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935870.com > 网游小说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 第362章 “绪方老兄要去做游女吗?”【7300字】
    江户,绪方等人所居住的旅馆。

    呼——!

    回到旅店的牧村和浅井一把将他们这帮男人所居住的那大房间的纸拉门给拉开。

    在将门拉开后,二人赫然瞧见浅井正在榻榻米上呆坐着,至于间宫则不知所踪。

    “浅井。”牧村问,“间宫呢?”

    “间宫他刚刚去小解了。”浅井淡淡道。

    “主公和绪方老兄他们呢?”

    “他们还没回来。”

    “那也就是说现在只有咱们4个回旅店了吗……”牧村一边嘟囔着,一边随意地找了个地儿盘膝坐下。

    “啊……好累……”岛田发出低低的抱怨后,也直接大大咧咧地在榻榻米上坐下。

    岛田的屁股刚挨到脚下的榻榻米,坐在岛田身前的浅井便突然挑了下眉:

    “嗯?岛田,你腰间怎么多了一柄胁差啊?你多出来的那柄胁差是怎么回事?”

    此时此刻,岛田左腰间竟插着3柄刀——1柄打刀与2柄胁差。

    “啊?哦,这个啊。”

    岛田将腰间的其中一柄胁差解下。

    “是我今天买来的。”

    “今天买来的?”

    岛田一五一十地将这把刀的来历告知给了浅井。

    据岛田所说——这柄胁差是他今日随同牧村外出收集情报时,偶然路过了一间当铺,然后在那间当铺内买来的。

    这柄胁差当时就摆在这当铺的柜台上,岛田一眼就相中了这柄胁差,而且价格也并不是很贵,唯一的缺点就是刀镡和刀刃明显不配,刀镡的洞口比刀茎要小上一些。

    但岛田在权衡再三后,觉得刀镡和刀刃不配只是一个瑕不掩瑜的小问题,于是将这柄胁差买了回来。

    浅井现在恰好正处于无事可干、闲得慌的状态。

    得知岛田腰间的这柄胁差是他新买来的刀后,浅井的兴致大起,让岛田把他买来的这柄新刀抽出来,大家一起品鉴一下。

    同样也是不知接下来该干什么的岛田欣然同意了浅井的这个建议,把胁差递给了浅井。

    而浅井刚从岛田的手中接过这柄胁差,房间的大门便再次被拉开。

    此次拉开房门的,是小解归来的间宫。

    见间宫回来了,浅井立马说道:

    “间宫,你回来地正好。鉴刀这种事,还得由你来啊。”

    “什么鉴刀?”间宫一头雾水。

    浅井等人用尽量简略的语句向间宫解释都发生何事了。

    “哦哦!岛田买的新刀吗?”间宫扬了扬眉,脸上也浮现出了淡淡的感兴趣之色,“那就一起来看看吧,恰好能打发些时间。”

    说罢,间宫盘膝坐在了浅井的身前。

    在间宫于榻榻米上坐定后,浅井将岛田的这柄胁差递给了间宫。

    间宫刚将岛田的这柄胁差接过手,一旁的岛田便疑惑道:

    “嗯?间宫前辈,你原来还会鉴刀吗?”

    间宫刚想启唇说些什么时,牧村便抢先一步用戏谑的语气说道:

    “岛田,你去年才刚加入我们,所以对葫芦屋的方方面面还不像我们这样熟悉。”

    “等你在葫芦屋待久后,你就能发现——很难碰到间宫他不会的事情。”

    对于牧村的这句玩笑,间宫一笑置之。

    从浅井的手中接过这柄胁差后,间宫并没有急着将刀拔出,而是先把刀放置于膝前的榻榻米上,然后从怀里抽出一条手帕。

    “有没有人身上有带着手帕或是纸张的?”间宫朝身前的牧村3人问道,“借我一下。”

