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935870.com > 网游小说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 第381章 不知火里的企图【7800字!】
    江户,吉原,四季屋。

    “……然后啊,挑衅我的那4名武士,就被我给一招一个地撂倒了。”

    “我当时的心情好,所以也就放了那4人一条命。”

    ……

    自极太郎跟身边的女孩提起他要参加即将就要开始的御前试合后,极太郎就开始喋喋不休地讲起他以前的各种英勇事迹。

    牧村和浅井都不知道极太郎到底讲了多少件他的英勇事迹。

    只记得自己现在听得很不耐烦。

    他到底还要讲多久自己的英勇事迹啊——牧村和浅井也同样不知道他们两个低声讲过多少遍这句话……

    牧村都有些佩服那2名分别坐在极太郎身旁,以及极太郎跟班身旁的女孩了……

    听了这么久的“极太郎英勇事迹”,还能摆出一副兴趣盎然的模样。

    都已不知她们是演技高超,还是真的对极太郎口中的英勇事迹感兴趣了……

    将杯中的酒水喝干后,脸颊已经浮现了很明显的红色的极太郎朝他的跟班说道:

    “我们在这里待多久了?”

    “1个时辰。”极太郎的跟班不假思索地应答道。

    “已经这么长时间啦。”极太郎用力地伸了个懒腰,“好了,今夜就先喝到这吧。”

    “惠太郎,走了。”

    极太郎将钱放在桌上,跟他今夜所点的女孩道了声别后,便领着他的跟班大步地朝四季屋外走去。

    虽然喝了不少的酒,但极太郎的步伐仍旧平稳有力,若不是他的脸很红,否则一点也不像喝了许多酒的人。

    直到极太郎和他的跟班离开后,浅井轻声朝身旁的牧村说道:

    “终于走了呢……”

    “大概是去寻欢了吧。”牧村应和着。

    据绪方给他们的情报,极太郎每夜都会来吉原寻欢,从无例外。在这四季屋中喝完酒后,极太郎应该是去某座游女屋寻欢了。

    牧村和浅井今夜的偷听任务至此算是结束了。

    极太郎离开四季屋、跑去寻欢了,他们也没有办法再接着偷听极太郎和他人的对话了。

    直到极太郎和他的跟班离开四季屋有一段距离后,牧村和浅井才结伴离开了四季屋。

    走出四季屋后,二人来到了一处偏僻的角落,然后压低着声线对谈起来。

    “今夜还算是有一点收获呢。”浅井道。

    “嗯。”牧村露出淡淡的苦笑,“只不过付出的代价很大啊……足足听那家伙讲了1个时辰的废话,听得我头都胀了……”

    “我稍微有些在意呢。”浅井微微蹙起眉头,“那个极太郎为什么要参加‘御前试合’?他每天晚上都能来吉原游玩,应该并不缺钱。”

    “难道是为了能和各路高手对决、磨练自己的技艺吗?”

    浅井刚才口中的“一点收获”,指的正是得知极太郎要参加“御前试合”。

    牧村耸了耸肩:“谁知道。就以结果来说,今夜所获得的情报还是太少了,没能得到一些更有意思的情报呢。”

    “不过也罢,有收获也比没有收获要好。”

    牧村和浅井正交流着今夜的收获时,远处的一伙人的对话陡然引起了二人的注意。

    “喂,你听说了吗?吉原的大门口那,四郎兵卫会所的官差,和别的地方的官差打起来了。”

    “别的地方的官差?哪个地方的官差?”

    “好像是火付盗贼改的。”

    “火付盗贼改?火付盗贼改的官差怎么会在吉原?吉原这里出现了什么凶恶的盗窃犯或纵火犯吗?”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2波人打了起来,然后火付盗贼改的官差全部被打趴下了!”

    “四郎兵卫会所的官差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竟然能将火付盗贼改的官差给打趴下?!”

    “而且我听说火付盗贼改的官差们都是被一个人打败的。”

    “一个人?你是不是听错了?”

    “我听说的就是一个人!四郎兵卫会所的一个役人,单枪匹马地就将二十多名火付盗贼改的官差们给全部干趴了!”

