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935870.com > 网游小说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 第385章 “帮我联络绪方一刀斋”【7200字】
    在名取灰溜溜地从房中撤出,去做待会和长谷川一起去吉原地准备后,长谷川扭头看向牧村。

    “牧村,真的不能让我和你的那个朋友见上一面吗?我真的很想看看拥有着这样高超身手的人,是怎么样的青年才俊。”

    “长谷川大人。”牧村摆了摆手,“我刚才都说了,我那友人挺怕生的。”

    “今夜发生了这么多事,据我估计他现在可能正在江户的什么地方吃吃喝喝、放松着身心吧。”

    “你现在即使去吉原也找不着他了。”

    “长谷川大人,你如果真的很想见他一面的话,我之后再帮你争取,说服他跟你见面吧。”

    “他现在既不在你身边,也不在吉原了吗……真是太遗憾了。”

    长谷川长叹了一口气后,正色道: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将你的那友人收编进我的火付盗贼改中。”

    “你打算把他收编进你的火付盗贼改中?”尽管已经竭力在控制了,但在听到长谷川的这句话后,牧村的表情还是变得古怪了起来。

    “我们火付盗贼改,对于这种拥有高强实力的青年才俊,一向是来者不拒。”长谷川的话刚说完,便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顿了一下。

    随后补了一句:

    “容我多嘴问一句——我们火付盗贼改是不能收编那种有劣迹的人的,所以你的那个友人应该没有什么劣迹吧?”

    “这个嘛……”牧村苦笑着抓了抓头发,“该怎么说呢……”

    “我对他的过去其实不算太过了解,因此我也不知道他以前有没有做过什么劣迹。”

    “但不论他之前他有没有劣迹,他肯定都不会到你麾下工作的——这一点我敢保证。”

    “他那人不怎么喜欢拘束,所以对于加入火付盗贼改这种和军队没什么两样的组织,肯定是没有半点兴趣的。”

    “这样啊……”长谷川的脸上浮现出更加浓郁的憾色,“那就算了……那你能告诉我他的名字吗?”

    “真岛吾郎。”

    牧村用手指沾了沾茶杯中剩余的茶水,在身前的榻榻米上写下了“真岛吾郎”这4个大大的汉字。

    “真岛吾郎吗……很有气势的名字啊。”

    “总而言之——如果你实在很想和我友人见上一面的话,我回去后,会帮你积极争取说服我那友人跟你见面的。”

    牧村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放置在旁边的他的那柄大太刀。

    “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嗯?牧村,你不跟我一起去吉原吗?”

    “我去吉原做什么?”牧村笑着耸了耸肩,“我和吉原的人又不熟。”

    “我只是受我那友人之托,才来跟你交涉的。因此我就没有什么必要跟你去吉原了。”

    “现在我的任务也完成了,所以我也该去找我的那友人复命了。”

    “长谷川大人,你就自个带着你那犯了事的部下去和吉原的人赔罪吧。我就先行告退了。”

    说罢,牧村便扛着他的大太刀,朝门外径直走去。

    “等一下,牧村。”然而,牧村才刚走了2步,长谷川便立即出声叫住了牧村,“牧村,你能在我这儿留一会吗?”

    “怎么了?”牧村疑惑道。

    “我……有些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讲。”长谷川用严肃得难以附加的表情这般说道,“你可以在这里等我跟四郎兵卫会所的人赔完罪回来吗?”

    因为长谷川的表情很严肃,一点玩笑意味都没有,所以牧村也受长谷川这严肃表情的影响,眉头微微蹙起。

    “重要的事情?什么事情啊?不能现在说吗?”

    长谷川摇了摇头:“我要说的事太过复杂,一时半会说不完,所以我打算先跟四郎兵卫会所的人赔完罪后,再跟你慢慢细说。”

    “……我倒不介意听你讲你的那个什么重要的事情啦。”

    脸上浮现出淡淡的苦恼之色的牧村抬起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但要我一直在这里等你回来,这就有些太强人所难了……”

    “我那友人还等着我去跟他复命、汇报和你交涉的结果呢……”

    “那你就先去跟你的那友人复命。”长谷川说道,“和你那友人复命完后,你再回到我这里,可以吗?”