    “我有手帕。”间宫的话音刚落,浅井便点了点头,然后从自个的怀里抽出一条手帕,递给间宫。

    “谢谢。待会你们记得不要说话,呼吸也要放轻一下,不要让唾沫喷到刀刃上了。”

    因为已经回到旅店内的缘故,所以已不需要再做伪装,在回到房间之前,间宫的鼻梁上就已重新架好了他的眼镜。

    这般叮嘱了牧村3人一句后,间宫先是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然后将他自个的那条手帕叠成四四方方的方形,将其置于唇下,用牙齿咬住。

    用手帕堵住自己的嘴后,间宫才把胁差从鞘中拔出,接着用熟练的手法把用来固定刀柄与刀条的目钉取住。

    随后将刀柄、刀镡、刀条这些部件全部分离出来。

    因为刀镡的尺寸不合的缘故,间宫费了好大一番力气才把刀镡取下。

    将这柄胁差的各个部件分离后,间宫用浅井借给他的那条手帕抓住刀刃底部的刀茎,将这柄胁差的刀条提起,开始认真地上下查看刀条的各个部位。

    武士刀的刀条可以粗略地分成2个部位:下方那套于刀鞘中的刀茎,以及上方的刀刃。

    一些有名的刀匠,会在刀茎那刻下他们的名字。

    只有那种有顶尖实力的刀匠,才有资格在自个所造的刀剑的刀茎处刻下自己的大名。

    所以那种刀茎处刻有刀匠姓名的刀,基本都是绝佳的宝刀。

    而那种刀茎处没刻有刀匠名字的刀,则被统称为“无铭刀”。

    间宫先是看了一眼这胁差刀条的刀茎,确认了这刀茎处没有刻下刀匠的性命后,才开始查看刀刃。

    间宫时而将刀条竖起,时而将刀条打横,将认真的目光扫过刀刃的每个角落。

    间宫这副极其认真的模样,让周围的空气都随之变得严肃了起来。

    将刀条查看完毕后,间宫才将刀镡、刀柄等部件逐一组装回去,将原本零零散散的各种部件重新组装回了一柄完整的胁差。

    “是一柄好刀呢。”收刀归鞘的下一瞬,间宫便将咬在嘴中的手帕取下,微笑着说道。

    用一如往常的温和语气出声的间宫,将周遭的那因他而起的严肃气氛一举打破。

    “刀身弧度较浅,沸点纹紧密,刀身的纹理是细致的互目纹。”

    “技术不够的刀匠,常犯的错误,就是一昧追求坚硬度或是锋利度,使得刀刃的芯铁少而皮铁厚。”

    “导致刀刃空有坚硬度与锋利度,却欠缺了柔韧度。”

    “少了柔韧度的刀是紧绷着的,这种刀跟废刀没什么两样,斩不了几下就会断。”

    “而这柄胁差却没有这种毛病。”

    “柔韧的芯铁够足,刀刃的淬火幅度小。刀刃的柔韧度、坚硬度、锋利度达成了一种很好的平衡。”

    “打造这柄刀的人虽不是什么声名显赫的名匠,但也一定是一名很有经验的老手。”

    “不仅如此,刀刃上还雕有着八重樱的暗纹。”

    “虽然这暗纹的雕刻技术不算高明,但也算是有模有样了。”

    “作为一柄无铭刀来说,这已算是不可多得的良品。”

    “据我目测,这把刀应该能轻松做到一胴切。”

    “让剑术高明的人来斩的话,说不定能勉强做到二胴切。”

    “只可惜这柄刀所用的铁并不是什么上好的铁。”

    “若是使用上好的铁来铸这把刀的话,品质应该能上升不少。”

    “岛田,你买这把刀花了多少钱?”

