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935870.com > 网游小说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 第341章 【天然理心流】诞生!
    “据那个平太郎所说——在他们受命前来京都执行‘守卫二条城’的任务时,他们只是刚收到幕府‘迁移据点到江户’的要求而已。”

    “具体要迁移到江户的哪儿,即使是他们的首领炎魔那时也不清楚。”

    “因为那时还没定下据点要迁到江户的具体何处,所以他们的首领炎魔跟他们说:执行完任务后,就直接去江户,到了江户后直接去江户的奉行所,江户的南北町奉行会告诉他们不知火里的新据点在具体何处。”

    “……平太郎的这番话可信吗?”阿町沉声道。

    “应该是可信的。”浅井道,“他都已经说出他们不知火里的据点迁移到江户了,没理由再接着隐瞒他们不知火里的具体位置在哪。”

    “他应该是真不知道他们不知火里的新据点在江户的哪儿。”

    “不过不论如何——只需知道他们不知火里的新据点在江户就够了。”

    浅井抬眸,上下打量了绪方数遍。

    “一刀斋,容我冒昧一问——你身上的伤如何了?”

    “好很多了。”

    “可以进行长途移动了吗?”

    “应该没问题。”

    “那好。”浅井轻轻地点了点头后,接着正色道,“我们主公打算在3天之后,就启程离开京都。”

    “先回一趟尾张,在尾张休整一番。”

    “在尾张休整完毕后,走水路前往江户。与不知火里会猎于江户。”

    “所以主公想要确认你现在的身体能否适应之后回尾张的长途跋涉。”

    “我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绪方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我觉得相比起我,你们应该更关心一下牧村啊。”

    绪方换上半开玩笑的语气。

    “我觉得牧村身上的伤看上去比我的还要重啊。”

    “他那家伙没什么长处。”浅井轻笑了几声,“最大的长处应该就只是恢复力惊人了。牧村现在都可以下床随意乱跑了。”

    “那么——一刀斋,3天后启程离开京都,先返尾张,再去江户与不知火里决一死战,你对于主公这样的计划安排有什么建议或疑问吗?”

    绪方没有立即回答浅井的这个问题,而是先偏过头,朝阿町投去询问的目光。

    “阿町,你觉得呢?”

    “我觉得没有问题。”

    “那么——”绪方将目光投回浅井的身上,“你回去转告一声木下小姐吧。我和阿町对她的这计划安排没有任何的意见。”

    “好。”浅井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放在右侧榻榻米上的打刀,缓缓站起身来,“那么——在下就先行告退了。”

    绪方和阿町将浅井送到了门口。

    站在门口处,目送着浅井他那渐渐变小的背影,绪方在心中暗道着:

    ——他们回尾张一趟,大概是为了去接间宫和源一大人吧……

    据绪方所知——间宫和源一并没有来京都,而是留守于尾张的根据地中。

    木下琳已决定和不知火里彻底撕破脸皮、彻底解决掉不知火里这个隐患,甚至不惜拉上绪方和阿町这2个盟友。

    从中也足以看出木下琳“彻底解决不知火里的隐患”的决心。

    既然已决定与不知火里彻底撕破脸皮,那么为了保证胜率,自然会将所有能派出的战力全都派上。

    所以不难推断出——琳他们之所以回葫芦屋一趟,大概就是为了拉上间宫和源一,然后全员出动,一起前往江户。

    在浅井的背影彻底消失后,阿町发出小小的叹息:

    “3天后离开吗……”

    “得跟风魔大人他好好地做道别呢。”绪方在一旁附和着。

    “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启齿呢……”阿町苦笑着,“风魔大人他前些天才刚经历过分别呢……”

