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935870.com > 网游小说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 第349章 出发!目标——江户!
    (上一章的倒数第2句话我有一个笔误。

    原句是:

    【现在只要一使用“源之呼吸”,绪方便能自动进入“无我境界”的状态。】

    这句话容易产生歧义,让部分读者以为是一用“源之呼吸”就能进“无我境界”。

    这是我的锅(笑),没有写明白意思,写出了一句容易产生歧义的话。我的错。

    所以我对那句话已进行了更改,更改成了:

    【绪方现在已可以自由进入“无我境界”】

    这句话更准确一些。)

    *******

    绪方做了一个深呼吸,随后将自个的呼吸缓缓地切换为了源之呼吸。

    【叮!使用“源之呼吸”,反射神经临时增加10点】

    【目前反射神经值:19点】

    【专注度获得极大幅度提升】

    目前使用源之呼吸仍能临时提升绪方的反射神经以及专注度。

    但只要稍微改变一下呼吸的节奏与力度……

    将呼吸的节奏与力度改变后——

    【叮!宿主进入“无我境界”!】

    只要将呼吸的节奏与力度改变,便能进入“无我境界”。

    绪方俯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手掌并用力抓握了下双拳,感受着这正源源不断从体内涌出来的这力量,绪方有了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大师级”的源之呼吸,还得先过10分钟左右的时间才能进入“无我境界”。

    用需要先花10分钟左右的准备时间的“无我境界”去对抗不知火里的“夜叉境地”,那绝对是占尽劣势。

    现在将源之呼吸升至“宗师级”后,绪方也算是补上了目前他的“无我境界”的最大的弱点了。

    停止了源之呼吸,将呼吸切换为普通的呼吸后,这原本充盈全身的力量又缓缓退去。

    退出“无我境界”的方式,和以前源之呼吸仍是“大师级”的退出方式一样——只要停止源之呼吸便可。

    退出“无我境界”的状态后,绪方再次打开了自己的个人系统界面。

    这10日来所赚下的那20点技能点,还留余2点。

    这2点到底该用到何处,绪方一直都在思考着。

    现在前往江户在即,绪方也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犹豫了。

    在思忖片刻后,绪方决定将这2点技能点加到自己的体力上。

    若说在已可以自由进入“无我境界”的当下,绪方的这“无我境界”还有什么弱点的话,那应该便是“无我境界”对体力有极大的要求了。

    一旦进入了“无我境界”,便会开始疯狂地消耗体力。直到体力耗竭为止。

    因此提高自己的体力,就等于是拉长自己的“无我境界”使用时长。

    而且他的体力值和其他数值相比,的确是偏低了些,也是时候将它稍微提高一些了。

    ——在体力上加2点。

    绪方心中的话音刚落,熟悉的系统音便立即在他脑海中响起:

    【叮!体力+2】

    【目前体力值:13点】

    【目前剩余技能点:0点】

    完成加点后,绪方从他的床上跳了下来,快步走到房门前,拉开房门,仰起头朝天空看去。

    太阳离最高点还有一段距离——离中午还有一点时间。

    行李已经收拾完毕,一时之间想不到要再干什么的绪方,决定趁着现在还有一点时间,再去找岛田切磋几场,再攒一点经验值。

    将房门关好,绪方快步朝岛田的房间走去。

    走到半途中时,绪方突然偶遇到了某人。

    “浅井。”