    “真的假的……走,我们直接去吉原大门口那看看热闹吧。”

    “说得也是,直接去看一眼吧。我倒想看看火付盗贼改的官差是不是真的都被干趴了。”

    这伙人结束对话后,便提起袴的两边裤腿,快步朝吉原的大门口奔去。

    牧村和浅井从刚才开始就静静地旁听着这帮人的对话。

    在这伙人结束对话,并快步朝吉原大门口奔去后,牧村和浅井便用复杂的脸色互望着彼此。

    “牧村。”浅井说,“那个单枪匹马将二十余名火付盗贼改的官差干趴的人,该不会是……”

    “嗯。”浅井的话还没说完,牧村便苦笑着接话道,“除了那家伙,也不会有谁能有那个实力一口气干趴二十多名火付盗贼改的官差了……”

    ……

    ……

    江户,吉原,大门口处。

    聚在吉原大门口处的会所官差们分成3部分。

    一部分人驱赶着聚在周围的看热闹的人群。

    这里毕竟是吉原的大门口,如果这里聚着太多的人的话,会对客人们的进出造成极大的不便。

    一部分人则将那些被绪方打趴下的火付盗贼改的官差们逐一搬进会所中。

    因为绪方刚才使用的是刀背的缘故,所有没有一人流血、死亡。

    伤势最重的人,也只是骨头有些受伤,敷敷药就能好。

    虽然刚才和火付盗贼改的官差们发生了一些很不愉快的事情,但他们毕竟也是幕府的臣子,不可能让他们就这么一直躺在大街上。

    因此瓜生他们分出了一部分人负责将火付盗贼改六番组的全体成员搬进会所中。

    还有一小部分人则围在绪方的身旁,朝绪方投来敬佩、崇敬的目光。

    “真岛君!你实在是太厉害了!竟然能一个人打败25名火付盗贼改的官差。”

    “真岛君,你使用的是什么流派的剑术啊?”

    “我刚才看到你在对付使用刺又的人时,用出了将刺又踩住的特殊技巧,这技巧实在太厉害了!请问这技巧叫什么名字?”

    “干得漂亮,真岛君!那帮人那副颐指气使的模样,看着就来气!你帮我们出了口恶气!”

    ……

    围在周围的人,七嘴八舌地向绪方抛出各种赞美、问题。

    看着围在周围的这帮人,一抹无奈的微笑在绪方的脸上浮现。

    刚才在迎击那二十余名火付盗贼改的官差时,系统的提示音在绪方的脑海中毫不间断地响起。

    脑袋才刚清净下来,绪方此时实在是不怎么想听到这些人聒噪的称赞和提问……

    就在绪方思考着该怎么挣脱这些人的“包围”时,绪方眼角的余光瞥见瓜生正缓步朝他这儿走来。

    “瓜生小姐。”绪方道,“火付盗贼改的官差们都安置好了吗?”

    瓜生并不是自个孤零零地朝绪方这儿走来的。

    她的身旁还跟着川次郎。

    负责指挥大家将名取等人安置好的,正是瓜生和川次郎。

    “嗯。”瓜生点了点头,“我们把他们都安置在会所里的各座休息间内了。”

    “你的脸没事吧?”绪方指了指自己的左脸颊。

    瓜生刚才在被火付盗贼改的官差给推开时,因为没料到他们会突然动手的缘故,瓜生在被推倒时,没能来得及调整落地姿势,左脸颊不慎蹭到了地面,蹭出了几道血痕。

    “没事。”瓜生摸了摸自己的左脸颊。

    瓜生的左脸颊上现在贴着一块麻布。

    这个时代还没有绷带这种玩意,所以止血或是包扎伤口时,基本都是使用麻布。

    “我刚才已经上了药,并包扎好了,小伤而已,过几天就能好。”

    “真岛君……”就在这时,站在瓜生身旁的川次郎突然苦笑道,“你将火付盗贼改的官差们都给打趴下了,虽然解气,但现在不太好收场了啊……”

    “如果火付盗贼改的人之后如果以‘我们打了他们的人’为由,来找我们麻烦,该怎么办啊……”

    川次郎的这份担忧不得不说——相当地现实。

    在听到川次郎的这番话后,围在绪方周围的这些人、以及瓜生,统统脸色一变。

    “是、是我们占理啊!”一名役人高声道,“那帮人强抢我们抓到的犯人,而且是他们先动手对我们动武,瓜生小姐的脸都被他们给弄伤了!我们对他们进行还击,有什么不对的吗?”

