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935870.com > 网游小说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 第373章 打破忍者的戒律!【5000字】
    会所的2名官差分别抓住石田的双臂后,石田的徒弟连忙急声喊道:

    “师傅!”

    为了避免石田的这徒弟跑来捣乱,一旁的瓜生全程都有在关注着他。

    见他现在似乎有用武力抢回他的师傅的迹象,瓜生默默地抬起右手探向插在自己左腰间的木刀。

    “弘治!不用担心,我去他们会所住个几天就会回来,我不在的这几日,你要专心为之后的‘御前试合’做准备!”

    石田在喊出这句话时,不知为何仍旧将古怪的目光定格在绪方身上……

    “快点把他带到会所那里关起来。”瓜生下令道。

    “是!”

    那2名分别钳住石田双臂的官差分开人群,押着石田前往他们的四郎兵卫会所。

    在石田被押走后,石田的那名徒弟虽然面露不忿,但终究还是没有上前来捣乱。

    目送着自己的师傅离开后,石田的徒弟也背着自己的长枪,快步离开了现场。

    而在被押走后,石田也总算将目光从绪方的身上收了回来。

    望着被押走的石田,绪方蹙起眉头嘟囔着:

    “他刚才干什么一直这样看着我……”

    虽然疑惑石田刚才为什么要用那么怪异的视线看着他,但绪方也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将今夜所发生之事全部当成普通的日常插曲。

    同样被押走的人,还有那名向石田发出切磋邀请,结果最后却被石田给一枪撂倒的年轻武士。

    顺利将这2个在吉原闹出纠纷的人都押走后,瓜生像是如释重负般长出了一口气,然后扭头朝绪方说道:

    “真岛君,你的剑术好厉害啊,面对使用长枪的人,竟然还能这样轻松取胜。”

    现代日本的武术界流传着一种名为“三段说”的说法:

    剑术1段的人能匹敌空手道3段的人。

    而枪术1段的人则能匹敌剑术3段或是空手道9段的人。

    这样的说法也许有失严谨,但其中却蕴藏的道理却是对的——持械的人相比空手的人更占优势,而武器长的人则比武器短的人更占优势。

    以刺击为主的长枪,不论是攻击距离、攻击速度、破坏力都极其骇人。

    因此在冷兵器时代,不论是哪个国家,以长枪为首的长兵器永远都是战场上的绝对主武器。

    瓜生刚才和石田的比试,就完美诠释了长兵器在战斗上多么地占便宜。

    瓜生要花很大的气力、瞅准稍纵即逝的机会才能突入到自己的刀能够砍到石田的位置。

    而石田的长枪轻轻松松地就能戳到瓜生。

    所以刚才在看到绪方仅用单手就一招打败了她刚才费了老劲都无法打败的石田后,惊得瓜生直接瞪圆了双眼、张大了嘴巴。

    “这是……某个家伙教会我的一种技巧。”绪方露出带着无奈之色的微笑,“用蛮力震开敌人的武器,最后就是震得敌人的手直接麻掉,然后趁隙近身。”

    绪方所说的“某个家伙”,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在蝶岛上让绪方苦战了一番的“妖僧”一纯。

    一纯他那惊人的力量给绪方好好地上了趟课。

    在硬接一纯的那一记记势大力沉的斩击时,绪方悟出了这一战斗技巧。

    这一战斗技巧算是那种“万金油”型的战斗技巧。

    不论是用来对付使用长兵器的敌人,还是对付使用短兵器的敌人,都能起到奇效。

    当然——前提是你的力量要足够高、招式的威力要足够大。

    “力量足就是好啊……”瓜生撇了撇嘴,嘟囔道,“能用出我这种人一辈子都用不上的技巧……”

    说罢,瓜生踮起了脚尖,似乎是想让自己的体型看上去更大一些。

    只可惜,即使踮起了脚尖,瓜生的身高也仍旧是连1米5都没有。

    “不好意思。”

