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935870.com > 网游小说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 第384章 个人等级再升1级!【6000字】
    “长谷川大人。”牧村微微蹙起眉头,“怎么突然提起一刀斋了?”

    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牧村稍稍提起了戒心。

    “……没什么。”长谷川轻声咳嗽了几声,“总之……待会再跟你细讲这事吧……”

    “牧村,寒暄就先到此为止吧。”长谷川将本来已经坐得很正的姿势,坐得更正了一些,“我刚才已经听我的部下说了——你光临寒舍,是为了和我好好谈谈关于六番组的事情。”

    “我的六番组是被你给干掉的吗?”

    长谷川的话音刚落,牧村便连忙举起双手,然后苦笑道:

    “并不是我干的哦。是我的朋友干的。”

    “我有个关系很不错的友人,现在正在四郎兵卫会所那里工作。”

    “你们的那个什么六番组今夜进了吉原,说是要捉拿一个叫菊小僧的恶贼。”

    “然而菊小僧没被你的部下所捉到,反倒是被四郎兵卫会所的官差们给捉到了。”

    “然后你们那个六番组的头头不讲道理,想强行抢走菊小僧,抢四郎兵卫会所的功劳。还率先对四郎兵卫会所的官差们动粗。”

    “我的那个朋友忍无可忍,于是就决定先用简单但也非常有效的方法来让你的那些部下稍微安静一下。”

    “我朋友知道我和你认识,所以就拜托我来跟你讲讲道理。”

    “事情的大致经过,就是这样。”

    牧村的口才不算很好,但也算是精确地将事情的各条重点都讲了出来。

    在牧村的话音刚刚落下后,长谷川便皱紧了眉头。

    “你的意思是……我的部下跟四郎兵卫会所抢功?牧村,可以将事情的经过讲得更详细一些吗?”

    在绪方拜托牧村来帮他跟长谷川交涉后,绪方便将今夜四郎兵卫会所和火付盗贼改之间的冲突的详细事情经过跟牧村讲述了一遍。

    在听到长谷川要求把事情的详细经过说出后,牧村便清了清嗓子,随后开始阐述起更加详细的事情经过。

    ……

    ……

    与此同时——

    正等待牧村和长谷川的交涉结束的绪方,因闲得无聊,打开了他的个人系统界面,检查他刚才在打败火付盗贼改的那帮官差们后所获得的经验值。

    【目前个人等级:LV33(155000)】

    【榊原一刀流等级:11段(52557000)】

    【剩余技能点:1点】

    和那20余名火付盗贼改的官差的战斗中,因为绪方只使用榊原一刀流对敌的缘故,所以只有榊原一刀流获得了经验值。

    刚才那战斗,让绪方的个人等级经验值涨了1750点,榊原一刀流的经验值涨了1600点。

    他的个人等级直接因此顺势升了1级,升到了33级,获得了1点技能点。

    对于这1点技能点,绪方打算将其先暂时存起来。

    目前,绪方升到“大师级”的技能一共有3个:榊原一刀流的鸟刺、无我二刀流的流转和刃反。

    在两大攻击型的剑技和一招防御型的技能都已达到“大师级”的当下,绪方的闪避能力便显得有些弱了。

    绪方打算存够4点技能点,然后将垫步从“高级”升到“大师级”。

    检查完自己刚才所获得的经验值后,绪方将自个的个人系统界面关闭。

    刚把个人系统界面关闭,绪方的肚子便响起了“咕”的一声轻响。

    “……有点饿呢。”

    绪方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或许是因为今夜又是捉贼,又是痛扁火付盗贼改的官差们的缘故吧,绪方的体力消耗有些大。

    此时此刻,绪方已明显感受到肚腹有饥火在燃烧。

    牧村也不知要和长谷川交涉到何时,因此绪方打算到附近随便找些东西来吃。

    出了目前所处的巷弄,拐过一个路口后,绪方便来到了一条还算有人气的街道。

    据绪方的预估,现在的时间大概是晚上21点30分左右。

    在现代地球,夜生活在这个时间点不过才刚刚开始。

    但在江户时代,这个时间点已经算是深夜了。

    然而即使现在是深夜,江户也仍旧不失活力。

    倒不如说夜晚才是江户展现它的另一种活力的时候。

    到了夜晚,许多劳累了一天的人,都会呼朋唤友、带着好友们一起去喝一杯。

    一些猛人甚至在喝完一家后,还会去下一家,一路去了多家居酒屋、一直喝到第二天天亮。

    江户之所以到了夜晚也仍旧那么充满活力,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便是这个时代的许多江户人都是“日光族”。