    “虽然的确是我们占理。”川次郎脸上的苦涩之色变得更加浓郁了些,“但火付盗贼改的人若是蛮不讲理、一口咬定错在我们的话,还是会相当地麻烦的啊……”

    在周围人的脸色都变得沉重的当下,只有一人的脸色没有啥变化。

    还露出淡淡的笑意。

    “不用担心,川次郎先生。”绪方微笑道,“我有办法。”

    “嗯?”川次郎瞪圆了双眼,“什么办法?”

    川次郎的话刚说完,不远处的人群中突然响起一道对绪方来说相当熟悉的声音:

    “真岛……你真的将火付盗贼改的官差们都干趴了啊……”

    “哎呀。”绪方循声望去,“牧村,你们来啦。”

    摆着复杂表情的牧村和浅井,挤开人群,缓步朝绪方走来。

    二人在得知有个家伙摆平了二十余名火付盗贼改的官差后,就隐约猜到了“这个家伙”是谁,于是赶来了吉原的大门口。

    刚抵达了大门口,便见到了正被会所的官差们所簇拥着的绪方……

    “真岛君。”瓜生问道,“他们两个是?”

    “他们是我的朋友。”应完瓜生的问题后,绪方将视线重新投到了牧村和浅井二人身上,“你们两个来得正好呢,省得我之后去找你们呢。”

    ……

    ……

    与此同时——

    江户,某座不怎么起眼的茶屋。

    “长谷川大人。”

    走在前头领路的今井低声朝身后的长谷川平藏说道。

    “我们到了。”

    “嗯。”长谷川点了点头,“走吧,我们进去。”

    长谷川的身旁仅有他的副官——今井丞。

    除了今井之外,长谷川的身边没带任何别的护卫、侍从。

    与今井一起解下左腰间的打刀、用右手提着后,二人一前一后地步入身前这座不怎么起眼的茶屋内。

    刚进到茶屋,便在茶屋的门口处见到一名年轻稍长的武士。

    这名武士见着长谷川后,便向长谷川微微颔首,以示问候,随后便领着长谷川朝茶屋的二楼走去。

    在跟随这名武士踏上茶屋的二楼之前,长谷川朝今井说道:

    “今井,你留在这里等我。”

    “是。”

    给今井下达完这条命令后,长谷川才跟随着这名武士上楼。

    这名武士领着长谷川一路走到二楼的某座房间的房门前后,单膝跪在了房门旁,然后缓缓拉开了这座房间的房门。

    房门拉开,房内的景象展现在了长谷川的眼前。

    房间的布置,就只是很普通的茶屋房间的布置。

    一名年纪大概有4、50岁、剃着整齐的月代头的中年人跪坐在房间的中央。

    在见到长谷川后,这名中年人微微一笑,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

    “长谷川大人,晚上好。”

    “抱歉,佐仓大人。”长谷川一边步入这座房间内,一边用带着歉意的语气朝这名中年人说道,“我来晚了一些。”

    长谷川以标准至极的姿势跪坐在这名中年人的身前,然后将自己的佩刀放置在了自个右侧的榻榻米上。

    “没事没事。”被长谷川唤作“佐仓”的这名中年人摆了摆手,“你我平日里都有相当多的公务在身,我能理解。”

    在长谷川进了房间后,刚才那名领长谷川来这座房间的武士便缓缓地将房门关上。

    房间内,只有长谷川、已经这位名为“佐仓”的中年人。

    “长谷川大人,你我都是不喜欢讲废话的人。”佐仓朝身前的长谷川正色道,“所以就直接开门见山,继续上次没讨论出来个结果的话题吧。”

    佐仓清了清嗓子,然后压低着嗓音,沉声道:

    “长谷川大人,你愿意助我一臂之力,破坏不知火里在‘御前试合’中的企图吗?”