    听到阿町的这句话,绪方也抿紧了嘴唇,沉默了起来。

    在10年前,风魔解散了他的风魔之里,让风魔之里彻底成了历史。

    风魔之里解散后,风魔原先麾下的那些部下们也都分道扬镳,各奔东西。

    或许是缘分使然吧,就在前些日,风魔原先的这些老部下一起回来看望风魔了。

    绪方和阿町也得以一睹风魔的这些老部下们的面容,并认识了风魔的这些老部下。

    风魔的那些老部下们回来的那2天,大概是风魔最开心的日子吧。

    在那2天,风魔的脸上一直堆满着笑容。

    那2天应该也是风魔的家最拥挤的时候,在已经有绪方和阿町二人入住的情况下,又入住了风魔的这些老部下们。

    只可惜风魔的这些老部下们来得突然,走得也快。

    毕竟在风魔之里解散后,他们也开始了各自不同的崭新人生,所以他们仅在京都这逗留了2天,陪伴了风魔2天后,便再次像10年前那样各奔东西了。

    也正因如此,阿町才会说出“不知道该怎么启齿”的话。

    毕竟风魔前些天才刚经历过与老部下们的再次分别。

    结果没过几天,绪方和阿町二人也要离开了。

    这让绪方和阿町都不由得感到有些……不忍。

    不知该怎么与风魔道别。

    就在绪方和阿町二人站在大门口,一起思考着之后该怎么与风魔道别时,绪方陡然听到身后响起轻轻的脚步声。

    循声转头向后望去,只见风魔正背着双手,缓步朝他与阿町走来。

    绪方和阿町还没来得及向风魔问好,风魔便抢先一步,直截了当地问道:

    “你们2个快要离开京都了,对吧?”

    “风魔大人,你怎么知道?”阿町面露惊愕,“你刚才偷听了我们和浅井的谈话了吗?”

    “哪需要什么偷听。”风魔笑了笑,“我看你们的表情就看出来了。可别小瞧活了72年的老人家啊。”

    “然后——你们2个在思考如何与我道别,对吧?”

    被风魔戳中心思的绪方和阿町,脸上浮现出淡淡的尴尬。

    “你们不需要想这些多余的东西。”风魔没好气地说道,“只需要跟我说一声‘日后有缘再见’即可。”

    说到这,风魔换上和煦的微笑。

    “离开京都,然后去走你们各自的路吧。”

    “尤其是你,绪方老弟。”

    “绪方老弟,去走一条源一从未走过、可以超越源一的路吧。”

    “超越源一?”绪方的眼中闪过错愕。

    “绪方老弟,我之前也跟你讲过,我与源一是有着数十年交情的老友了。”

    风魔面露回忆之色,抬起右手手指在自己的右脸上一划。

    “我在看到你的第一眼,就发现你和年轻时的源一很像。”

    “我的脸原来长得很像源一吗?”绪方抬起手一边摸着自己的脸,一边用半开玩笑的语气反问道。

    “不,你不是五官长得像源一,你是身上的气势很像源一。”

    “源一在你这个年纪时,也是身上缠绕着冲天剑气,仿佛是要将天上的太阳给捅下来一样。”

    “源一年轻时也总是做出各种就像你之前进攻二条城那样的乱来的事情,所以得罪了不少的人。”

    “但不论源一捅出多大的篓子,他总能全身而退,并越变越强,一步一步地登上了目前剑道的最巅峰。”

    风魔缓步走到了绪方的身前,抬起手拍了拍绪方的肩膀。

    “我期待着你日后所成就之事!”

    “努力向前吧,绪方老弟。”

    “……嗯。”绪方微笑着点了点头,“我会尽我所能。”

    “不过也别对我有太多的期待啊。”

    绪方耸了耸肩,换上开玩笑的口吻这般补充着。

    ……

    ……

    3天后——

    “阿町小姐……”岛田将阿町脚边的一个大麻袋抱上车厢后,咂舌着,“你怎么有这么多行李啊……这些是什么啊?是您的衣服吗?”

    “如果我的衣服能装满这么多的麻袋就好咯。”阿町一边将脚边的另一个满满当当的大麻袋放进车厢中,一边笑道,“我的这些行李可不得了哦。”

    “这一袋是火药,这一袋是一些铁器……”

    阿町的话还没说完,岛田便一脸错愕地打断道:

    “阿町小姐,这一大袋东西全是火药?”

    “没错。”

    “你准备这么多火药做什么?”

    “当然是拿来做武器了,要不然拿来做烟花吗?”