    江户时代流通着金、银、铜3种类型的货币。

    用现代地球的华语来打个形象的比喻的话,就是市面上同时流通着日元、美元、欧元3种完全不同类型的货币,3种货币都能用来买东西。

    而市面上流行的金、银、铜这3种货币的汇率是频繁波动的。

    也就是说你手上的这10文钱今天还能买2个寿司吃,但过一段时间后说不定就只能买1个寿司。

    因为货币价值变动大,没有什么保值的手段,再加上江户人的性格使然,使得许多江户人为了不让手中的钱在日后贬值得厉害,选择及时行乐、根本不存钱。

    再加上这个时代很流行那种当天干活、当天领薪的工作,所以许多没什么家庭压力的年轻人在领了今天的薪水后,便在今天晚上花了个一干二净。

    因此诞生了“江户人不花隔夜钱”的这条俗语。

    也就是说——江户的夜晚之所以能这么繁华,也是多亏了这帮“日光族”的存在。

    在拐上这条还算有人气的街道后,绪方便瞧见了前方有2名喝醉了的武士。

    这2名脸色红得像涂了一层血在脸上的武士,像是身上的骨头都被抽走了一半,如2滩泥一般一点一点地向前“挪动”着。

    在“挪动”的同时,这2名武士还不断说出一些胡言乱语来。

    “据说……嗝……露西亚国……嗝……要出兵攻占虾夷敌呢……”

    “露西亚国……?那是哪国啊?”

    其余的路人们,在与这2名武士擦肩而过时,都像是在躲避什么“巨型秽物”站得离这2名武士远远的,并把头埋低,看都不敢看这2名武士一眼。

    之所以会这么做,原因也很简单——担心这2个醉到神经都有些不清的人以莫名其妙的理由拔刀砍他们。

    喝醉的武士以莫名其妙的理由拔刀砍人——这也算是这个时代很寻常的事情了。

    所以在不知不觉中,大家已经养成了远离那些喝醉的武士们、连看都不要看他们一眼的共识。

    绪方一直秉持的处事理念之一,就是尽量减少不必要的纠纷和麻烦——虽然他刚刚才跟火付盗贼改的二十余名官差打过一场……

    像其他路人们一样离这2名喝醉了的武士远远的之后,绪方寻找着卖食物的小店和小摊。

    没一会的功夫,绪方就找到了一家还在开张的和果子店。

    随意地买了几个大福后,绪方拎着这些大福原路折返。

    在折返回去的时候,绪方瞅见了一座坐落在右手边街边的一间服装店。

    是一间女式服装店。

    因为这间女式服装店的大门敞开着的缘故,绪方能一眼瞧见这间服装店所卖的衣服。

    虽然现在这个时节的江户,到了夜晚便有些阴凉,但在白天——尤其是中午的时候,空气中所充溢着的那热量,还是能让江户人十分清楚地意识到:夏天还没完全离去。

    也正因如此,这间服装店所卖的衣服仍旧是一件件夏装,还没有换上秋装、冬装。

    一名半老徐娘站在这间服装店的店门口处,吆喝着、招呼着过往的行人们前来光顾她的店。

    在瞧见从她的店门前经过、并看了她的店几眼的绪方后,这名半老徐娘立即热情地朝绪方喊道:

    “武士大人,要不要来我的店看下?我这里新进了一批特别帮的衣服哦!”

    “抱歉。我暂时这方面的需求。”绪方微笑着,用礼貌的口吻回绝道。

    如果这间服装店有卖秋装和冬装的话,绪方倒是非常乐意进去看看。

    毕竟现在冬天将近,也是时候该给他自己,以及阿町置办冬装。

    在瞧见这间服装店仍在卖夏装后,绪方便失去了进去瞧上几眼的兴趣。

    婉拒了这家服装店的老板娘后,绪方便继续拎着他刚买的那几个大福,继续笔直地折返回他刚才所待的那条不引人注目的巷弄中。

    ……

    ……

    江户,火付盗贼改总部——

    “……然后六番组的人很粗暴地推了我的友人一下,再一次地对四郎兵卫会所的官差动粗。”

    “我那友人忍无可忍,最终决定让你的那些部下都稍微安静一下。”

    “但我那友人还是保持了相当的克制,仅使用刀背,并且还手下留情了,否则即使是用刀背,肯定也还是要有些人要受重伤的。”