    就在这时,一道浑厚的男声突然在绪方的身后响起。

    绪方回首向后望去,只见一名从没见过的老武士正站在他的身后不远处。

    这名老武士剃着干净、整齐的月代头。

    看上去年纪大概已经有50多岁了,脸上布满了相当多的皱纹。

    虽说年纪已大,但这名老武士仍旧一副精神抖擞的模样,没有一丁点的老态,一对眼睛亮晶晶的。

    这名老武士这副年纪虽大但仍然有精神的样子,让绪方不由得想起了源一还有那个平常总是喊着“老了,我老了”,但不论怎么看都不像是老人家的风魔。

    源一和风魔也是这般,看上去都一大把年纪了,但精神面貌仍旧好得很,一点也不像是老人家。

    这名老武士还有着几名随从,足足6名年纪尚浅的年轻武士紧随在这名老武士的左右。

    “请问有事吗?”绪方用平静的口吻反问道。

    “在下出羽人士,永野骏。”

    自称为永野骏的老武士展露出一抹浅浅的微笑。

    “刚才一直在不远处的橘原屋上观战,有幸看到了足下单刀破枪的一幕。”

    “在下对足下的高超技艺深感敬佩,没想到江户的吉原竟也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

    “不知足下的名讳及所习的剑术流派是?”

    “在下古牧一刀流,真岛吾郎。”绪方道。

    古牧一刀流只不过是绪方为了掩盖自己真实的剑术流派名而瞎想出来的名字而已,因此永野对这流派名注定是闻所未闻。

    不过虽说对这古牧一刀流闻所未闻,但永野对此也并不在意。

    在剑术蓬勃发展的江户时代里,各种剑术流派百花齐放,像无外流、香取神道流、示现流这样子的名震天下的剑术流派终究只是小数。

    许多的剑术流派的流传度不广,只在小范围传播着。

    永野只把绪方所说的这古牧一刀流当成只在某地小范围传播着的冷门剑术。

    “真岛君,在下很中意足下的剑术。”

    “在下在老家出羽那开设着一间小野一刀流的道场。”

    “不知足下可否有意成为在下的食客。”

    “在下很欢迎像足下这样的身手高超之人成为我道场的食客。”

    “食客?”绪方挑了挑眉。

    招收食客——这也算是江户时代的道场风气之一了。

    一些颇有财力的道场主会招揽一些颇有剑术的人他们道场里。

    这些人平常也不需要干什么事情,若是乐意的话,甚至可以每天都在道场里面睡觉度过,而道场还会每天养着他们,管他们吃、管他们喝。

    但若是在道场遇到了危险,比如——有人上门来踢馆时,这些人就得顶上去迎战踢馆者,维护道馆的尊严。

    这帮没事帮闲,有事帮忙,吵架帮腔,打架帮凶的人,便被称为“食客”。

    在江户时代,之所以会在各道场兴起这种招收食客的风气,主要还是为了防范那些踢馆者。

    若是让那些踢馆成功,丢了面子事小,导致道场的名声下降、日后没有人再上门求学事大。

    因此为了杜绝这种事情的发生,一些有财力的道场主会出资养着一些颇有实力的食客。

    有人上门踢馆时,便会让这些有实力的食客上前迎战。

    当然,很多道场主养食客的理由都是千奇百怪的。

    有的是为了防范踢馆者,有的是为了壮大剑馆的声势。

    有的则只是单纯地喜欢收集剑术高超的人。

    至于这个永野是属于哪类人,绪方就不知道了。

    不过不管永野是哪类人,绪方的回答都是一样的。

    “抱歉。”绪方微笑着摇了摇头,“在下并没有成为哪间道馆的食客的打算。”

    收到绪方的回绝后,永野并没有露出沮丧之色,而是追问道:

    “足下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

    “不了。”绪方再次不假思索地说道,“足下的好意,在下心领了,但在下真的无意成为他人的食客。”

    “……那好吧。”直到这时,永野的脸上才终于出现了一抹憾色,并发出小小的叹息。

    绪方连成为食客后的报酬有多少都不问一下,直截了当地回绝——仅凭这一点,永野便知道绪方对成为他道场食客的这一事是真的毫无意向。

    “那么——在下还有在吉原巡逻的任务在身,先失陪了。”

    说罢,绪方朝瓜生招了招手,示意瓜生该走了。

    然而——绪方才刚转过身,永野便又叫住了他。

    “足下!”