    “……这倒是没问题。”

    长谷川沉默了一会后,轻轻地点了点头。

    “那就麻烦你了。”长谷川一边说着,一边朝牧村鞠了一个深深的躬。

    ……

    ……

    江户,吉原——

    现在的时间换算成现代地球的时间单位的话,已过了深夜22点。

    一旦过了晚上22点,吉原的大门便会被关闭,不论是四郎兵卫会所的官差,还是游客们都只能通过吉原大门两旁的袖门出入。

    位于大门两侧的袖门只能勉强让2人同行,但因为现在这个时间点的人流量也不多了的缘故,所以即使只剩2扇窄窄的袖门,应对现在的这点人流也绰绰有余。

    在接待完进入吉原抓拿菊小僧的火付盗贼改的官差们后,一件等着四郎兵卫立即去办吉原外操办的急事便降临在了四郎兵卫头上,令四郎兵卫不得不离开吉原。

    外出吉原办些事——这对于四郎兵卫来说只不过是几乎每天都要干的一件稀松普通的常事而已。

    然而四郎兵卫万万没想到——他今夜只不过是一如往常地外出办事而已,结果在他不在吉原的这短短1个多时辰的时间内,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四郎兵卫刚回到吉原,便从瓜生等人口中得知了在他不在吉原的这段时间内,吉原都发生什么事了。

    会所内,四郎兵卫和会所的绝大部分干部齐聚一堂。

    在听完事情的全部经过后,四郎兵卫所说的第一句话是:

    “那些在抓捕菊小僧时受伤的那些人怎么样了?”

    “伤势较重些的,早早地就送医了。”瓜生答道,“伤势较轻的则都在刚才接受了治疗、并包扎好了伤口。”

    “那就好。”四郎兵卫轻轻地点了点头,“那菊小僧现在在哪?”

    “他现在正被关在我们的监狱里。”这次换庆卫门回答,“他在刚刚醒了过来,在那大吵大闹,为了让他安静点,我们用布带绑住了他的嘴。”

    “……具体的事情经过我算是了解了。”四郎兵卫抬起右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真岛君他现在真的去找火付盗贼改的长谷川平藏交涉了吗……”

    “他的确是这么跟我们说的……”瓜生露出苦笑。

    在真岛……也就是绪方将火付盗贼改六番组全员全部打趴下后,他便带着他那2名突然冒出来的朋友(牧村和浅井)离开了吉原。

    在离开吉原之前,绪方跟瓜生等人说:

    “我和我的朋友去和火付盗贼改的长谷川平藏聊聊今夜的事,去去就回,你们留在吉原喝喝茶、慢慢地等我回来。我会处理今夜的纠纷的,所以不必为我担忧,也不会为今夜的这事件担忧。”

    留下这句话后,绪方便带着他的那2名朋友快步离开了吉原。

    在绪方和他的朋友离开后过了一会,便来了一批火付盗贼改的官差。

    这批新赶到吉原的火付盗贼改官差是来带走六番组的组员们的。

    以名取为首的六番组成员被这批新赶到吉原的火付盗贼改官差给带走后,又过了一会,四郎兵卫便回来了。

    “真岛君现在还没有回来吗?”四郎兵卫问。

    “嗯。”脸上带着几分忧愁之色的瓜生点了点头,“还没有回来。”

    瓜生的话音刚落,一旁的川次郎便嘟囔道:

    “真岛君他真的有办法和长谷川见面,然后和长谷川进行交涉吗……”

    “既然真岛他离开之前这么信誓旦旦地说他要去和长谷川进行交涉,那他应该是真的有办法和长谷川见面并交涉的……吧。”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庆卫门的语气中仍带着一股不确定、不自信的气息。

    “真岛君他不是说他是来自出云的浪人吗?”川次郎接着说道,“一名来自遥远的出云、最近才在我们四郎兵卫会所工作的年轻浪人……我实在很难想象他有办法和火付盗贼改的最高长官见上一面并展开交涉呢……”

    “……我觉得真岛君他说不定真有办法做到呢。”从刚才开始一直没有说话的瓜生此时突然出声道,“我觉得……真岛君他挺神秘的。”

    “明明看上去普普通通、一副平平无奇的模样,但却有着这么高强的身手。”

    “我感觉他说不定还真有办法和长谷川见上面,并和长谷川进行交涉呢……”

    瓜生的话音刚落,在场所有人纷纷颔首表示赞同。

    绪方刚才那仅凭一己之力便漂亮地将二十余名火付盗贼改的官差们统统击败的身影,瓜生等人直到现在仍历历在目。

    “……真岛君他和长谷川说不定是旧识呢。”四郎兵卫此时提出了一个可能,“说不定真岛君他在从出云来到江户的这一路上,在偶然中认识了长谷川。”