    “5两。”岛田伸出5根手指。

    “5两吗?”间宫发出低低的惊呼,“那你赚大了呢,岛田。能用5两就买来品质这么不错的刀。”

    “这柄刀美中不足的是——刀镡的尺寸不对。”

    “刀镡小了一些,所以要花很大劲才能把刀镡装上去或取下来。”

    “你之后还是去找间当铺买个和你这刀刃相搭的刀镡吧。”

    “只要换上一个相配的刀镡,就是一柄不错的好刀。”

    说罢,间宫用双手捧着这柄胁差,将其归还给了岛田。

    以一副呆愣的模样收下间宫递还回来的这柄胁差后,岛田已错愕中带着几分惊喜的语气朝间宫说道:

    “间宫前辈,你好厉害!”

    “你刚才鉴刀的动作,以及那些评论都好专业啊,就跟真正的鉴刀师一样!”

    放任何一个对鉴刀稍微有些了解的人来观看间宫刚才的鉴刀动作的话,都能看出间宫刚才鉴刀时所用的那些动作有多么专业。

    在拔刀出来前,先用牙齿咬着些东西,避免自己的唾沫喷到刀刃上。

    在将刀条拿出来鉴赏时,也用手帕抓着刀条,避免自己的手指直接触碰到金属制的刀条。

    间宫把刀条竖起来以及打横来观看时所用的那些动作也都标准至极,都能当作鉴刀时的动作范本来参考。

    对于岛田的这番夸赞,间宫只微微一笑: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和那些真正的鉴刀师相比,我还差得很远呢。”

    “间宫前辈,你这鉴刀的技术,一定又是从哪个地方学来的吧?”岛田的语气中带着几分戏谑。

    尽管说出的是疑问句,但语气倒是肯定句的语气。

    “……嗯。”间宫在沉默了一会后,点了点头,“我这鉴刀的技艺……就是在江户学来的。”

    “是跟江户的某名相当厉害的鉴刀师傅学习的吗?”岛田追问着。

    “……算是吧。那人的主业虽然不是鉴刀,但也的确是一名相当专业的鉴刀师傅。”

    说到这,间宫突然一顿。

    侧耳聆听了一番房外的动静后,间宫笑道:

    “主公回来了。”

    间宫的话音刚落,一旁的牧村也微笑着附和道:

    “嗯,我也听到了。”

    几乎就是在牧村的话音落下的下一瞬,房间的纸拉门便被一把拉开。

    拉开房间门、站在房外的人,正是琳。

    而源一则站在琳的身后。

    琳和源一步入房间后,先是扫视了一遍房内的景象,随后问道:

    “绪方一刀斋和阿町小姐呢?”

    “他们两人还没回来。”间宫回答道。

    “这样啊……”琳一边这般嘟囔着,一边把房门拉上,“嗯?岛田,你手中的那柄胁差是怎么回事?”

    “是我今天从一家当铺内买来的。”岛田答道,“我们刚刚才让间宫前辈鉴赏完这柄刀。”

    岛田将他今日白天时购刀,以及刚才间宫鉴刀这2件事向琳概述了一遍。

    “胜六郎,你运气不错呢。”琳淡淡道,“仅用5两就能买来品质这么不错的刀。”

    尽管琳的脸上已挂有着一丝疲倦,但她还是规规矩矩地跪坐在地上,而不是像牧村他们那样大大咧咧地盘腿坐着。

    “这是我刚才买来的馒头。”

    琳一边说着,一边解下背在背上的那个小包裹,将其放置于榻榻米上后一把解开,露出里面的二十余个仍在向外冒着热气的馒头。

    “我看这馒头闻起来挺香的,所以就买回来了一些。”

    “想吃的人就吃吧。”

    “哦哦!多谢主公!那我就不客气了!”

    众人中最不拘小节的牧村最先抓起馒头啃起来。

    现在时间已不早。

    换算成现代地球的时间单位的话,现在已是深夜22点左右。

    这个时间点,间宫他们也感到稍微有些饿了。

    见牧村已经动手,间宫等人也不再犹豫,向琳道过一声谢后,纷纷拿起馒头开始啃起来。

    望着身前正大快朵颐的间宫等人,琳的嘴角向上勾出一个微不可察的细小弧度。

    “你们今天都有去好好地收集情报吗?”琳随意问道。

    “当然。”嘴里塞满馒头的牧村用含糊不清的声音说道。

    “总之现在就先等绪方一刀斋和阿町小姐回来吧。”琳轻声道,“等他们两个回来了,我们就能把各自收集到的情报共享、整合起来……啊,他们回来了呢。”

    说罢,琳挪转视线,看向身后那紧闭的房门。

    房门外,正响起两道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一道脚步声重些,一道脚步声轻些。

    呼——!