    “自上次讨论过后,过去了7天。”

    “这么长的时间,应该足够让你想出个具体的答复了吧?”

    在听到佐仓的这番话后,长谷川微微低下脑袋。

    脸上浮现出凝重之色。

    *******

    *******

    在连载第5卷时,我有试着写了一点源一和风魔年轻时的故事。

    我打算以特典的形式,进行不定时的更新,时不时地在章末放出特典,讲述源一和风魔年轻时的故事。

    这个不定时更新的系列我都想好名字了。

    就叫《剑圣与风魔的传奇大冒险!》

    今天就先起个头,以后再慢慢地不定期更新吧。

    *******

    *******

    第6卷特典2:《剑圣与风魔的传奇大冒险!(1)》

    ……

    ……

    故事的时间线从47年前——宽保3年(公元1743年)开始。

    那一年,木下源一17岁,风魔25岁。

    那一年,二人都还互不认识。

    那一年,二人还还只是无名小卒。

    (注:风魔在袭名为第17代风魔小太郎之前所用的名字是“柑实”,也就是说——柑实就是大家熟悉的那个风魔)

    谁都没有想到——这2个豪杰的第一组对话,竟是这样的内容……

    ……

    ……

    宽保3年(公元1743年),6月11日。

    神户,某地。

    现在正值盛夏。

    明明只是刚到6月中旬而已,太阳就已经毫不留情地将光与热洒落人间。

    那一道道灼热的阳光,像一条条带刺的鞭子般,狠狠地抽打着大地。

    炎炎烈日,夏蝉无力地躲在枝头呻吟,目力所及的景色中都蒸腾着热气,世界仿佛都将溶化成粘稠的液态。

    柑实擦了擦从脸颊上淌出的汗珠,从腰间解下还剩一些清水的竹筒,将竹筒内所剩的水一滴不剩地全数灌进口中。

    擦掉嘴角残余的水珠后,柑实长出一口气。

    “好,接着赶路吧。”

    在低声给自己简单地打了个气后,柑实将头顶的斗笠稍稍压低了些,随后继续沿着脚下的街道,笔直地朝前迈进。

    柑实现在正位于神户的一条普通的街道上。

    他的目的地,是位于神户的城町中心中一座气派宅邸。

    神户的城町中心,是达官贵人们的居住地。

    比起其余地区拥挤密集的宅邸布置,神户城町中心的宅邸布局便要稀疏不少。

    一条街上不过七八户,但每一户的占地都广大得吓人。

    柑实的脚程很快,没一会的功夫,柑实就抵达了他的目的地。

    这是一座很不得了的气派宅邸。

    府门宽大,两侧的围墙足有三十余步长。

    若是站在高处对这宅邸进行俯瞰,能看到墙后遍布松竹藤萝等绿植,疏朗相宜。

    院中的那一座座宅邸的顶上都覆盖着淡蓝色的瓦片,最高的那座宅邸足有4层楼高,尽显气派。

    宅邸的府门前刚好有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子在那扫着地。

    柑实走到这老头子的身前,然后用礼貌的口吻说道:

    “贵安,在下柑实……”

    柑实还没来得及将话说话,这老头子便轻“啊”了一声,然后笑道。

    “足下就是柑实吗?久候多时了,我昨天已经听说过你的事了。来,进来吧。”

    “打扰了。”恭敬地鞠了一躬后,柑实紧随在这老头子的身后,朝府内走去。

    在穿过府门之前,柑实稍稍顿了下脚步,抬起头望着头顶气派的府门。

    望着这气派的府门,柑实用铿锵有力的语气在心中暗道着:

    ——一定要趁着这个机会,攒到足够的钱财!