    绪方一边呼唤着此人的名字,一边抬手向浅井打着招呼。

    与绪方相向而行的浅井在看到绪方后,也轻轻地点了点头,以示听到,并向绪方举手示意。

    若说对于除了琳和源一之外的葫芦屋全体成员中,绪方和谁最不熟络,那绪方肯定会毫不犹豫地道出浅井的名字。

    他与间宫、牧村二人的交情最长,一起在蝶岛并肩奋战过,还一起从纪伊赶回尾张,所以和这二人——尤其是和牧村最熟络。

    牧村的性格大大咧咧,不拘一格,绪方很喜欢牧村这种性格的人,所以牧村算是整个葫芦屋内,与绪方感情最好的人。

    至于岛田——这10日绪方一直都有在和他一起练剑,岛田帮助绪方获得经验值。

    而绪方在与岛田的比试中,也扮演起了师傅的角色,给予了岛田不少的剑术上的指导。

    在以这种近乎于“师徒”的关系度过10日后,绪方和岛田的关系也变熟络了不少,从原先的点头之交变为了现在的可以很自然地凑在一起闲聊的关系。

    只有和浅井仍是点头之交的关系。

    虽说相处时间算不上特别地长,但绪方还是多多少少看出了一些浅井的性格特点。

    浅井是一个……有些闷骚的人。

    在平常的时候,是一个很文静、很沉默寡言、不怎么说话的人。

    但在某些时候,也会流露出十分积极、多话的一面——比如在之前的那场“XP系统研讨大会”上,浅井就针对女性的后脖颈有多么美好,而发表了一通长篇大论,一本正经地说着自己对女性后脖颈的喜爱。

    因为浅井平时不怎么爱讲话,也几乎从不主动向绪方搭话,所以绪方与浅井之间不算很熟。

    绪方原本只想和浅井简单地打一个招呼,然后就接着去找岛田。

    但没成想在与浅井擦肩而过时,浅井竟突然主动向绪方搭话道:

    “一刀斋,你有见到间宫吗?”

    因没想到浅井竟然会主动向他搭话,所以绪方先是因错愕而稍稍一愣,随后答道:

    “间宫?没有,我没见到。你有急事找间宫吗?”

    “不算什么急事。”浅井道,“只是闲得无聊,打算找间宫下会将棋而已。”

    “又去找间宫下棋吗……你和间宫的感情果然很好呢。”绪方笑了笑。

    这10日下来,绪方见得最多的场景之一,就是浅井拉着间宫下将棋。

    浅井似乎很喜欢下将棋,时不时地就会拉间宫来下棋。

    而他们下棋的地点也很固定——寺庙内某棵大树的树下。

    因为那棵大树是绪方前往那块他与岛田充当练剑场所的那空地的必经之地,所以绪方总能看到他俩在那下棋。

    而据绪方的观察,浅井似乎也和间宫的关系最好。

    对于牧村、岛田、源一他们,浅井一直都一副不冷不热的态度。

    尤其是对待牧村——或许是因为二人的性格不怎么相合的缘故吧,绪方已多次见到二人因为一些小事而爆发争吵。

    虽说二人所爆发这些争吵,都只是小打小闹而已。

    浅井唯独在对待间宫时,展现出了较为热情的一面。

    他不仅在面对间宫时远比面对其他人热情,而且在间宫面前,浅井一直都是恭恭敬敬地讲着敬语。

    在葫芦屋的所有成员中,浅井只对3人使用敬语:琳、源一和间宫。

    绪方的话音刚落,浅井便顿了顿,随后缓缓道:

    “间宫是这里唯一一个会下将棋的人,主公、牧村他们要么不会下将棋,要么就是棋技不堪入目,所以我想下棋就只能找间宫。”

    “所以我不是因为和间宫的关系好才找间宫下棋。”

    “我是因为我只能找间宫下棋,所以我才找间宫下棋。”

    说罢,浅井便不再与绪方多言,与绪方擦肩而过,继续去寻找间宫。

    望着浅井离开的背影,绪方忍不住用无奈的口吻喃喃自语道:

    “能十分自然地邀来下棋,这不就是关系好的证明吗……”

    ……

    ……

    与浅井分别后没多久,绪方便又在半途中偶遇上了牧村。

    “哟,绪方老兄。”牧村主动向绪方打着招呼,“你这是要去哪儿呢?”

    “闲得没事做,去找岛田练会剑而已。你这又是去做什么?”