    没有被关上太久的纸拉门被重新拉开。

    “抱歉。”在拉开房门后,绪方便先向房间内的众人道歉着,“我和阿町是不是回来得太晚了?”

    在与瓜生告别、离开吉原后,绪方和阿町便先是回到那间名为“世屋”的茶屋。

    将那条用来包裹装馒头的盒子的风吕敷以及那张字据交还给这间茶屋后,便马不停蹄地赶回了他们所居住的这间旅店。

    那间茶屋的父女本想泡上几杯好茶来答谢好心帮他们送馒头的绪方二人,但被绪方他们给婉拒了。

    “没有的事。”应话的是源一,“我和小琳也只是刚回来不久而已。你们两个快进来吧。”

    ……

    ……

    在绪方和阿町回来后,他们这小小的联盟总算是全员到齐了。

    全员到齐后,众人便立即开始分享、整合他们各自于今天收集到的情报。

    间宫、牧村他们所收集到的关于“御前试合”的情报,和绪方所收集到的完全一致。

    分文试与武试、先进行文试再进行武试、只有文试通过的人才能参加武试、两场比试的头名都能获得100两金的奖赏……这些内容完全一致。

    分享完各自所收集到的关于“御前试合”的情报后,间宫来了个总结性的发言:

    “据目前收集到的这些情报来看,这‘御前试合’就只是幕府所举办的一普通的活动而已。”

    “是一个和我们讨伐不知火里完全无关的活动,我认为我们之后可以将其无视了。”

    间宫的话刚说完,浅井便点了点头,附和道:

    “我同意。”

    琳没有回应间宫的这句总结,而是紧接着问道:

    “那么——除了‘御前试合’之外,你们有没有探听到江户最近是否发生了什么值得一提的大事?”

    琳的话音刚落,间宫等人纷纷摇了摇头。

    “我们问了很多人。”岛田苦笑道,“大家都说最近没什么大事发生。”

    “江户最近非常地和平呢。”牧村接话应和。

    “唯一算得上是大事的事情……”间宫喃喃道,“大概就只有因为幕府要举办‘御前试合’,所以吸引了不少外地的浪人进江户,导致江户的治安变差了许多。”

    “……我和阿町这边也是一样,没有从路人口中探听到最近有发生什么大事。”绪方突然用严肃的语气插话进来,“但是我们两个却在吉原收集到了一个重要的情报。”

    “吉原?”从绪方的口中听到吉原这个名词后,源一的眉头挑了挑,“那可真是巧了呢,我和小琳今晚也去吉原了呢,只不过我们两个没有深入吉原,只在吉原的大门口转了转就离开了。”

    “绪方老兄。”坐在绪方身旁的牧村露出古怪的笑意,“你是为了去探听情报才去的吉原。”

    “还是因为什么别的目的去了吉原,然后在吉原中偶然听到了什么重要情报?”

    在说出“别的目的”这个词汇时,牧村特地加重了语气。

    “少来这套。”绪方轻轻拍了身旁的牧村肩膀一下,“我是因为很正经的理由才去的吉原。”

    与牧村小小的打闹了一番后,绪方换回了严肃的语气。

    “我的这情报和不知火里有关。”

    “不知火里的四天王之一——极太郎每天晚上都会去吉原玩乐。”

    听到绪方的这句话,在场众人的表情立即变得严肃了起来。

    就连刚才开绪方玩笑的牧村此时也不再嬉皮笑脸。

    “绪方一刀斋。”琳正色道,“把这事跟我们详细说说吧。”

    ……

    ……

    从帮人到吉原送馒头,到最后在观看“花魁道中”时偶遇到了极太郎——绪方用尽量简略的语句说清了他和阿町今夜所遭遇的事情。

    在静静听完绪方的阐述后,琳反问道:

    “那个极太郎真的是每天晚上都会在吉原现身吗?”