    “毕竟长谷川他为了抓捕那些凶恶的罪犯们,时常会带人满日本地跑。”

    “所以真岛君和长谷川在以前就相识了——这样的可能性并不是没有。”

    四郎兵卫的话音刚落,房外便突然响起了“咚咚咚”的快速逼近这里的脚步声。

    房间的纸拉门被一把拉开,拉开纸拉门的人——他们会所的一名普通役人用有些焦急的口吻朝房内的众人喊道:

    “四郎兵卫大人!火付盗贼改的长谷川平藏大人来访!”

    “……长谷川平藏?”在听到这名部下的这内容过于令人吃惊,以致于让人产生了一种不现实感的通报后,四郎兵卫的脸上布满错愕。

    “火付盗贼改的长谷川平藏大人来访!”这名役人重复了一遍他刚才所通报的内容。

    此时此刻,不仅仅是四郎兵卫。

    房间内的所有人都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庆卫门咽了一口唾沫:“长谷川平藏……应该就是那个长谷川平藏了吧?”

    “普天之下,也就只有那一个长谷川平藏了。”没好气地朝庆卫门这般说道后,四郎兵卫迅速站起了身,朝房外快步走去。

    在四郎兵卫起身后,房内的其余人也都后知后觉地起身,然后紧随在四郎兵卫之后。

    快步走到会所的大门后,四郎兵卫等人便见到了2道候在大门外的身影。

    因为四郎兵卫会所和火付盗贼改的工作职能完全不同,再加上二者的地位完全不同的缘故,四郎兵卫和长谷川平藏几无交情。

    虽然没什么交情,但因为彼此的根据地都在江户的缘故,所以四郎兵卫还是在几次偶然中,见过长谷川的模样。

    因此仅一眼,四郎兵卫便认出了候在会所大门外的这2人中的其中一人,正是火付盗贼改的长官——长谷川平藏。

    而在四郎兵卫一眼认出这2人中的其中一人是长谷川后,瓜生、庆卫门等人也认出了这2人中的另外一人是谁——正是刚才那个要抢他们四郎兵卫会所功劳的火付盗贼改六番组组长名取。

    四郎兵卫认得长谷川,而长谷川也同样认得四郎兵卫。

    在看见四郎兵卫领着一大帮人出了会所后,长谷川便立即向身前的四郎兵卫等人鞠了一深深的躬,随后高声道:

    “今夜与贵所产生的一系列争执,在下已在刚才知晓。”

    “都是我的部下过于愚昧,才招致了今夜的这些事端。”

    “我此刻前来,便是来向四郎兵卫会所的诸位赔礼道歉的。”

    在长谷川向身前的四郎兵卫会所的众人鞠躬道歉的时候,站在长谷川身旁的名取便立即紧随其后,跟着长谷川一起向身前的众人鞠躬。

    脸上的惊愕之色仍未消散的四郎兵卫呆呆地望着身前的长谷川和名取二人。

    最先回过神来的四郎兵卫连忙说道:

    “长谷川大人,请先随我进屋吧。我们等进屋后再慢慢详谈。”

    ……

    ……

    在长谷川刚离开火付盗贼改总部,还未抵达四郎兵卫会所的时候——

    江户,某地——

    “哟,绪方老兄。”

    在离开了火付盗贼改的总部后,牧村便快步赶往了和绪方约定好的碰面地点。

    抵达了约定好的碰面地点后,牧村便看到了正倚着墙壁,大口啃着一个大福的绪方。

    因为是在私底下,周围没有半个路人,所以牧村可以大大方方地喊“绪方”,而不用喊绪方的假名“真岛”。

    其实即使被别人听到牧村喊绪方为“绪方”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毕竟绪方在日本也不算是什么很罕见的姓氏。

    所以只喊“绪方”不会让人起疑,别喊出绪方的全名“绪方逸势”便可。

    见牧村朝他这儿本来,正啃着大福的绪方朝牧村摆了摆手,以示回应。

    在牧村扛着他的那柄大太刀快步奔到了他的身前时,绪方刚好将嘴中的大福咽落下肚。

    “牧村,你来得正好。”绪方将手中仅剩一颗的大福朝牧村抛去,“我刚买了几个大福,还剩一个,我吃不下了,这个就给你吃吧。”

    “哦哦!那我就不客气了。”

    刚好也有些肚子饿的牧村,在从绪方的手中接过这个大福后,便如他刚才所说的那样,毫不客气地大口啃了起来。

    “如何?”绪方问,“和长谷川交涉得怎么样了?”