    “我要去山下的村子一趟。再审一次那个平太郎。”牧村耸了耸肩,“说不定这一次就能从那家伙的嘴中审出些新的东西了。”

    牧村这10日也并不是每天吃喝睡、糊弄过去的。

    牧村这些日子里主要干一项工作:审问那被他们俘虏来的平太郎,看看能否再从他口中问出些什么。

    只可惜——不论牧村怎么审,都没法再从平太郎的口中套出些有价值的情报出来。

    看样子,平太郎应该是已经把所知道的都说出来了。

    但出于以前做京都与力的职业惯性,牧村本能地对平太郎是否已经把所知的一切所吐出一事感到怀疑。

    于是打算赶在动身前往江户之前,对平太郎进行再一次的审问。

    与牧村进行了简单的寒暄后,绪方便与牧村道别,继续笔直地向岛田的房间进发。

    这一次没有再在半途中偶遇到其他人。

    在找上岛田时,岛田刚好收拾完了他的行李。

    见绪方来邀请他趁着现在还有一些时间来练剑,刚好也不知接下来该干什么的岛田欣然同意了绪方的这邀请。

    虽然可供绪方挥霍的自由时间不多,但绪方还是抓紧着时间,使用无我二刀流,与岛田连比4场。

    让自己的个人等级与无我二刀流的经验条分别变为了LV32(2850/4800)与10段(6170/10000)。

    在这4场比试结束后,绪方便因到了吃午饭的时间而不得不停下与岛田的比试。

    今日的午饭,由归来的琳负责制作。

    望着身前规规矩矩的三菜一汁,绪方不禁感到百感交集……

    这10日,绪方几乎每顿都吃大杂锅……

    说实话,早就感觉快吃吐了……

    为了调剂一下口味,这10天来绪方还亲自下厨过,为众人烹制饭食。

    虽然这么说可能有些夸张,但在终于久违地在这葫芦屋的根据地内见到了除了大杂锅之外的料理后,真的让绪方有了种获得救赎的感觉……

    琳的手艺很好。绪方也曾听间宫他们说过——琳的一大爱好就是做饭,所以在有琳坐镇根据地的时候,都是由琳一手操办所有人的饭食。

    迅速吃完久违的丰盛美食后,众人终于开始动身前往江户。

    琳所准备的用于前往江户的船只位于尾张东南部的海岸线处。

    他们葫芦屋的根据地本就位于尾张的东南部,所以前往尾张东南方的海岸线并不需要花上太多的时间。

    众人下午的时候出发,到了翌日的黄昏时分,便见到了大海。

    据琳所说——那艘船是从与她相熟的某家富裕的渔民那买来的。

    这户渔民刚好有一艘可容纳8号人的帆船,于是琳便重金买下了这艘船。

    见到大海后,琳先是领着众人去拜访这户渔民,然后由这户渔民领着他们去海岸线那交付船只。

    ……

    ……

    “这就是我们的船吗?!”阿町一脸激动地望着身前的帆船。

    绪方跟着周围的其他人一起打量着身前这艘停靠在岸边的帆船。

    这艘帆船很大、很新,容纳他们8人绰绰有余。

    绪方打量了几遍身前的这艘帆船后,偏转过头看向身旁一脸激动的阿町。

    “阿町,你好像很开心啊。”

    “嗯!”阿町用力地点了下头,“我还从来没有乘过船出海呢!”

    “巧了。”绪方笑了笑,“我也是。”

    在还没来到江户时代之前,绪方乘过几次快艇。

    这种帆船,绪方还从未乘坐过,一想到自己待会就要乘坐这艘帆船出海后,绪方不禁有些期待了起来。

    琳很快便处理好了接收这艘帆船的所有杂事、琐事,招呼着众人上船、准备出航。

    在众人都站上甲板后,行事风格一向雷厉风行的琳不做任何的犹豫与迟疑,直接小手一挥,下令开船。

    听到琳的这道开船命令后,最先露出错愕之色的人,是岛田。

    岛田望了望四周,随后朝琳急声道:

    “主公!我们没有其他负责协助操船的船员吗?”