    “据我刚刚所提及的那位名为瓜生秀的‘吉原里同心’所言——那极太郎的确是每天晚上都会来吉原玩乐。”绪方道。

    “……绪方一刀斋。”自开始分享各自的情报后到现在,一直板着张脸的琳,此时终于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你真的是收集到了不得了的情报啊。”

    “这情报对我们真的是太有用了。”

    “既然知道不知火里四天王中的其中一人每天晚上都会现身于何处,那就好办了!”一旁的岛田陡然说道,“我们去将他暗杀了吧!这样一来,就能大大削弱不知火里的战力……”

    岛田的话刚说完,绪方和琳便异口同声地说道:

    “不行!”*2

    同时被2人否决了自己的提议,岛田露出一副茫然的模样:

    “为什么不行?把那个极太郎杀了不是很好吗?能让不知火里少掉一得力干将。”

    “岛田。”绪方出声道,“你知道我们现在面对葫芦屋,最大的优势是什么吗?”

    “呃……”岛田沉思了一会,“我们比他们要有钱得多?”

    “这只是优势之一。”绪方道,“我们面对不知火里,最大的优势就是‘不知火里在明,我们在暗’。”

    “不知火里的人不知道葫芦屋以及与刽子手一刀斋和他们的一名叛忍结成专门对付他们的同盟。”

    “同时也不知道我们已经来到了江户,已开始着手准备给予他们致命一击。”

    “这就是我们目前面对不知火里所拥有的最大优势。”

    “拥有着这优势的我们,可以慢慢积蓄力量,然后趁不知火里不备,对他们发动雷霆一击。”

    “你若是把身为四天王之一的极太郎给暗杀了,你想想看不知火里的高层会做何反应吧。”

    “他们肯定会提高戒备,严查到底是谁杀了极太郎。”

    “说不定会让不知火里查到我们来江户了。”

    “也就是说我们若是于现在杀了极太郎,那将会打草惊蛇。使得我们失去目前所拥有的这最大优势。”

    “我们到江户这儿来的目的,是让不知火里从此以后再无能力对你们葫芦屋、对我和阿町产生任何威胁。”

    “而不是专程来杀什么四天王的。”

    “不要为了颗芝麻而丢了西瓜。”

    绪方的话刚说完,琳便点了点头:

    “绪方一刀斋刚才说得一点也没错,现在去杀那个极太郎,坏处远远大于好处。”

    听完绪方和琳的话,得知自己刚才似乎提了个很没有远见的愚蠢计划后,岛田满脸愧色地道歉着:

    “抱歉,我刚才说了愚蠢的话。”

    “不用道歉。”琳轻声说,“你刚才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这样很好。”

    简单地安慰了岛田几句后,琳将身子坐直,正色道:

    “我们对不知火里还有许多不了解的地方。”

    “他们现在到底还剩下多少忍者、有多少忍者被外派到外地、在和幕府合作后有没有发生什么新的改变……这些事情,我们统统不了解。”

    “因此,我认为——与其现在去杀了那个极太郎,倒不如去利用那个极太郎。设法从那个极太郎的身上套到一些有用的情报。”

    琳的话刚说完,绪方便咧嘴笑了一下:

    “木下小姐,真是巧了。”绪方道,“你和我想到一块去了,我也是这么想的。”

    “与其现在去杀了极太郎,倒不如先去设法从极太郎身上套取到一些有用的情报。”

    “那问题就来了。”牧村露出无奈的苦笑,“该怎么从那个极太郎身上套取到情报呢?”