    在绪方于风魔的家中静养的这段事件,阿町也并不是除了照顾绪方之外就一直无所事事。

    于阿町的请求下,风魔动用了一些自己在京都中的一些人脉,帮助阿町购置了一些火药与铁器。

    据阿町所说——她打算补充一波素樱和霞凪专用的子弹。

    在那漫长的一夜中,素樱和霞凪专用的子弹消耗了不少。

    绪方更是差不多将阿町交给他的子弹给差不多打光了。

    现在正被阿町一包接一包抱到马车上的那些大麻袋,里面所装着的那些东西,便是风魔帮助阿町在京都内所购得的那些火药、铁器、以及一些绪方叫不出名字的工具。

    除了用来制作素樱和霞凪专用的工具之外,阿町似乎还打算拿这些火药、铁器来制作别的什么东西。

    但不论绪方怎么询问阿町除了打算拿这些铁器和火药来制作素樱和霞凪专用的子弹外,还打算做什么东西,阿町对此都讳莫如深,说是保密,等做好了再告诉绪方。

    此时此刻,2辆马车停靠在风魔的宅邸门前。

    这2辆马车都是琳他们的马车。

    据浅井所说,这是他们从京都的熟人那临时购置来的马匹与车厢。

    之所以停靠在风魔的宅邸门前,自然是来接绪方和阿町二人。

    阿町正一包接一包地将她的那堆火药和铁器抱到车厢上。

    岛田帮助阿町将她的这堆东西搬上车。

    浅井站在琳的旁边,随同着琳一起向风魔做道别。

    向风魔做道别的人,还有绪方。

    “风魔大人。”绪方朝风魔行了一记毕恭毕敬的鞠躬礼,“感谢你这些天对我们的照顾。”

    “嗯。”风魔平静地笑着,“一路顺风。”

    向风魔道别完后,绪方将视线转到站在风魔身旁的近藤。

    近藤也算是运气好。

    他今日又提着一些补品上门。

    然后恰好碰上了已经准备离开的绪方。

    近藤现在的脸色非常地复杂。

    “师傅……祝你武运昌隆。”

    近藤的脸上此时布满了难过与不舍。

    望着满脸难过与不舍得近藤,绪方的脸上也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淡淡的无奈。

    他这段时间,也习惯了近藤时不时的上门看望与上门请教。

    若说对近藤这位热情、有些憨厚的青年没什么感情的话,那肯定是假的。

    现在要与近藤做道别了,绪方也不禁感到有些不舍了起来。

    “师傅……”

    就在这时,微低着头的近藤,低声道。

    “我可以……再请教你……可能是最后一个剑术上的问题吗?”

    “你问吧。”绪方轻轻地点了下头。

    “师傅,我到底该怎么修行、往哪个方向修行,才能达到你这样的强度呢?”

    近藤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急躁,朝绪方问出了这个他在认识绪方后,便一直想向绪方问出的问题。

    “……你很想变得像我一样强吗?”绪方问。

    “嗯。”近藤点了点头,“做梦都想……”

    绪方沉默半晌,随后朝身前的近藤缓缓道:

    “近藤,论剑术水平,你已不算低。”

    “在剑术上,我其实也已经没有什么能教你的东西了。”

    “你接下来该做的,是去走自己的路。”

    绪方缓缓抬起右手,将食指指尖抵在了近藤的胸膛上。

    “不要急躁。”

    “顺从自然。”

    “一步一个脚印,扎扎实实地往前走。”

    “以一颗平和的心来追赶我吧,近藤。”

    绪方的脸上缓缓浮现出一抹淡淡笑意。

    “我会在前面静静地等待着你前来与我相伴同行。”

    近藤静静地聆听着绪方刚才的这番话。

    待绪方的这番话的话音落下后,近藤用只有自己才能听清的音量低声嘟囔着:

    “不要急躁,顺从自然……以一颗平和的心来追赶……”

    随着近藤一遍接一遍地呢喃着绪方刚才跟他说出的字句,近藤的双眼渐渐焕发出夺目的光彩。

    “嗯!”近藤用力地点了下头,“师傅,我明白了!”