    船上只有绪方、阿町、源一、琳、间宫、牧村、浅井、岛田他们8人。

    除了他们8人之外,再无其他人。

    “我们这种小船,哪需要什么船员。”琳没好气地说道,“我们有九郎就够了。”

    ……

    ……

    望着越来越远的海岸,绪方偏转过头,朝正在控帆的间宫说道:

    “你还会操弄这种类型的帆船啊……”

    “我曾经在日向地区学习过这种型号的帆船的驾驶方法。”正全神贯注地摆弄着风帆的间宫头也不回地这般回答道。

    随着对海岸线的逐渐远离,绪方渐渐感到脚下甲板的颠簸感变得越来越强烈了起来。

    虽说这强烈的摇晃感刚出现时,让绪方稍稍有些不适应,但很快就渐渐习惯了这种摇晃感。

    牧村、岛田这2个之前没怎么坐过船的人也是这般,在短暂地不适后也慢慢缓了过来。

    然而……却有人没能缓过来……

    ……

    ……

    出海差不多半个时辰后——

    “哈……哈……哈……唔……!”

    脸色苍白的阿町扶着帆船边缘的木制围栏。

    尽管已经拼命忍住了,但还是没能抵御住这强烈的恶心感,对着波涛汹涌的海面大吐特吐了起来。

    一直守在阿町旁边的绪方,见阿町开始吐了,便立即将身子一侧,用自己的身体挡住阿町,不让其他人看到正在呕吐的阿町的模样。

    在帮阿町挡住其他人的视线的同时,绪方抬手轻抚着阿町的后背,帮阿町顺着气。

    “出船……一点都不好玩……唔……!”哭丧着脸的阿町,其脸上此时已全无之前的那种期待、激动之色……

    “没事的。”绪方在一旁安慰道,“等你吐完后,我扶你到船舱休息吧。”

    出海不过才半个时辰,阿町便因晕船而倒下了……

    不得不说,这已经算是出师不利了……

    一旁的牧村朝仍趴在围栏上大吐特吐的阿町,以及正在照顾阿町的绪方投去无奈的视线后,朝身后的琳说道:

    “主公,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阿町她晕船了……嗯?主公?”

    牧村的问题还没问完,他便陡然听到——他的身后传来相当粗重的呼吸声。

    扭头向后望去,只见正站在他身后的琳,此时正脸色苍白……

    望着脸色苍白的琳,一股不详的预感开始自牧村的心头间浮现。

    不仅仅是牧村浮现出不详的预感。

    在场的其余人包括绪方在内,都发现了琳的这一异样,都和牧村一样浮现出不详的预感……

    “主公……”牧村迟疑道,“你该不会是……”

    “嗯……我好像感冒了……”

    说罢,琳像是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样,单膝跪倒在了地上。

    “主公!”牧村惊叫道,“你也晕船吗?!”

    “哼……”

    脸色苍白的琳发出一声冷哼。

    “我怎么可能会晕船啊……我只是感到头痛、有些恶心想吐而已……我应该只是感冒了而已……哼,海风果然很凉啊……大家记得注意保暖啊,不要像我一样感冒了……”

    “不,你这就只是普通的晕船吧!”牧村没好气地喊道。

    “是感冒。”琳用严肃的语气纠正牧村刚才的语句,“总之……弥八……扶我去休息一下……只要睡一觉,我的这感冒应该很快就能好了……”

    “都说了你这是晕船啊!”牧村再次没好气地喊道。

    “是感冒。”琳再次纠错,“弥八,快扶我去休息……我的这感冒好像越来越重了……唔……好想吐……唔呕……”

    “喂!浅井!岛田!你们两个都过来帮忙!主公她晕船了!我扶主公进船舱休息!你们两个去船舱铺好床铺并将船舱内的木桶拿来!”