    “还有什么事吗?”将身子重新转回来的绪方,脸上出现了一丝不耐烦。

    “实不相瞒,在下此次南下江户,为的便是寻人。”

    “足下既然在吉原的四郎兵卫会所工作,那对频繁出入吉原的人应该很熟。”

    “所以在下想问问:不知足下是否知道木下源一这个人?”

    “是一个年纪应该已经有60多岁的老人。”

    “老人家在吉原挺少见的,不知足下是否有见过。”

    “木下源一……”绪方在嘴里咀嚼了几遍这个人名。

    并微微抬首,作回忆状。

    随后——

    “不知道。”

    绪方摇了摇头。

    “没听过这名字。瓜生小姐,你在吉原待的时间比我长,你知道这人吗?”

    “不知道耶。”瓜生一脸茫然地摇着头,“我也没听过这名字。”

    “这样呀……”永野的脸上再次浮现出遗憾之色,“那打扰你们了,谢谢你们的帮助。”

    说罢,永野及其身后的那6名年轻武士便向绪方和瓜生鞠了一躬,随后转身快步离去。

    望着永野离去的背影,绪方的双眼微微一眯。

    昨夜,琳便给绪方打了个预防针——有不少源一的仇人因怀疑源一有可能会来参加“御前试合”而来到江户,并根据源一风流的这一特性,频繁出入吉原寻人。

    正因琳提前给绪方打过这剂预防针,绪方才能在得知这个永野所寻之人正是源一后,还能面不改色,并用演技将他们骗走。

    ——看来真的有很多源一大人的仇人到江户来了……

    绪方默默地在心中暗道着。

    ——现在的局势……比想象中的要复杂很多啊……

    ……

    ……

    江户,吉原,见梅屋,风铃太夫的房间。

    “我回来了~~”

    瞬太郎再次从天花板上窜下,然后稳稳地在榻榻米上落地。

    “真是看了场好戏啊。”

    瞬太郎道。

    “四郎兵卫会所什么时候多了个这么厉害的官差了?”

    “那不是会所的官差。”仍旧坐在窗边的风铃太夫答道,“你也知道,会所最近在临时征召人手。”

    “真岛君就是被临时征募来的人,今天是他第一天在吉原工作。”

    “真岛君?”瞬太郎问,“这是那人的名字吗?”

    “没错。出云浪人,真岛吾郎君。”

    “你好像对他很了解啊。”

    “也不算很了解,我也仅仅只是知道他的姓名和出生地而已。今天多亏了他,我在留屋看了幕好景。”

    风铃太夫用简短的语句概括了今天在留屋发生的事情,以及她刚才邀请绪方来她房间,然后她向绪方致谢并赠予其谢礼等事。

    “没想到那人除了剑术了得之外,还有这么高的学养啊。”

    “原来如此……名字叫真岛吾郎吗……吾郎……和我以前的名字有点像嘛……”

    瞬太郎咧嘴笑了下后,将“真岛吾郎”这个名字含在嘴中连着咀嚼了一会。

    像是要将这个名字给牢牢记在脑海中一般。

    “你今天怎么又来了?”风铃太夫蹙起好看的眉毛,“你现在难道没有任务在身吗?”