    语毕,牧村拿起旁边的茶杯,大口喝着杯中的茶水、润湿因讲话太多而干涸的喉咙。

    在讲述具体的事情经过时,牧村讲的都是事实。

    执意抢功的火付盗贼改六番组的人率先动粗、把火付盗贼改的某名官差——也就是瓜生推倒,害她脸受伤。

    随后又对牧村他的友人——也就是绪方动粗,推了绪方一把。

    火付盗贼改的官差连续2次对四郎兵卫会所的人动粗,四郎兵卫会所才开始了反击。

    当然——牧村还是进行了一些“艺术加工”。

    比如:夸大了瓜生的伤势。

    在牧村的口中,被火付盗贼改推倒的瓜生,是一边捂着自己受伤的脸,一边眼泪汪汪地爬起身来——总之就是渲染得四郎兵卫会所那边的人非常可怜、非常弱势。

    而牧村的这“艺术加工”倒也起了效果。

    在得知自己的部下竟然还弄哭了四郎兵卫会所的一名女役人后,长谷川他那本来就皱得很深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些。

    在牧村语毕、喝茶水解渴的时候,长谷川沉声道:

    “牧村,你所说的都是真的吗?”

    “千真万确。”牧村放下手中的茶杯,用力地点了点头,“当时有很多路人在那围观,你能找到许多目击者来佐证我的话。”

    长谷川在沉默了一会后,迅速起身来到房门旁。

    将门一口气拉开后,长谷川朝房外大喊道:

    “山崎!”

    长谷川的话音刚落,一直候在不远处的山崎便快步奔到了长谷川的身前并单膝跪下,静候长谷川的吩咐。

    “名取他现在还在疗伤吗?”

    “名取君他刚刚才醒了过来。”

    “那正好,你带名取过来我这一趟。”

    “是!”

    不带任何犹豫地痛快接下了长谷川下达的这命令后,山崎以和他的年龄并不符的利落脚步,迅速地在长谷川的视野范围内缩小,最后消失不见。

    没过多久,山崎的身影便再次出现在长谷川的视野范围内并迅速变大。

    而名取则紧跟在山崎的身后。

    被绪方一击击昏的名取刚刚才醒来。

    因为绪方手下留情了的缘故,名取除了被砍中的地方还有些红肿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不适。

    刚醒来,便从山崎的口中得知了长谷川正召他过去。

    得知长谷川正召他时,一股不详的预感便自名取的心头浮起。

    在见着长谷川、看到长谷川沉着一张脸后,名取心头间的不祥预感便更加浓郁了起来。

    “名取,跟我进来。山崎,你先退下去。”

    “是!”向长谷川行了一礼后,山崎便退到了离房间有一段距离的位置。

    至于名取则战战兢兢地跟随长谷川进房。

    进了房间,名取便见到了一名陌生的魁梧壮汉。

    “名取。”

    长谷川盘膝坐在了名取的身前。

    “你今夜想强抢四郎兵卫会所的官差们所抓到的菊小僧,然后还率先对四郎兵卫会所的官差动粗,我说的对吗?”

    听到长谷川的这个问题,名取立即像是条件反射一般迅速回答道:

    “我没有。”

    名取的话音刚落,长谷川便立即说道:

    “名取,如果你执意表示自己没有抢功的话,我之后会亲自去查今夜在吉原发生的这事件。”

    听到长谷川的这句话,名取的脸色稍稍一变。

    “如果我查到你真的没有抢功,那我会帮你出头,对殴打我部下的四郎兵卫会所的役人追究到底。”

    “但如果让我查到你的确有抢功,你对我说谎了的话……你应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吧?”

    位于长谷川身后的烛火所散发出来的烛光打在长谷川的身上,将长谷川的影子拉得老长。

    被烛光拉长的影子如山一般压在站于长谷川身前的名取身上。

    明明是长谷川坐着、名取站着,但二人周遭所弥散的那种气氛,却让人感觉是长谷川站着、名取坐着,是长谷川俯视着名取。

    在长谷川的气势的压迫下,滴滴冷汗开始在名取的额间浮现。

    “名取,我再给你个机会。”

    “回答我,你今夜到底有没有抢功?是不是率先对四郎兵卫会所的官差动粗?”

    浓郁的挣扎之色开始在名取的脸上浮现。

    自然垂下的双手紧紧地攥着。

    在过去不知多久后,名取才哭丧着脸,以土下座的姿势跪伏在榻榻米上。

    “长谷川大人!非常抱歉!我我、我鬼迷心窍了!”

