

    长谷川伸出4根手指。

    “我打算让我的这4名部下全部参加‘御前试合’。”

    “同时再去拜托一些能够拜托的,且实力相当不错的朋友。让我的这些朋友也全都去参加‘御前试合’。”

    “总之一句话——动员我所有能动员起来的人去参加‘御前试合’,誓要让那个极太郎无法在‘御前试合’的武试中获得头名。”

    长谷川的话音落下,牧村的脸上忍不住浮现出疑惑之色。

    “让部下们参加‘御前试合’倒还好说,你是他们的老大,只要你下令,他们肯定不敢不从。”

    “但若是去拜托朋友们参加‘御前试合’的话,搞不好要欠下一笔人情债哦。”

    “你不惜做到这个地步也要让那个极太郎没法获得‘御前试合’的武试头名……长谷川大人,你难道也是‘反对不知火里’的幕臣中的一份子吗?”

    “……我并不是‘反对不知火里’的幕臣中的一份子。”

    长谷川摇了摇头。

    “老实说,我对这种政治斗争,一向都是敬而远之。”

    “不知火里会怎么样,我完全不关心。”

    “我之所以会不惜做到这个地步,也要阻止不知火里在‘御前试合’上的企图,纯粹只是那些‘反对不知火里’的幕臣们开给了我一个难以拒绝的报酬而已。”

    “怎么?”牧村换上半开玩笑的语气,“难道那些人塞给了你多到不行的钱吗?”

    “并没有给我塞钱。”长谷川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无奈的笑,“牧村,你知道我创建的人足寄场吗?”

    “知道。”牧村的脸上浮现出了几分认真之色,“在我还没放弃做京都的与力……大概就是在3年前的时候吧,我就有听闻过长谷川大人你所创建的人足寄场。”

    “老实说,我一直觉得长谷川大人你所建立的这人足寄场真的相当棒。一定有数不清的罪犯因你的人足寄场而获得救赎。”

    “3年前吗……那恰好是我当上了火付盗贼改的长官,并且开始营建人足寄场的时候呢。”

    “只可惜啊。”长谷川露出苦笑,“人足寄场这段日子的运营相当不顺。”

    “老中大人他认为我的人足寄场的收益远低于成本,完全就是一浪费钱的玩意。”

    “所以变着法子给我施压,想让我关停人足寄场,把用来运营人足寄场的钱都集中投入到对火付盗贼改的建设中。”

    “我并不想关停人足寄场,对于老中大人给我的这些压力,我也很苦恼。”

    “而‘反对不知火里’的幕臣跟我承诺——只要能成功阻止极太郎获得‘御前试合’的武试头名,就对我伸出援手,协助我一起运营人足寄场。”

    “这些幕臣中不乏位高权重者,如果有他们的帮助,我的压力势必会小上许多。”

    “为了能让人足寄场能继续顺利地运营下去,我也决定豁出去了。”

    说罢,长谷川发出几声自嘲的轻笑。

    “……具体的事情经过,我算是明白了。”仍旧将双手环抱在胸前的牧村点了点头,“一定要通过这种方式来阻止极太郎获得武试头名吗?”

    “就不能用别的方式吗?”

    “比如在‘御前试合’中做手脚之类的。”

    “据我所知,‘御前试合’是比2场吧?”

    “先进行文试,后进行武试。”

    “只有通过文试的人,才能进行武试。”

    “你们可以试着在文试中使些手段啊。”

    “比如故意给极太郎出些很难的考题之类的。”

    “让他过不了文试,连参加武试的资格都没有。”

    牧村的话音刚落,长谷川便摇了摇头。

    “‘御前试合’由身为老中的松平定信大人亲自操办。”

    “对于不知火里,松平定信持中立的态度。”

    “我虽然没怎么关注这‘御前试合’,但据我所知——老中大人非常重视这‘御前试合’。不允许任何人来搞乱‘御前试合’。”

    “有老中大人把关,所以不可能通过在‘御前试合’中做手脚的方式来让那个极太郎无法在‘御前试合’中获得好名次。”

    “这样呀……”露出无奈的笑的牧村抬起手挠了挠头发,“长谷川大人你竟然还想拜托我参加‘御前试合’啊……”

    “‘御前试合’我肯定是没法参加了。”

    “我连四书五经都没有完整看过一遍。”

    “我肯定连最开始的文试都过不了。”

    “所以我肯定是帮不上忙了。”

    “至于绪方老兄……”

    话说到这,牧村脸上的表情变得相当古怪了起来。

    “长谷川大人,我该说你什么才好呢……你竟然还打算拜托绪方老兄来帮你的忙……”

    “你可是火付盗贼改的长官啊。”

    “而绪方老兄3个月前才犯下了进攻二条城、并导致二条城的天守阁被焚毁的重罪。”

    “身为火付盗贼改长官的你,竟然想拜托目前应该是全国最凶名赫赫的罪犯来帮忙……我是该说你大胆呢……还是该说你不正常了呢……”

    牧村的话音刚落,长谷川发出了几声轻笑。

    “牧村,我虽说是火付盗贼改的长官,抓过的罪犯不知凡几。”

    “但你可别把我当成是那种古板、不知变通、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尘的人啊。”

    “你大概不清楚年轻时的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吧?”