    “今晚本来是有任务的。”瞬太郎耸了耸肩,“炎魔今晚本打算让我去特训一批还算有潜力的中忍。”

    “但我今晚不知为何非常想玩花牌,就说服炎魔把这任务扔给其他人做了。”

    “阿常,快把花牌拿出来吧,我手痒了。”

    听完瞬太郎的解释后,风铃太夫轻叹了口气。

    从一旁的柜子里面拿出一副花牌的同时,用带着几分担忧之色在内的语气朝瞬太郎说道:

    “我记得你们不知火里的忍者戒律里面,第一戒律就是首领至高无上,绝不可违逆首领吧?”

    “你几次三番地这样跟你们的炎魔讨价还价,真的没问题吗?”

    “不用担心啦,阿常。”瞬太郎摆了摆手,“自从我们不知火里在京都二条城惨败给绪方一刀斋后,战力大损。”

    “不仅没了许多的上忍、中忍,就连四天王的那个……谁来着……哦,对,幸太郎都直接战死。”

    “不把炎魔计算在内的话,我可是不知火里目前的最高战力。”

    “炎魔是不会舍得、也不会敢在现在这种战力大损的境况下,再失去我这个最高战力的。”

    “所以他才不会因为我推脱这些无关紧要的任务,就和我闹翻脸。”

    “至于你说的这个忍者戒律……”

    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在瞬太郎的脸上浮现。

    “忍者戒律——我早就在3年前的那一夜打破了。”

    “自那一夜之后,我就再没有管过什么戒律了。”

    “忍者戒律对我来说,早就没有任何威慑力了。”

    “炎魔他也知道戒律根本困不住我,所以也从不在我面前拿戒律说事。”

    “反正我觉得你还是低调、谨慎些比较好。”风铃太夫一边在榻榻米上摆弄着花牌,一边嘟起了嘴。

    “说不定未来哪一天,炎魔突然就觉得不需要你这个最高战力了,想把你直接清理掉。”

    “如果真到了那个时候,那就像3年前那样再大闹一番好了。”

    说罢,瞬太郎露出无所畏惧的灿烂笑容。

    ……

    ……

    今天是绪方第一天在吉原上班。

    绪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在第一天上班,就碰到了这么多的事情……

    先是被风铃太夫给邀进她的房间。

    然后又是碰到了个使用宝藏院流枪术的武痴。

    最后撞见了一个邀请他来当道场食客的家伙,而这家伙还是个正四处寻找源一的源一的仇人之一……

    将这些事情逐一摆平后,绪方总算能干回他的正事——寻找并监视极太郎。

    在永野离开后,绪方便告别了瓜生。

    瓜生继续在吉原的各处漫无目的地巡逻。

    而绪方则回到了仲之町前半段的位置,假装在仲之町前半段巡逻的同时,监视着吉原的大门口。

    绪方本还担心那个极太郎会不会在他恰好不在吉原门口附近的这段时间内来到吉原。

    但绪方的这份担心,现在看来倒是多余了。

    在绪方回到仲之町的前半段后没多久,他便瞧见了一人正大摇大摆地穿过了吉原的大门。

    昨夜阿町指认那人便是不知火里“四天王”之一的极太郎后,绪方便默默记熟了他的脸。

    所以在这个家伙大摇大摆地步入吉原后,绪方立马便认出——此人正是极太郎!

    极太郎并不是孤身一人到来。

    他和昨夜一样,身后跟着一名像跟班一般的人。

    而极太郎今天的跟班,和昨天的跟班是同一人。

    望着正领着跟班大摇大摆地在仲之町中央行走的极太郎,绪方用只有自己才能听清的音量暗道着:

    “真是让我久等了啊……”