    ……

    ……

    琳他们临时购置来的这2辆马车的乘客并不仅仅只有琳一行人还有绪方、阿町二人而已。

    这2辆马车上的乘客还有那个玄仁,以及那个这段时间内遭到了非人审问的平太郎。

    这段时间内不间断地经受着琳一行人的非人审问的平太郎虽然没有死,但也是一副只剩半口气的模样了。

    因为琳认为说不定还能从平太郎的口中撬出些什么有用的关于不知火里的情报,于是打算将平太郎也一并带回尾张。

    至于玄仁——他是自个主动要求跟着琳一起回尾张的。

    之前,玄仁便是因为涉嫌医死人,而被投入大狱中。

    据玄仁所说——他就是被冤枉的。

    他所医治的那个人,本来就是得了绝症、离一命呜呼不远了。

    他是受他的家人们所托,才决定冒险一搏,尝试一下能否将此人救活。

    没成想在医治失败后,这名可怜的病患的家属们便一口咬定是玄仁医死了人。

    这伙人在京都还算有权有势,所以京都府的官差们没做多余的调查,就把玄仁投入了大狱中。

    虽然现在在琳等人的帮助下,玄仁成功从狱中逃出,但他也没法再在京都内待下去了。

    若是让那伙冤枉玄仁的人知道玄仁出狱了,鬼知道他们又会对玄仁做出些什么。

    玄仁唯一的亲人,也就他的师傅和师兄而已。

    唯一的容身之所,就是京都。

    在京都已不能待的现况下,为了自己的小命,玄仁决定抱紧琳的大腿、想跟着琳一起前往尾张。

    琳的葫芦屋的根据地位于一座大山中。大山的山脚下有着一个小小的农村。

    这农村的村民都算是葫芦屋的人,专门负责警戒外人靠近葫芦屋的根据地。这村子算是葫芦屋的前哨阵地。

    这村子恰好缺乏医术高明的医生,见玄仁既然想要跟她去尾张,琳便也十分痛快地点头同意了。

    在琳同意带他去尾张后,在琳的允许下,玄仁偷偷地回了一趟那自他师傅师兄前往虾夷地、他本人入狱后,便处于荒废状态的家,在家里面留了一封给他师傅和师兄的信。

    虽说自他的师傅和师兄前往虾夷地后,便杳无音讯至今,但指不定就会在未来的哪一天回来了。

    所以玄仁留了一封信给他的师傅和师兄,告知师傅与师兄他平安,只不过去了尾张继续讨生活而已。

    玄仁回家留这封信时,琳让浅井全程跟着玄仁,在保护玄仁的同时,也检查玄仁的信里面所写的内容是否有什么问题。

    在浅井的检查下,玄仁在家中所留的这封信没有任何的问题,就只是一封普普通通的给自己家人报平安、告知家人们自己现在正身处何地的信。

    于琳的同意下,玄仁得以在信中写明自己去了尾张什么地方的什么名字的村子。方便日后他的师傅和师兄回京都看到这封信后,可以到尾张来找他。

    这也算是琳的小心思——如果玄仁的师傅和师兄之后回京都并且来尾张找玄仁了,那倒也省得他们日后再费功夫去广阔的虾夷地找这俩人了。

    玄仁、平太郎、浅井以及琳一行人与绪方二人的行李坐同一车。

    绪方、阿町、琳、岛田坐另外一车。

    在绪方向风魔和近藤道完别后,便轮到了琳向风魔道着别。

    绪方转身进到了车厢中后,便面带疑惑地朝岛田问道:

    “岛田,牧村呢?”

    “牧村前辈他说他要去和他于京都中某位故人告别。”岛田答道,“所以我们待会还要去接他。”

    琳跟风魔的道别很快。

    向风魔说了几声“日后再见”、“多保重”之类的话语,并轻轻地拥抱了风魔一下后,琳便转身登上了马车。

    让绪方和阿町二人感到意外的是——分别负责驾驶这2辆马车的人,竟然是浅井以及琳本人。

    “木下小姐。”阿町朝琳问道,“你竟然还会驾驶马车啊。”

    “你可别把我当成那种盐糖不分的大小姐啊。”

    “话说——”绪方此时出声道,“你们有办法把我安全地带出京都吗?”

    绪方一边说着,一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苦笑着。

    “据我所知——我现在可是京都的‘大名人’啊。”

    “关于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琳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我们早就准备好相应的手段,保证能安全地将你带出京都。好了,闲话少说!都坐稳了!”

    说罢,琳一扬手中的马缰,驱使着身前的驮马拉动着屁股下的车厢辚辚向前驶去。

    在琳驱动着马车向前驶去后,浅井也开始驱动着他所负责的那辆马车。

    “对了,木下小姐。在离开京都后,可以先去一个地方吗?”绪方突然道。

    “去哪里?”琳问。

    “我猛地想起——我还有一匹马寄放在京都郊外的某个村子里呢。”

    ……

    ……

    风魔和近藤站在原地,遥望着正逐渐从他们的视野范围内远离、越变越远的这2辆马车。

    直到这2辆马车快要消失后,近藤突然冷不丁地突然朝身旁地风魔说道:

    “小太郎大人……我已经想好要给我自创的剑术流派取什么名字了。”

    “嗯?什么自创剑术?”