    “这倒简单。”绪方淡淡道,“忘记我刚才所说的那极其重要的情报了吗?那个极太郎可是每天晚上都会去吉原。”

    “所以——只要混进吉原内就好。”

    听到绪方的这句话,坐在绪方对面的间宫露出古怪的笑容,然后用半开玩笑的语气反问道:

    “绪方君,你是打算混进吉原里面去做游女吗?”

    “什么?绪方老兄要去做游女吗?”间宫的话音刚落,牧村便立即一脸严肃地接话道,“其实绪方老兄的长相挺眉清目秀的,若是男扮女装去做游女的话,说不定能成为头牌呢。”

    “你们两个是白痴吗?”绪方没好气地说道,“为什么我说‘混进吉原’的时候,你们两个第一个想到的是扮成游女啊?”

    狠狠地吐槽了摆明了就是开他玩笑的间宫和牧村一句后,绪方清了清嗓子,接着正色道:

    “因为涌入江户的人变多,使得吉原的客人也变多了不少,负责管理吉原的四郎兵卫会所人手严重不足,于是决定聘人来填补人手的空缺。”

    意识到绪方此言是何意的琳,挑了挑眉:

    “绪方一刀斋,你的意思是……混进四郎兵卫会所吗?”

    “没错。”

    绪方郑重地点了点头。

    “那个极太郎每天晚上都会到吉原寻欢。”

    “而混进四郎兵卫会所后,将能以更加自如的身份在吉原中的街道、游女屋中穿梭。”

    “只要披着四郎兵卫会所专用的羽织,哪怕是站在同一个地方长达半个时辰,别人也不会觉得你奇怪,只以为你是在站岗而已。”

    “混进四郎兵卫会所,以吉原管理者的身份在吉原穿梭,以此从极太郎的身上探听情报吗……不错的主意。”琳的两只嘴角向上翘起。

    “我也觉得这主意不错。”间宫应和道,“但该派谁去混进四郎兵卫会所呢?”

    “让我去吧。”绪方不假思索地说道。

    “嗯?”间宫微微皱起眉头,“绪方你打算自个担起这任务吗?”

    “混进四郎兵卫会所——这本就是我提议的。”绪方淡淡道,“而且我和那名‘吉原里同心’——瓜生秀相识。”

    “瓜生小姐在四郎兵卫会所的地位不低。”

    “所以让与瓜生小姐相识、说不定能请来瓜生小姐从旁协助的我混进四郎兵卫会所中最为合适。”

    绪方没有把他打算亲自混进吉原中的理由全部说完。

    之所以毛遂自荐,还有一个相当重要的原因——绪方有把握在与极太郎一不小心起冲突时全身而退,或是直接将极太郎反杀。

    当然,绪方没有把这个原因也说出来。

    琳紧盯着绪方好一会后,缓缓道:

    “绪方一刀斋,你若是打算亲自混进四郎兵卫会所的话,我不会拦你。”

    “但在你混进四郎兵卫会所之前,我有必要告诉你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待在江户的这段时间里,你最好尽量减少对‘无我二刀流’的使用。”