    绪方并没有立即开始行动。

    而是待极太郎和他的跟班从他的身前穿过、与他隔了十余步的距离后,绪方才紧了紧身上的四郎兵卫会所的专用羽织、提了提腰间的佩刀,默默跟随在极太郎的身后。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GMAI人形少女 开局继承神魔墓场 穿越农家锦鲤小福女 反派大佬的农家媳 狩天改命记 千万别拿正眼看我 特种兵王 我在神奈川继承神社 狼与兄弟 踏星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 凌天传说 大贤者成长日记 鬼域之尊 朕真没想败国啊 全才相师 天生奇才续 氪金英雄 Mr学神他真香了 我资质平平 我修仙有属性板 山海碑歌 元尊 都市传说之 龙啸大明 贞观攻略 无限版帝国时代 国王万岁 剑来大纲 团宠狂妃倾天下 乱世布衣 君家有酒 联盟之搞事就能变强 黑魔法使 桃李春风皆是笑话 三生桃花簪 宋仙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英雄联盟之逆袭王者 我的帝国战争游戏 末世重生之空间商人 瞎了都能修仙 半夏堇色 凰鸣九天:嗜血嫡妃要逆袭 花涧无痕 小可怜才是顶级大佬 武侠世界穿穿穿 菩提雪 同桌凶猛 世之卡徒 飞剑问道 夏有伊人 足球大亨 一代枭雄 魂帝武神 洛国赋 召唤文武 我能阅览万物的一生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从仙侠世界归来 死灵神话 天一剑雪 破蝶 妖影 退婚后我把反派脸打肿了 战火英魂 痞子大少快走开 龙潭奇书 启明1158 染指王权:太子妃蓄谋造反 符皇 一念尘中仙 傲世倾狂 我穿成了小说昏君大反派 把云娇 末世大回炉 末日纪元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明末凶兵 一世神游 无限恐怖 英雄联盟之逆天大脑 无限恐怖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一品御厨 我要做秦二世 你说的一方海 天刚传 用砰砰砰砰开始 江城风月夜 进化从穿越成一艘战舰开始 位面商人的踩坑日常 两胎六宝:战爷的小心肝又跑了 首充六元的剑 我变成了神级修补师 逆袭之废柴大小姐 诡异分解指南 陆总家的小作精 黑风老妖 末日纪元 夜虎 短情 知否知否,红楼可签到 回到过去变成虎 冰火魔厨 穿书之反派饶命 乙女的上升法则 神级系统之末世供应商 暗黑大武侠 菩提雪 仙子请自重 团宠郡主她又抢了女主剧本 烈焰狂兵 都市之 契尊 取经路 拐个掌门去修仙 极限警戒 宰执天下 世之卡徒 重生海贼之火拳降世 道家祖师 异世界人员管理档案 超级校医 十二生肖魔法学院 一叶之缘 冷清欢慕容麒 异界之重甲暴力贼 木叶掌门人 帝颜醉 三哥的拳头 神司驯凤攻略 战龙狂婿 扶刀行 命主扶沉 凌天剑神 带着仓库到大明 天工 文娱帝国 荅塔和小王子 重生过去震八方 山海经年烟云过眼 长街人声涨 郡主有毒 玄门小子 金陵春 甜萌鲜妻,腹黑总裁约会吧 千秋我为凰:火凤凰 重生97,陆爷甜宠悍妻 我的帝国战争游戏 穿越兽世逆袭当团宠 我有好多复活币 谪仙乱舞 袁太子 华夏道 武圣开天 欢喜冤家的地下情 听说世子暗恋我 洪荒仙师 锦桐 止道为仙 回到过去变成虎 斗罗网游,开局获得选择系统 纯阳剑尊 时空新主神 魂穿名门团宠有点甜 云之彼端的少年 在逃生游戏中做朵黑心莲 奋斗在初唐 全球格斗 一世神游 疯狂进化的虫子 神秘聊斋 测试专用作品勿阅1111 百无禁忌,她是第一百零一 女神的贴身医王 浮世惊鸿 长姐她富甲一方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王妃是个小胖墩 修仙炮灰改行搞科研 重生之逆转人生 三国之重振北疆 完美世界 血蓑衣 开局八百海贼大军 死人经 穹天女帝 我的混沌城 开学第一天,我拒绝了校花表白 大魔王 喂幺幺零吗 我能无限就职 剑泣魔曲 神藏 破天踪 我们是兄弟 单手持球 轻狂帝凰:邪皇别挡道 地界传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