    “我们六番组已经好久没有抓到够分量的罪犯了。”

    “为了不输给屡立奇功的一番组、二番组、五番组,我和我的部下卯足了劲对菊小僧进行追踪!”

    “我和我的部下们为了抓住菊小僧花费了这么多精力和时间,结果最后却让四郎兵卫会所的官差给抓住了。”

    “我感觉很不甘心,所、所以就……”

    “所以就决定强抢四郎兵卫会所的官差们辛苦抓住的菊小僧吗?”长谷川替名取回答了他剩余的没有讲完的话,“名取,不用我说,你应该也知道吧?强抢其他组织、部门的功劳,是绝对不允许的。”

    “真、真的是非常抱歉!是我鬼迷心窍了!”

    在以自己所能达到的最大音量向长谷川道歉的时候,名取的脑海中充溢着不解。

    今夜其实并不是他第一次抢其他部门、组织的功劳了。

    这种强抢其他部门、组织的功劳的事情,名取之前其实已经做过好多次了。

    但之前所做的那几次,都没有让长谷川发现。

    其中一项很重要的原因,便是因为名取所抢的那几个部分、组织都只是一些小部门。

    和他所隶属的火付盗贼改完全不能比。

    因为肩负抓拿凶恶盗窃犯和纵火犯的重任的缘故,火付盗贼改的地位很高。

    光是名目繁多的特权就不知有多少。

    因为火付盗贼改和这些小部门的地位相差悬殊、彼此之间也没有什么交集,所以即使这些小部门的人想告状,他们的告状声也极难传到长谷川的耳中。

    名取今夜之所以强抢四郎兵卫会所的功劳,其实就只是想故技重施而已。

    只负责管理吉原的四郎兵卫会所就属于那种没啥话语权的小部门、小组织。

    名取原以为他今夜也能像之前那样顺利地从四郎兵卫会所那抢到功劳。

    可没想到意外接二连三地冒出……

    先是他的六番组全员被四郎兵卫会所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役人给一个人砍翻。

    然后现在又是被长谷川发现了他抢功的行为……

    距离他六番组全灭才刚过去半个时辰多一点的时间而已,即使长谷川在得知六番组全灭、于是亲自去吉原调查发生了什么事,也绝对没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查清事情的起因是他抢功。

    也就是说——肯定是谁向长谷川告密了,才让长谷川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得知事情的真相。

    就在名取思考着到底是谁有那个本事能“直达天听”的时候,他猛然想起这个房间内还坐着一个陌生的壮汉。

    在将额头紧紧地贴在榻榻米上、向长谷川高声道歉时,名取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坐在不远处的那名正悠闲地喝着茶的壮汉。

    ——就是这个人向长谷川大人的吗……这人是谁啊?是四郎兵卫会所的官差吗?

    就在名取猜测着这名壮汉的身份时,长谷川的话音再次传至名取的耳中。

    “……名取,你下去准备一下,待会随我一起去趟吉原,向四郎兵卫会所的人道歉。”

    “至于你的处罚……我之后会给你。”

    “是……”名取像一只斗败的公鸡一般,身子似乎都直接小了一圈。

    “牧村。”长谷川将视线投到了身旁的牧村身上,“你那友人现在在哪?他现在在吉原吗?”

    “我的部下有推了你的友人一下,所以我想当面向他致歉。”

    “同时我也很想亲眼看看能够以一己之力将我火付盗贼改六番组全灭的人是什么样的英杰。”

    “他呀……”脸上浮现出几分戏谑之色的牧村耸了耸肩,然后随便扯了个慌,“他这人挺怕生的,所以没有跟我一起来见你。”

    “我之后再慢慢问他有没有兴趣来见你吧。”