    “若是被某些人看到你使用‘无我二刀流’的话,可能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

    *******

    给大家分享一张剧照。

    我将这张剧照发在这段话的“段评”里面。大家直接点开右边即可→

    这张剧照出自大河剧《新选组!》,是该剧里面的深雪太夫的两名秃。

    我看了这么多有花魁登场的古装日剧,就数这剧里面的秃最可爱,最有“花魁候补”的感觉。

    在平常时候,秃们都会留着图片中那样的可爱的黑长直发型,只有在“花魁道中”等重要场合才和挽成发髻。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我的世界之元素之战 太子,太腹黑 重生完美时代 开局八百海贼大军 从笑傲开始的万界主宰 进击的黑月光 冒险者乐园I 饲养全人类 从盗墓到首富 虐渣大佬不好惹 开局继承神魔墓场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总裁老婆不一般 无上之缘 穿越兽世逆袭当团宠 天狱边缘 首辅娇娘 虎啸断云 从苇名城走出的无双剑圣 重活之漫漫人生路 史记小白传 寂寞大神 狼与兄弟 我有一座恐怖美食屋 荣升太后我只想当咸鱼 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 僵祖次元之旅 医妃凰途 枭臣 逍遥小地主 俊俏娘子帅相公 符篆苍穹 谍战精英 异生之寒雨 窥天神测 我在末日世界称王 开挂花钱玩转世界 闻香,是君来 综漫之无尽逃杀 扶摇而歌 不让江山 嫡女锋芒之狂妃 听说世子暗恋我 我的昨日恋歌 黑篮之队友猛如虎 某不科学的漫威科学家 神谕 混元真仙 大清疆臣。 风三娘 踏星 古神的诡异游戏 逆宋 破极成仙 情忘星河 赖上江湖 狐妖之明雅恋 医妃凰途 一代枭雄 冲吖~墨鱼丸 明与理 从长坂坡开始 思锦书 火爆天王 诸天福运 我真的是个内线 墨桑 穿越后我凭读书拯救世界 猎关东 首辅娇娘 召唤仙姬 拯救武侠美眉 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浪 散人的自我修养 中世纪崛起 东黎界 焚戮纪 异界 在百慕大的尽头 仙府 傅医生你红线牵错了 全球格斗 重生之老天我不玩了 剑绝仙古 春秋大领主 中华球王 贩夫全神录 我是刀仙 年长飞 你说的一方海 网游之永生 罪恶心理 极品小村医 冰火魔厨 秦少宠妻公式:你说的都对 幻界星游 都市之超级医生 总裁的秘密恋人 史上 妖神录乱世妖女 农女种田忙 山海八荒录 五位少爷求放过 三哥的拳头 十万界 天骄战纪 十刹阎罗 我的二十四诸天 灵台仙缘 甜萌鲜妻,腹黑总裁约会吧 三国之弃子 朕又不想当皇帝 带个地道系统打鬼子 从黑化后开始神级选择 绝品神眼 网游之萌植暴医 琉璃美人煞 过洞庭 开局一群原始人 夫人,全球都在等你离婚 禁区猎人 暗黑大武侠 太古潜龙传 神秀之主 至尊狱少 从冷宫公主苟成武道至尊 属驴的小子 九星轮回诀 论演员的自我修仙 人在东京抽卡降魔 嫁给死对头后我HE了 穿越女太子 属驴的小子 我的成语大明 火影之 凌天传说 天骄战纪 开局世间无敌 重生一九八四 东宫 全球灾变我为人族守护神 离天大圣 我的师长冯天魁 契尊 首席萌宝废柴妈咪 草庐 属驴的小子 吻火 凰鸣九天:嗜血嫡妃要逆袭 史上 夏已晚 灵台仙缘 末世危机封学长的霸妻 史上第一美男 女尊世界的白莲花 勾魂儿 纯情丫头火辣辣 天使位面 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 满级大佬穿越后被团宠了 三生桃花簪 大明镇海王 校花的贴身高手 回乡小农民 四界柳楚传 我真没针对法爷 迷途的叙事诗 魂裔猎魂者 弃宇宙 一剑独尊 大神你人设崩了 王子传说 都市之我的总裁老婆 东京渣男不需要恋爱 破极成仙 美人在上 雪童话 女尊世界的白莲花 重生女将不好惹 天纵莫敌 网游之天纵巅峰 中华第一帝国 闪婚老公的秘密 从斗罗开始推演诸天国漫 夜之战龙 穿成小寡妇后我乘风破浪 穿成首辅大人的黑月光 我真的是渣男啊 近代战争 开局和郑耀先结拜 十刹阎罗 穿越之庶女当妖娆 农门福妻医倾天下 重生之将门毒后 嫡女不善:楚楚这厢无礼了 因为想秒杀所以全点攻击 龙啸大明 HP魔王改造指南 娇宠无度:团长的重生小娇妻 抗日之兵魂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