    “年轻时的我,可是一个喜好吃喝嫖赌,还总是在街上跟人打架的人。”

    “你觉得这样的我,有可能是一个行事古板、不知变通的人吗?”

    “‘该刚正不阿的时候刚正不阿,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时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就是我的行事准则。”

    “我没法想象少了人足寄场的后果。”

    “为了人足寄场,我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和绪方一刀斋携手共进了,3个月前就已经和绪方一刀斋在京都并肩作战过一次。”

    “再说了……拜托绪方一刀斋来帮忙算什么啊……”

    “既要建设火付盗贼改,又要运营人足寄场,幕府下发给我的资金根本不够用。”

    “为了能有充足的钱来运营人足寄场,我做了比拜托绪方一刀斋还要大胆的事情。”

    “而这事情我现在也仍旧做着。”

    长谷川的脸上换上一抹自嘲的笑。

    “我为了筹钱而正在做的这件事,才叫真大胆啊。”

    “若是被幕府高层的那些人发现了我现在正在做的这勾当,立刻免了我的职都算轻的,搞不好还要直接切腹谢罪呢。”

    “不过对此我也早就做好觉悟和准备了。”

    听完长谷川的这番话,震惊和错愕之色攀上牧村的脸。

    “长谷川大人,你干什么事了?竟然都到了若是被发现,就有可能要切腹谢罪的程度……你该不会是去贩卖人口了吧?”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才不会做这种下作的勾当。”长谷川没好气地说道,“我所做的事并不是这种大奸大恶的事情。”

    “但也不是什么多么值得夸耀的事情。所以我也不想告诉你我为了筹钱而一直在做的这勾当是什么。”

    “这个话题就此打住吧。”

    “回归正题吧,牧村。”

    “虽说有些人说绪方一刀斋已经死在了二条城中,直到现在绪方一刀斋是死是活都有各种各样的说法。”

    “但我觉得像绪方一刀斋这种能一骑当千的人物,绝不会就这么死掉。”

    “绪方一刀斋应该还活着吧?”

    长谷川的这句话虽是疑问句的句式,但语气却是肯定句的语气。

    “绪方一刀斋有跟着你一起来江户吗?或者说他现在有在关东地区吗?”

    “如果绪方一刀斋现在就在江户或江户的周边地区的话,可以帮我联络绪方一刀斋,让我可以和绪方一刀斋来谈话吗?”

    望着一脸诚恳的长谷川,脸上布满复杂情绪的牧村在沉默了一会后,轻叹了口气。

    “……长谷川大人,你说得没错,绪方老兄他并没有死。他现在仍旧活蹦乱跳的。”

    “说不定再过一段时间,你就又能知道绪方一刀斋他在某地活跃的消息了。”

    “但他并不在江户,也不在关东地区哦。”

    “他现在在哪,我也不太清楚。”

    “在京都一别后,我就再没有见过他了。”

    “他说他想到北方去旅行,现在说不定已经走到会津藩那边去了吧。”

    牧村随意地扯了个慌。

    听到牧村的这番回答,长谷川的脸上浮现出了十分明显的失望之色。

    “绪方一刀斋他现在不在附近吗……唉,也罢。”

    “那……牧村,你愿意助我一臂之力,参加‘御前试合’吗?”

    “长谷川大人,我刚才也说了吧?”牧村露出苦笑,“我连四书五经都没有读全啊。”

    “我这种连四书五经都没有读全的人即使参加了‘御前试合’,也肯定连文试都过不了。”

    “这样啊……唉……”

    再次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后,长谷川俯身向牧村行了一礼。

    “今夜占了你这么多的时间,实在是非常地抱歉。”

    “哪里的话。”牧村赶忙还了一礼,“反正我也时间多。”

    “今夜的话,请你务必不要告知给外人知。毕竟……”

    长谷川的话还没说完,牧村便立即接话道:

    “我明白。我不会乱说的。虽然就算去乱说,我也没有能诉说的对象便是了……”

    长谷川缓缓站起身。

    “牧村,我送你到我火付盗贼改总部的门口吧。”

    “啊,那就有劳你了。你们火付盗贼改的总部还蛮大的,如果没人带路的话,我说不定真会迷路呢。”