    “都说了,是感冒……”琳再次有气无力地纠错……

    出海不过半个时辰的时间,绪方一行人中唯二的两名女性统统因晕船而倒下……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谁把谁当真 西游:我唐僧绝不西天取经 诡缠人 重生之后我被投喂了 修真聊天群 校园狂兵 妖孽,还不显形 剑佣2 户外直播间 苍穹炼狱 笑傲不群 进化游戏零 他来自虚空 地球神域 消魂引 万域剑神 人在大唐已被退学 昆仑有王 魂曜星尘 无限之轮回轨迹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万界之无敌反派 大明孤忠李定国 洪荒历 掌权者 观云记 穿越之再见不如不见 从玉藻前开始东京除妖 北宋假圣人 十里红妆为谁扮 源来真爱在身边 史上第一祖师爷 月华庭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初心不负两生债 全球文明:开局自创西游世界 隐婚老公请指教 卡尔戏三国 魔能星海 叶辰萧初然 热血之青春无悔 愿与卿老卿可知晓 神启者说 重生八零驭夫有道 绝天仙主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边谋爱边侦探 小楼传说 魔渊狱蛇 捡到一只始皇帝 平凡不平凡的世界 宦海风云记 即鹿 爱情没有那么甜 危险关系:一生所爱 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 穿成赘婿文里的极品恶婆婆 全球丧尸:唯独我有避难所 我有好多复活币 花开锦绣 魂帝武神 霍格沃兹之我的老婆叫卢娜 修真聊天群 俊男坊 凤征天下 花都极品主宰 大马士革断喉剑 蜀山大掌教 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 烽火华夏 女神的贴身医王 韶华缘梦录 听说世子暗恋我 修仙狂徒 一品御厨 冲吖~墨鱼丸 极道武学修改器 长命酒师 天元道祖 我家王爷又又又撒娇了 横扫异界之无敌天尊 争霸天下 大奉打更人 甜心宠之墨冷曦暖 星辰变 前夫第九十九次求复合 婚深蚀骨:顾少娇妻如魅 末世 我身上有外挂 综漫之无尽逃杀 全球游戏:开局百亿灵能币 大荒河图 至尊狱少 和亲太子妃的千层马甲 都市神级学生 全球降临:百倍增幅 穿越时空之修仙记 穿越了的学霸 权臣 朕真没想败国啊 状元郎的一品种田妻 吴少的娇妻不好宠 第一战神 末世之开局运气爆棚 手术直播间 七域命神 崇祯大帝国 大清隐龙 炮灰千金强势回归 中国足球黄金一代 诡缠人 中世纪崛起 有一天世界终将改变 仙古神迹 青山下 网游之神级村长 谁把谁当真 龙之门 新宅佳梦 锦衣夜行 觅仙道 鬼医狂妃毒步天下 倾城公主之劫 长宁帝军 承婚 长夜余火 皇帝保重 电影世界成神记 都市之 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问镜 轻狂帝凰:邪皇别挡道 回地球当个普通人 我练武就能横推世界 沦为偏执狂大佬的掌中物 斗破之我的万界门 我在星球种爸爸 非良人 谁的空间 这里有妖怪 交锋 天狱边缘 传奇药农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武矣定传奇 好人日记 夫人她持崽上岗秀翻全场 虎王求生崽 冠冕唐皇 红颜折 一碗挂面 春暖入侯门 联盟之电竞莫扎特 狼心神女 悟道仙机 仙韵传 紫血圣皇 大宋有种 全民剑圣 一剑殇红尘 魔王不必被打倒 剑行九天 影后每天都在上热搜 我的上单是真的菜 我要你 冰火地仙 圣御星魂 冰火魔厨 他来自深渊,引我入地狱 第十年之终于等到你 永夜之帝国双璧 穿成小寡妇后我乘风破浪 仙君我要报恩 我有一群地球玩家 坑爹联萌 守护甜心之杨柳依依 真爱与苦难 我在修仙界当偶像 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 登仙梯记 三生三世碧海生天 轮回剑典 网游:这个剑士有亿点猛 医妃权倾天下 乞丐王 他从星光中走来 乞丐王 我家道尊是神医 神谕 从木叶开始的万能推演 五神传奇 歌叙经年 巫女的时空旅行 傲娇狂妃重生记 重回2000从芯开始 登云台 乌龙魔君 重生末世之修仙 不放手不还手 不逍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