    为了增进自己的技艺,柑实在半年前,毅然决然地决定离开风魔之里,云游四方,进行“武者修行”。

    许许多多的武人,为了磨练自己的技艺与身心意志,选择仗剑走天涯,云游四方,同天下各路高手交手、切磋。

    其中最著名的代表,便是在战国时代末期活跃的宫本武藏。

    据宫本武藏自个所言——在他云游四方、进行“武者修行”的时候,前前后后跟六十余名高手切磋过。

    这六十余场切磋,宫本武藏全胜。

    “进行了六十余场切磋并全胜”——这毕竟是宫本武藏自个说的,所以是真是假难以辨别。

    但宫本武藏曾云游四方,和不少高手切磋过,这倒的确是事实。

    只不过他到底和多少高手切磋过——这其中的数字有待商榷而已。

    柑实决定向宫本武藏学习,云游四方,磨练身心、磨练技艺。

    然而自离开风魔之里、开始“武者修行”至今不过才半年光阴而已,柑实的修行便出了大问题。

    这个大问题便是:柑实没钱了。

    自个想办法搞到能支撑自己进行修行的钱财——这也是“武者修行”的磨炼之一。

    而且说不定是难度最大的磨练之一。

    在流浪到神户时,柑实的钱袋基本已是“全空”的状态。

    只不过——柑实的运气实在不错。

    刚流浪到神户,柑实就碰上了一个赚钱的好机会。

    神户的富商——花江橘世正在招收专门负责保卫他的宅邸的护卫。

    不仅包吃包住,所开出的薪酬,还高得令人乍舌。

    唯一的不足,大概就只是这薪酬一个月只发一次。

    虽然这薪酬一个月只发一次,但还是有大量的浪人趋之若鹜。

    花江家自然是不可能什么歪瓜裂枣都收进府中。

    为了能聘来真正的高手,花江家设置了一项考核。

    考核内容很简单——只要把他们派出的人打败,就能成为他们花江家的护卫。

    花江家派出的这些人,都是目前正在花江家中效劳的“现役护卫”们。

    花江家的这“现役护卫”个个都有相当高的实力,将这些前来应聘的人统统打了个落花流水。

    前去应聘的浪人中,成功被选中的百不足一。

    现在手头刚好缺钱的柑实,于昨天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奔赴了位于城南的“应聘点”。

    然后成功被选上。

    花江家派出了他们的人。

    然后柑实使用他们风魔之里的忍术,3招就将花江家派出的人打败。

    以上便是柑实通过考核的全部过程。

    没有任何的波澜。

    在3招打败花江家派出的人后,当时在场的所有花江家的人统统惊掉了下巴。

    当时在场的负责人直接跟柑实说:“你明天就来我们花江家的府邸!”

    于是,便有了柑实现在正站在这栋气派府邸前的一幕。

    跟随着这名老头子进了花江家的府邸后,这老头子一面在前面引路,一面跟身后的柑实热情地做着自我介绍。

    “我叫原四郎。”老头子笑道,“昨天上面的人有吩咐过我——我们花江家新招了个名叫柑实的护卫。如果柑实来府后,便先带他简单地逛一下府邸。”

    “柑实先生,我现在就先带你在府内简单地逛上一圈吧。”

    “感激不尽。”柑实微笑道,“原四郎先生,不用对我使用敬语,在称呼我时也不用带任何的后缀,直接叫我柑实就可以了。”

    ……

    ……

    花江家的府邸很大。

    仅仅只是将花江家府邸的各处逛上一遍后,就花掉了原四郎和柑实足足小半个时辰的时间。

    在花江家中逛完一圈后,原四郎朝柑实说道:

    “我现在带你去你的房间吧。你的房间我昨天已经帮忙打扫、整理过了,你直接提着你的行李进去就可以入住了。”

    “啊,感激不尽。”有些受宠若惊的柑实赶忙鞠躬行礼、道谢着。

    “跟我来吧。”

    原四郎还没带柑实走远几步,便有一名同样是仆役打扮的人自远处快步走到了原四郎的身前,跟原四郎耳语了几句。

    “嗯。”原四郎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马上就过去。”

    在这名前来跟原四郎报信的仆人离开后,原四郎便面带歉意地朝身后的柑实说道:

    “抱歉啊,柑实。突然来了件急事,我得先失陪一下了。”