    说完这句俏皮话后,牧村扛起他的那柄大太刀,紧随长谷川之后缓缓站起了身。

    ……

    ……

    时间线回到现在——

    “好家伙。”

    待牧村讲述完他刚才和长谷川的那通密探的详情后,率先说出感想的人,是浅井。

    “这种和政治斗争有关的事情,长谷川肯定会要求你将今夜的密探内容保密的吧?结果你才刚从火付盗贼改总部那回来,就直接跟我们泄密了。”

    浅井的话音刚落,牧村便没好气地说道:

    “长谷川的确是有跟我说过要我保密啦。”

    “我当时也跟长谷川承诺:绝不会随便乱说。”

    “我的承诺内容是‘不会随便乱说’。”

    “我将密探内容告诉给你们,这不算在‘随便乱说’的范畴之内吧?”

    牧村的话刚说完,间宫便出声道:

    “你竟然跟长谷川隐瞒了绪方君就在江户的实情啊。”

    牧村耸了耸肩:“在没有获得绪方老兄的允许下,我可不会随随便便泄露绪方老兄的行踪啦。”

    “长谷川大人他竟然想让绪方大人他参加‘御前试合’啊……”岛田呢喃道,“不做伪装的话,绪方大人他根本就没法参加‘御前试合’。”

    “只要报出‘绪方逸势’的名号,肯定就会被一堆官差给包围。”

    “长谷川大人他肯定也明白这一点,但他竟然还打算让绪方大人参加‘御前试合’,他难不成是有什么能够帮助绪方大人做伪装的手段吗?”

    “大概是吧。”一旁的间宫应道,“长谷川大人他毕竟是火付盗贼改的长官,手上有着那么一两个可以帮人做伪装的手段,也是正常的。”

    “那个……我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很想问了。”阿町突然用小心翼翼的口吻发问道,“那个‘人足寄场’是什么东西啊?”

    “那是长谷川大人他在3年前所营建的一个……很不得了的东西。”

    牧村答道。

    “3年前,长谷川大人他刚上任为新任火付盗贼改的长官时,便力排众议,营建了人足寄场。”

    “人足寄场专门收押那些被他们火付盗贼改所抓住的、罪责较小的犯人们,然后教授这些犯人们如何打算盘、如何记账……总之就是教授这些犯人们技能,让他们有一技之长。”

    “据我所知,长谷川大人他营建人足寄场的初衷,就是让这些犯人们有一项能赖以生存的本领,这样等他们出狱后,就可以靠自己在人足寄场中学到的本领混口饭吃,不用再去犯罪。”

    “欸……”阿町发出小小的惊呼,“好棒的想法啊……”

    “我也觉得长谷川他的这种让犯人有一技之长、日后不用再靠犯罪来讨生的想法很棒。”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有出声的琳突然出声道。

    “在这个许多武士都不拿老百姓们当人看的世道下,竟然能有长谷川这样子的会体恤犯人们的官员。”

    “这都可以算是一种奇迹了。”

    说到这,琳的脸上久违地出现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在琳的话音刚落下时,坐在琳身旁的九郎接话道:

    “虽然我一直觉得总是追在主公和我的屁股跑的长谷川挺烦人的。”

    “但对于他这种营建并坚持运营人足寄场的行为,我还是不得不给予高度的评价。”

    间宫的话音刚落下,琳便清了清嗓子。

    随后正色道:

    “弥八,辛苦你了。”

    “具体的事情经过,我们都了解了。”

    “不少幕臣都不待见不知火里吗……嘛,这倒也是在意料之中了。”

    这时,浅井突然插话进来:

    “……我觉得这这说不定是一个好机会呢。”

    浅井的脸上缓缓浮现出若有所思之色。

    “长谷川他在幕府种的地位不算小。”

    “和他合作的话,我们可以顺势从他身上捞到些有用的情报。”

    “比如——不知火里的所在地。”

    “长谷川他是幕府的高官,他说不定知道不知火里的确切所在地。”

    “如果能从长谷川口中得知不知火里的确切所在地的话,那倒是能省去我们的不少麻烦。”

    “哦?浅井。”源一笑了笑,“你是打算答应长谷川,让绪方君他参加‘御前试合’吗?”

    “不一定要让一刀斋参加‘御前试合’。”浅井道,“长谷川的目的,不过只是想让尽可能多的实力高强的人参加‘御前试合’,好将极太郎获得武试头名的机会降到最低。”

    “既然如此,我们大可以派上其他人。”

    “以我们能派出其他高手为条件,和长谷川进行合作。”

    “让长谷川他告知他所知的关于不知火里的一切情报。”

    浅井的话音刚刚落下,在场的间宫等人纷纷点了点头,以示赞同。

    而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幽幽的响起。

    “……我其实并不介意参加‘御前试合’哦。”

    说话的人,是正将双手交叉探进两边羽织袖子中、盘膝坐在阿町身旁的绪方。

    *******

    *******

    今天爆更9200字!