    听到了长谷川和牧村二人的对话后,名取的脸色“唰”地一下变得更白了。

    随后,更加浓郁的名为“沮丧”和“惊恐”的情绪布满名取的脸庞。

    通过长谷川和牧村二人刚才的对话,名取总算是明白了一切……

    他已经大致猜到了事情的大概经过。

    应该就是那个仅一人一刀就将他的六番组全灭的家伙让他的朋友——也就是这个壮汉来跟长谷川告密的……

    虽然猜到了事情的大概经过,但更大的不解在名取的心头间浮现。

    他不明白——为什么在四郎兵卫会所这种小地方工作的看上去普普通通的青年,不仅拥有着这么强悍的实力,还有办法和贵为火付盗贼改长官的长谷川搭上线……

    *******

    *******

    接着上章,我们继续聊聊江户时代的女性内裤。

    大家光看我在上一章章末所放的图片都能看出来,这“腰卷”就跟长裙没啥两样,即使穿着“腰卷”,下身也仍旧是真空状态。

    相比起白色的腰卷,红色的腰卷则更受女性欢迎。

    大家请看右图,右图的这幅画便绘制了一名身穿红色腰卷的女子→

    红色腰卷之所以受欢迎,是因为这能有效防止生理期时把腰卷弄脏,这样即使有污渍也不容易被看出来,有一定的掩饰作用。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部落冲突之明齐日月 从火影开始的万磁王 逆剑武神 极品贴身家丁 史记小白传 极品仙尊归来 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 死人经 深海拳王 大明孤忠李定国 风雨江山之金戈铁马 惊世凤鸣:至尊大小姐 绝对暴力 断翅 超级校医 首辅娇娘 全属性武道 喂幺幺零吗 穿书后我成了战神文男主的妈 从重生六小时开始逆袭人生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娱乐之我真的不想火啊 修真聊天群 十刹阎罗 紫血圣皇 树神启示录I九丘 天元道祖 重生之魔琴公主 嫁给太监驸马后他谋反了 农门婆婆要修仙 我以年龄为生 重生之受宠世子妃 柯学验尸官 葬仙星 我有一群地球玩家 武圣开天 全球魔法降临狂潮 猎关东 灵荒剑仙 轮回之无限进化 他从星光中走来 我想当巨星 聊斋路长生志 网游之 人在东京当房东 三国平云传 北宋大丈夫 浮生应作长歌行 岁无 嫡女医妃不好惹 张三丰异界游 退婚后我把反派脸打肿了 武意天下 霍少蜜蜜宠:宝贝,你好甜! 全职国医 妖神记 洪荒仙师 巡狩大明 武灵天下 不灭武帝 我在盘丝洞养蜘蛛 穿越王妃要升级 王者青道 骑着电驴追飞机 我的老婆是妲己 回到明朝当太子 我有病,你有药吗? 大明之雄霸海外 冰火地仙 清明上河图 仙道本逍遥 女神的上门狂婿 道则书 红颜折 彼岸:三女王复仇血恋 都市重生之修仙系统 合约老公晚上见 鉴神之路 妃常跋扈:逆天王妃 承包大明 二度人生 葬元 仙帝 蛟龙决 江城风月夜 天下第九 荣宁 把云娇 斩月 倾熙于染 神谕:莽荒法则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本侧妃竟然没有失宠 穿书之反派饶命 好人日记 情海狂徒之涅槃 神奇植物在哪里? 天书进化 武矣定传奇 丰碑杨门 我能看到准确率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大清疆臣。 木叶掌门人 我在大诸朝的日子 我们是兄弟 测试专用作品勿阅1111 大宋:八岁皇叔做史官 异者神术 统一天下不能靠谈恋爱啊 网游之纵横天下 中外英雄传 南笙与鹿凌 重启之下 媚骨 朝为田舍郎 虎啸断云 星游天道 绝对暴力 我想让你爱这个世界 这个游戏会死人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 乱世世子妃 妖神记 谪芳 残阳帝国 几世不忘 俊男坊 阴阳少年捉鬼记 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 顾探又在凶案现场撒狗粮 王者不死,荣耀依然在 树神启示录I九丘 铠甲勇士死神 嫡女归来 半夏墨染 梦封真龙 定位输出之王 美男志 无心阴阳师 天子剑诛邪录 尘缘 云胡不喜 谢家皇后 再修仙我就死定了 篮球之白银帝国 才不是魔女 汉世祖 重启末世 奇门仙道 大明镇海王 斗罗之画师 双衍纪 从特种兵开始的神级背包 我王腾有冠军之姿 重生八零:悍妻宠上瘾 间谍身份 网游之天下无敌 日常系美剧 海贼王之一剑天堑 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 取缔者 教练是怎样炼成的 神启者说 收个逆徒是男主 神君他动了凡心 吞噬苍穹 我真的只是想打铁 风三娘 韩娱从遇见知恩开始 昆仑有王 我的贴身校花 半城之黑白 寂寞大神 斗罗之金银龙神 网游之纵横天下 一念尘中仙 神魂至尊 君家有酒 我的微信连三界 偏偏嫁给了死对头 闻香,是君来 荣耀之冠 城市之异能战士 巡狩大明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巫女的时空旅行 张三丰异界游 契言 都市之土豪继承人 玉懒仙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修仙五千年 我的功德不见了 破极成仙 大荒神遗录 原始大时代 狩天改命记 红颜折 道不容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