    “这片地区是我们这些仆人的居住区,所以不用担心会进到什么不该进的地方。”

    “所以柑实你就先在这附近四处逛逛、熟悉一下吧。”

    “我待会再来找你。我会很快回来。”

    “嗯。”柑实点了点头,“原四郎先生,你按自己的步调慢慢来就好,不用着急,不必为了快点回来,而把这件急事做乱、做差了。”

    ……

    ……

    目送着原四郎离开后,环抱着双臂的柑实为了打发时间,开始在四处闲晃。

    周遭相当地宽敞,在短时间内柑实都不用担心没事可干了。

    ——可真大啊……对这个地方不熟悉的话,很容易就会迷路的吧……

    原四郎漫无目的地闲晃着。

    不知不觉中,原四郎闲晃到了一条不长也不短的走廊上。

    刚踏上这条走廊,柑实的眉头就立即皱了起来。

    因为……他看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在这条走廊的最东端,躺着一个人。

    准确点来说,是侧躺着一个人。

    此人是名非常年轻的青年。

    肌肤洋溢着年轻的气息,从外表上看,这青年应该连20岁都不到。

    这青年以右脸颊朝下的姿势,将右手垫在右脸颊的下方,大大咧咧地侧躺在这条走廊的最东端。

    脸直直地冲着走廊的西面,两只眼睛眨也不眨的,像是在认真看着什么东西似的。

    他身前的地面上躺着一柄打刀和一柄胁差——这应该就是这名青年的佩刀了。

    青年的这诡异的行径,勾起了柑实的好奇心。

    快步走到这青年的身侧后,柑实问道:

    “那个——请问你在干什么啊?”

    柑实的话刚说完,走廊的西侧突然响起脚步声。

    柑实侧头看去,是一名侍女打扮的人。

    赤着一双白皙小脚的她正端着一个大布包,朝走廊的东侧——也就是柑实和这青年所在的方向缓步走来。

    这侍女在看到他脚边的这名侧躺在走廊尽头地面上的青年后,一点也没表现出吃惊的样子。

    只是……脸色变得有些怪异,然后继续以不急不缓的步伐,穿过了这条走廊。

    柑实看了一眼这侍女后,便收回了目光。

    柑实以为这青年没听到他刚才的问题。

    于是又问了一遍:

    “请问你在干……”

    柑实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这青年粗暴地打断了话头:

    “嘘,有问题的话,待会再问,现在别打扰我。”

    不明所以的柑实虽然满腹疑问,但还是乖乖地保持了安静。

    走廊不算很长,因此那名侍女很快便穿过了这条走廊,并自这条走廊的最东侧——也就是柑实和这青年的身前离开。

    在从柑实和这青年的身前经过时,这侍女向二人稍稍躬身、行了一礼。

    直到这名侍女离开后,青年才扭过头朝柑实问道:

    “好了,你刚才问我什么来着?”

    “我问你——”柑实用无奈的口吻说道,“你躺在这个地方做什么?”

    “哦哦,你问我为什么躺在这里啊……”青年将目光收了回来,将视线继续投到了走廊的西侧。

    “我在看脚呢。”

    “……哈?”柑实头一歪,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听错什么东西了。

    “这条走廊是这个府邸的侍女们最常经过的地方。”

    青年接着用平静的口吻说道。

    “我最喜欢女人们的脚了。”

    “像这样悠闲地躺在这,看着在这条走廊上来往的侍女们的脚,是我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

    说罢,侧躺在走廊上的青年再次偏转视线,看向柑实。

    “没见过你啊。你是新来的护卫吗?”