    最近的更新这么给力,求点月票不过分吧?(豹头痛哭)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从上帝视角开始编剧 网游之开局觉醒超神天赋 无敌血脉 项链里的空间 长夜余火 我真没想重生啊 1717之新美洲帝国 娱乐圈里的泥石流 龙族之第五元素 明天下 正义之光:海贼噩梦 领主之兵伐天下 红色战记 穿越明朝之商帝国 一品皇商:不做弃妃做大佬 仙榜 醉卧江山 间客 西游:我唐僧绝不西天取经 寻妖记录 禁区之狐 第一战神 寒门祸害 天道疏星 月咏之血族公主殿下 长姐她人狠话不多 承包大明 测试专用作品勿阅1111 月咏之血族公主殿下 魔铠时代 卡塞尔的小怪兽 精灵世纪之私服传奇 渡劫之王 陆地键仙 武意天下 我在末日世界称王 超神大掌教 穿越时空之修仙记 朢淵 凌天传说 木叶掌门人 米瑞斯之命运的选择 漠北风云 精灵世纪之私服传奇 米瑞斯之命运的选择 荣耀:王者在上 误入官场 福临门之老李家的四媳妇 坏东西 简少他总是想离婚 总裁的秘密恋人 官途 树神启示录I九丘 黑雾之下 洪荒仙师 命主扶沉 蓝灵珠之灵峰传 不逍遥 近代战争 真灵九变 我的世界之元素之战 大荒神记 开局赘婿到第一首辅 戟何 闲春 玉懒仙 爱的轮回者 大明开局就登基 九零对照组我不当了 空速星痕 宋时雪 命运之魔途 我在NBA当大佬 斗罗之画师 权臣 天耀九霄 剑道通神 前夫又在耍花招 末世危城 至尊武神 重生八零:悍妻宠上瘾 全球文明:开局自创西游世界 超人气修真 星河寂灭 海贼之宠物为王 锦时归 三哥的拳头 自海贼世界投影诸天 冥玄破 丘丘人的原神之旅 异世终极教师 老板每天跟我拼演技 我的混沌城 天狱边缘 剑道龙尊 狂暴战兵 重生之时尚女王 明星之鸾凤于飞之系统 都市狂少 神谕:莽荒法则 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 葙梦剑舞人落篱 木叶之体内一只哥斯拉 首席萌宝废柴妈咪 我在贞观开酒馆 魔王一身都是肝 传奇控卫 落跑太子妃虐渣追夫 妖影 位面商人的踩坑日常 暗黑大武侠 韩娱从遇见知恩开始 我想让你爱这个世界 紫川 大秦明月开始的世界 现状入侵 侯门庶女黑化了 宦宠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万古天帝 霍格沃兹之我的老婆叫卢娜 贞观大闲人 美男志 修真弃少都市行 一胎六宝:神医娘亲又掉马了 汉灵昭烈 秒杀 联盟之搞事就能变强 三国之 欢乐英雄 一念破碎 荒野求生之不小心建了一个超一线 空之塔 夜之战龙 豪婿 豪门孤女:易少请放手 凛然如霜雪 HP魔王改造指南 斗罗之瑶瑶公主是团宠 秦国小坑货 玄浑道章 柯南之红与黑的角逐 醉风月 末世之开局运气爆棚 提前进入游戏的我,发现无敌了 绝世剑仙幕后签到三千年 承包大明 大唐腾飞之路 百花大帝 重生之有事请烧纸 乌龙魔君 万古第一武神 我的1978小农庄 末世宅在家 开局写出来神功易筋经 六孛局非寻常报告 腹黑美男别追我 腹黑美男别追我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五灵成仙 进化游戏零 医流狂兵 塔纳托斯的预告 思魂恋魄 通天官路 栩栩若生 美女主播的全能水友 法相仙途 极速爱情 中国特种兵之特别有种 一代枭雄 逆剑狂神 首长有令 误惹邪王:王妃千千岁 驭兽萌宝:腹黑王妃带球跑 雪童话 三寸人间 三国之我的手下都是玩家 大唐:人在朝廷,朝九晚五 人生莫过苟且 汉灵昭烈 人在东京抽卡降魔 斗罗大陆III龙王传说 百妖之路 龙鳞战尊 三国乱世战神 儿子,王爷不是你爹 秘战无声 容华似瑾 横推山河九万里 醉仙葫 少奶奶她只想蹭气运 极品灵道 大师兄捡到了小说大纲 知否知否,红楼可签到 斗罗之武魂是雷电 奶爸!把女儿疼上天 古神的自我修养 叶尘池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斗罗之拥有八奇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