    绪方的这问题其实是明知故问。

    因为他光看牧村现在的表情,就知道交涉结果怎么样了。

    而牧村的回答也没出绪方的意料。

    “算是完美落幕吧。”因为嘴里塞满了大福,所以牧村讲起话来有些含糊,“现在长谷川正带着他那犯了事的部下去吉原那里给人赔罪。”

    “长谷川亲自去赔罪吗?”绪方因惊讶而挑了挑眉,“个性真是认真啊……”

    “我也觉得。”牧村苦笑了一下后,正色道,“绪方,你待会先回去吧。我待会还有些事要做。”

    “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刚才长谷川跟我说他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说。”

    “我已经和他约好了要在火付盗贼改的总部等他跟四郎兵卫会所的人赔完罪回来。”

    “重要的事情……他和你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的?”

    “我也很疑惑呀。难道是要和我谈3个月前京都的那些事情的后续吗……总之,绪方老兄你回去后,跟主公他们说一声我今夜可能会晚些回去吧。”

    “知道了。不过——我也不会太早回去就是了。我待会还要回吉原一趟。”

    “绪方老兄,你待会还要回吉原啊?”

    “毕竟总得跟人道声别啊。”绪方笑了笑,“而且我今天的工钱还没拿呢。”

    ……

    ……

    江户,吉原,四郎兵卫会所,会客间。

    在长谷川来访后,四郎兵卫等人便将长谷川和名取领到了他们四郎兵卫会所最高级的、专门用来接待一些达官贵人的会客间中。

    在会客间坐定后,长谷川便用诚恳至极的语气向四郎兵卫等人道着歉。

    而那名取更是向四郎兵卫等人摆出了土下座,以土下座的姿势向众人道歉。

    在见到四郎兵卫等人后,长谷川一眼便认出了瓜生应该就是牧村口中的那个被他的部下推倒在地、伤了脸颊、泪眼汪汪地从地上爬起来的女孩。

    望着左脸颊包着麻布的瓜生,长谷川的脸上与脸中的歉意不由自主地变得更加浓郁了起来。

    于是长谷川还专门向瓜生进行了十分郑重的道歉。

    “足下便是瓜生小姐吧,我的部下用如此粗暴的手段,给你的身心带来了这么大的伤害,身为火付盗贼改长官的我,实在难辞其咎。”

    恭敬地跪坐在榻榻米上的长谷川俯着身子,用郑重地让收听者都感觉心情沉重的语气向瓜生道着歉。

    “请您原谅我的部下,我们也会承担您的医药费。”

    瓜生:“ᶘᵒᴥᵒᶅ:???”

    瓜生感到有些懵逼。

    她的确是因为名取等人率先动粗而伤了左脸,但也只是不痛不痒的小伤而已。

    她当时被推倒在地后,立即便被同僚们扶了起来。

    脸上的这点伤对她来说不疼也不痒,在绪方摆平了名取等人后,如果不是她的那些同僚们一再坚持,她甚至都懒得治疗这样的小伤。

    并没有像长谷川刚才所说的那样有什么身心上的大伤害……

    ——长谷川大人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瓜生很想出声询问长谷川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她并没有身心受创,只是脸颊有些小擦伤而已。

    但周遭的气氛告诉瓜生这个时候并不适合出声反问,因此瓜生只能将疑问又憋回了肚腹中。

    长谷川这种诚恳至极的道歉态度,让四郎兵卫等人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长谷川大人,还有名取大人,请抬起头来。”

    在长谷川说完一大通道歉的话语,正在换气的时候,四郎兵卫连忙一边向长谷川行礼,一边出声插话道。

    “你们的歉意,我们收到了。”

    “今夜的这场纷争,我们两边的人其实都有一定的责任。”

    “所以今夜的事,就这么过去吧。就当作今夜的这些事没有发生过。”

    “感激不尽。”长谷川再次俯身朝身前的四郎兵卫行着礼,“今夜匆忙,没能来得及准备足够的歉礼。”

    “我向诸位保证:我之后将会重罚名取,并在日后带上歉礼再次登门拜访。”

    “歉礼就不用了。”四郎兵卫露出无奈的笑,“只要能有长谷川大人您的道歉就足够了。”