    “嗯。”还没从这青年刚才的这番暴论中回过神来的柑实,以一副有些恍惚的模样点了点头,“我是今日正式入府的新护卫——柑实,请多指教。”

    “我叫木下源一。”青年道,“请多指教咯。”

    (《剑圣与风魔的传奇大冒险》——未完待续……)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绝对暴力 超能觉醒 风三娘 农家娇女:种田悠悠乐 病弱小姐的马甲掉了 重生之凰者无敌 我心中的敌人 全球降临:百倍增幅 大唐签到十八年突然发现是西游 穿成赘婿文里的极品恶婆婆 葬阴人 残阳帝国 我资质平平 开局一元秒杀满级拔刀术 三国之曹昂大帝 死亡停车场 仙道本逍遥 不灭龙帝 我的成语大明 曾经的真爱 你是迟来的暖风 仙榜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明天子 一念尘中仙 战神狂婿 夜烬天下 重生之纨绔大少 战恋芳华:无双 超级烹饪高手 我要做秦二世 斗罗之画师 忧忧创世界 大道谁属 天浩劫 篮球之白银帝国 原始大时代 拯救短命王爷攻略 西游之盖世大妖系统 斗罗之十二生肖塔 误惹邪王:王妃千千岁 谍海王牌 我要做球王 沐沐无言 吻火 海贼之苟到大将 团宠郡主她又抢了女主剧本 离婚后被前夫官宣了 仙朝 吞噬苍穹 轩心谷 危险,勿靠近 我就是传奇 倾城记之毒美人 不负金银不负君 网游之天下无双 偷香高手 长海云起 雾锁道途 逢春 蓝色恋曲 永夜之帝国双璧 你是迟来的暖风 史记小白传 宰执天下 大刀向鬼子们头上砍去 绯色魂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狂兵龙王 肆虐韩娱 特工凰女倾天下 我气哭了百万修炼者 失败秘籍 英雄无敌之亡灵法神 花涧无痕 寂寞杀场 重生娇妻:厉少宠上瘾 我能提取熟练度 超神宠兽店 网络大逃杀 国王万岁 我和邓肯同年秀 修士家族 男神从打卡开始 再世男神 斗罗之画师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甜心宠之墨冷曦暖 天老爷驾到 都市医仙 平平无奇大师兄 从龙族开始圣杯战争 归藏剑仙 修真医仙在都市 深夜书屋 异世终极教师 尸命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地卷遗册 统一天下不能靠谈恋爱啊 全球中二病唯有我正常 神州江山志 锦桐 医妃权倾天下 执剑卫道 报告君上母妃总想改嫁 修罗武神传奇 我的昨日恋歌 修仙签到百倍奖励 开局世间无敌 重生八零:娇妻有点辣 神藏 媚骨 户外直播间 明末乞丐皇帝 0号玩家 重生之神级刺客 开局就杀了曹操 五行妖传奇 超级校医 大清疆臣。 重生之工业兴国 良辰美景未曾负 左风少年 我一个人的游戏世界 从东京疯人院开始天秀 万古天帝 第九特区 成长中的经历 回到过去变成虎 逢魔神助攻 铁血强国 开局从召唤诸天崛起 疯狂农民工 我在末世能升级 庶女重生会算卦 大王饶命 从斗罗开始当团宠 我的成语大明 恋上初见之我的游戏男友 自学成仙 剑道狂仙 异世灵武天下 前夫又在耍花招 重生八零:发家致富虐虐渣 烟花似暖月犹凉 十刹阎罗 长生在武侠世界 病毒王座 道极妖尊 大唐之开局一个诸天大佬群 一等家丁 点道为止 红色战记 古神的自我修养 奇幻浪漫物语 荣耀:王者在上 从长坂坡开始 总有奇葩想杀我 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 一只喵妃出墙来 倾世情缘俏佳人 剑火丹仙 天罪灵墟 万族之劫 网游之屠龙牧师 摊牌!我在海岛享受人生 大荒种田记 男神他总想秀恩爱 大道逆行 近代战争 另一个夏天 狂剑星河 穿入聊斋 千金不低头 一个顶流的诞生 重生之都市少年至尊 火爆天王 从炸掉魂环开始的斗罗 圣御星魂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蚁的世界 重生之魔琴公主 圣墟 快穿之炮灰奇兵 腹黑太子极品妃 男神他总想秀恩爱 卡徒 大宋之我是杨家三郎 渡劫之王 不负穿越好时光 青旅总裁未成年 天生韩信 天狐缘 史上 三国之重振北疆 长宁帝军 权臣 从斗罗开始朝九晚五 剑起云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