    ……

    ……

    不论四郎兵卫怎么说,长谷川都执意坚持要在日后带上正式的歉礼再次登门拜访。

    长谷川领着名取进行了足足近20分钟的道歉才终于离开了吉原。

    四郎兵卫领着会所中的一众干部站在吉原的大门之外,目送着长谷川二人的离开。

    直到长谷川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后,表情仍呆呆的瓜生才轻声说道:

    “没想到那个长谷川平藏竟然会亲自登门道歉……”

    直到现在,包括四郎兵卫在内,都仍沉浸在火付盗贼改的长官长谷川平藏亲自登门道歉的错愕、惊讶之中。

    瓜生他们设想过很多在发生了“和火付盗贼改的官差们爆发冲突”这一事件后,所会发生各项可能。

    但他们唯独没想到“长谷川平藏连夜登门道歉”的这一项可能……

    或者说是想到了这种可能,但自然而然地觉得这种可能根本不可能发生……

    “难不成真岛君真的成功和长谷川平藏会面并交涉成功了吗……”川次郎缓缓道。

    “……我突然想和真岛君打好关系了。”庆卫门一脸认真地说道。

    “话说回来——真岛君呢?”瓜生疑惑道,“他怎么没跟长谷川在一起?”

    “对呀。真岛君现在去哪了。”川次郎抬起手抓了抓他的头发,“还没给他发今天的工钱呢……”

    ……

    ……

    在告别了四郎兵卫等人后,长谷川便领着名取马不停蹄地赶回了他们火付盗贼改的总部。

    刚回到总部,长谷川便将冷冰冰的视线投射到名取身上。

    “从现在开始,你被禁足了。”

    “在我下一步的惩处下达前,不可离开拘禁室一步。”

    “是……”从跟随着长谷川前去吉原道歉后,便一直脸色惨白的名取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

    吩咐了2名部下将名取带去拘禁室后,长谷川便急忙动身赶往了他平常专门在办公劳累时用来小憩一会的静室。

    在带着名取赶往吉原登门道歉的时候,长谷川有吩咐山崎:如果跟他那友人复完命的牧村回来了,便将牧村带到他常用的那间静室中。

    刚来到静室的门前,拉开了静室的大门,长谷川便再次看到了刚分别没多久的牧村。

    “抱歉,牧村,让你久等了。”

    “没事。我其实也没有等太久。”牧村此时正大大咧咧地盘腿坐着,他的大太刀正放在他身侧的榻榻米上。

    “今夜实在是让你见笑了。”长谷川苦笑着长叹了口气,“让您见到了火付盗贼改不堪的一面……”

    “没什么,我能理解。”牧村微微一笑,“我以前也曾经做过官,所以我也很清楚——一旦麾下的部下多了,难免会出几个品行不端,或是一时犯傻的人。”

    将原本有些歪斜的身子坐直后,牧村朝长谷川正色问道:

    “长谷川,现在时间也不算早了,所以我们长话短说吧。”

    “你要跟我说的重要事情是什么啊?”

    牧村的这番开门见山的请求,正合长谷川的意。

    长谷川跪坐在了牧村的身前,严肃之色攀上了长谷川的脸庞。

    “牧村。我知道你和绪方一刀斋是朋友,所以我也就直说了——绪方一刀斋他现在还活着吗?”

    听到长谷川的这个问题,牧村的眉头便立即皱了起来。

    牧村还没来得及出声回应。长谷川便像连珠炮一般,接二连三地抛出了新的问题。

    “如果绪方一刀斋还活着的话,他现在有没有跟着你一起来江户?”

    “若是在江户的话,能帮我联络绪方一刀斋吗?”

    *******

    *******

    今天跟大家科普一下江户时代的澡堂。

    泡澡文化也算是日本的悠久文化之一了。

    右图便是江户时代最常见的澡堂→

    在第3卷,便有详细提及绪方和间宫去澡堂泡澡的情节,大家可以倒回去回顾。

    澡堂一般都为2层楼,第一层供客人们泡澡,第二层供泡完澡的客人们休息、打牌、下棋、吹牛逼。

    松平定信(也就是本书中时不时冒出的那个老中大人)所主持的政治改革(宽政改革)中,其中的一项主张,便是禁止男女同浴,因为松平定信觉得男女同浴败坏社会风气。

    因此自宽政年间开始,出现了男女分浴的澡堂。

    据说松平定信下令禁止男女同浴后,很多男人对松平定信恨之入骨(据说而已)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锦衣成凰 隐婚后我被大佬宠翻天 农家福女要修仙 网游之盗版神话 弄潮 天工 世子很凶 捍卫荣耀 首富契约 我在都市召唤妖怪 王者荣耀:我们是冠军 无限之军事基地 君心入骨,为你着魔 王者不死,荣耀依然在 穿成老祖宗后我乘风破浪 仙界第一卧底 重生之宠你入骨 都市之我的总裁老婆 重生农耕时代 我有一座新手村 绝色倾天下 装甲假面战士光龙英雄传 我从海贼开始连通异界 荣耀王者 酒神 剑来大纲 大佬娘亲又酷又拽 美漫:某科学界巫师的刺客无双 从火影开始做幕后黑手 竹书谣 仙武神煌 我的日常系进化游戏 情劫从仙君下凡开始 芷妃殇 重生八零:团宠小福妻 诸天万界神龙系统 临渊行 追凶实记 我有一身被动技 洞螟 七域命神 火影之 乱世世子妃 从华山剑奴开始,签到十年 龙界归来 大贤者成长日记 造化之念 道不容天 重生娇妻:厉少宠上瘾 此刻,我为华夏守护神 洪荒龙鹏 三国之召唤猛将 囚天传 通天官路 网游之踏浪征途 梦回新兴一九八零年 至尊神帝 我从凡间来 道家祖师 逆天战神 近代战争 慕嫡娇 超人气修真 穿书后我成了战神文男主的妈 都市之 醉卧江山 散人的自我修养 旧日之箓 大周仙吏 独宠千亿小娇妻 史上第一美男 完美世界 神级修士 星光下的陪伴 龙纹战神 神启者说 佐助的因陀罗轨迹 神圣罗马帝国 契尊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因你繁花似锦 莫高 念动星辰 重生七零:大佬锦鲤日常 王妃要休夫 偷心阁主甩不掉 我在急诊科那些年 葬仙星 我变成了神级修补师 一等家丁 梦回新兴一九八零年 孤岛谍战 穿书之反派饶命 苍穹炼狱 五位少爷求放过 魔力全开 末世危机封学长的霸妻 暇想无限空梦域 浮生应作长歌行 侯门庶女黑化了 四界柳楚传 莽荒纪 花涧无痕 金陵春 至尊邪圣 龙纹战神 完美婚宠:帝少VIP爱人 破极成仙 仙武神煌 狼心神女 宫主她偏要又美又飒 孤才不要做太子 万域剑神 灰之刃 非良人 泡面首富 佛系医妃有空间 我创造了仙秦 修真四万年 网游之天下无双 大唐之开局一个诸天大佬群 大主宰 无限之轮回轨迹 九天元帝 梦里不知她是客 极品邪医 凌霄辅助系统 重生末世大佬有空间 万历新明 前任无双 天鹰传奇 斗罗之蚀雷之龙 雷霆立道 米瑞斯之命运的选择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崛起 凡女仙葫 谢邀,人在洪荒,拒绝妖皇 网游之踏浪征途 都市之走向辉煌 丘丘人的原神之旅 幻想之梦境世界 修真界败类 营川1934 进化从穿越成一艘战舰开始 断雪刀 漫漫修仙路,衣食靠师弟 我和邓肯同年秀 灰色灵魂 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 少年大将军 网游:这个剑士有亿点猛 华氏春秋 冲吖~墨鱼丸 我真不是谪仙人 一笑香街 没有字的信 宝瞳 快递小哥:我获得瞬移技能 进化游戏零 孤岛谍战 我有一条龙骨 电信的江湖 三国之席卷天下 桃花赋之一裹儿传 默示录之国 极限保卫 尘缘 一念破碎 拯救短命王爷攻略 掌中之物 简少他总是想离婚 饲养全人类 重生之庶女琉璃 神君他动了凡心 陈天阳苏沐雨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 我把异界变成了游戏 妻子的秘密 我真不是幕后大佬 宿命传承 重生海贼之火拳降世 盛宠无疆妖孽王爷放肆撩 忆共灯前呵手为伊书 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 焚戮纪 联盟之搞事就能变强 剑来大纲 潘德大领主 欢乐英雄 神豪从系统宕机开始 傲娇狂妃重生记 万道始成空 仙天武魂 至尊武神 谴天录 重生之贼行天下 我是足球经纪人 一剑独尊 红海行动后续 间谍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