    “我以香取神道流为基础自创了一个新的剑术流派,但我一直没想好要给我的这自创剑术取什么名字。”

    “而我现在想好了。”

    “哦?什么名字?”风魔追问道。

    近藤偏转过头,看向身旁的风魔,随后一字一顿、铿锵有力地说:

    “天然理心流!”

    ……

    ……

    此时此刻——

    京都,某条普通的街道,某座茶屋。

    这座茶屋外面的长凳上,并排坐着2人。

    一名正抓着根糯米团子在那啃着的中年人,以及一名身材极其魁梧壮硕的青年。

    中年人一边咀嚼着口中的糯米团子,一边用随意的口吻说着:

    “这样啊……牧村君你要再次离开京都了吗……”

    “嗯。”坐在这名中年人旁边的青年点了点头,“我待会就离开。特意来找你,就是为了来跟你道个别。”

    “准备下次什么时候回京都?”中年人反问道。

    “不知道。”青年不假思索地应道,“总之——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应该都不会回京都了。”

    “那么——我在此就祝你武运昌隆了。”

    “谢谢。”青年笑道。

    这名中年人正是有着浮世绘画师、刺青师这双重身份,有着“极乐斋”这一称号的近乐。

    而这名青年自然而然便是牧村。

    牧村跟岛田他们所说的需要专程前去道别的京都故人,便是近乐。

    将手中那已经没有糯米团子的竹签随意地扔到一边后,近乐轻声道:

    “国枝顺六的尸体,我已经帮你安葬在了位于京都西北部的广园寺中了。”

    “感激不尽。”

    “我有一点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把国枝君的尸体安葬在广园寺中?”

    “因为……有一位名叫阿淀的姑娘,就长眠在广园寺中。”

    “阿淀……”近乐的眼中闪过回忆之色,“国枝君的妻子吗……原来如此。”

    说罢,近乐深吸了一口气,望向前方人来人往的街道。

    “感觉这副画面有些似曾相识呢。”近乐的脸上闪过意味深长的笑意,“和2年前一模一样呢。”

    “是啊……”牧村的嘴角此时也微微翘起,“说是巧合的话……这似乎也太巧了些啊。”

    2年前,因对武士失望透顶、决定不再做什么京都的与力的牧村,在离开京都之前,也只跟近乐一人做专门的道别。

    也是这样坐在茶屋外的长凳上。

    近乐眼中的追忆之色此时渐渐浓郁了起来。

    “牧村君。2年前你来跟我做道别时,跟我说:我看走眼了,我不应该在你背上纹上赤龙。”

    “你说你只不过是个发现自己的幻想和现实不匹后,为了逃避这份失望而落荒而逃的普通人,配不上我纹给你的赤龙。”

    “我2年前还曾经说过这样的话吗……”牧村露出苦笑。

    “你应该也记得的吧?自己曾经说过的话。”近乐朝牧村投去戏谑的目光。

    “哈哈,只能算是隐约还记得吧。”

    “我当时在听到你的这番话,跟你说:我是不可能看走眼了。”近乐将视线重新转到身前那人来人往的街道上,“但那时的你似乎对我的话不以为然呢。”

    “我其实现在仍旧不以为然。”牧村冷不丁地补充道。

    近乐发出几声低低的笑声。

    “牧村君,你知道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而给国枝君纹上黑龙,而给你纹上赤龙吗?”

    “国枝君他的性格很偏激。”

    “若是走在正道上,他是一名极靠得住的伟男子。”

    “但若是走上了错误的歪路,就会变成一个很可怕的男人。”

    “同时他也是一个极有胆魄和手段的人。”

    “他若是生在战国乱世,就以他的胆魄和手段,只怕极有可能成为像丰臣秀吉那样的一代枭雄。”

    “所以我在他的背上纹上了象征着‘拥有极大破坏力’的黑龙。”

    “而你虽然和国枝君亲如兄弟,但你的性格却和国枝完全不同。”

    “你有着一颗百折不挠的心。”

    “不论发生了什么,你都不会改变、不会忘记自己的初心。”

    “这种力量,是非常可怕且珍贵的力量。”

    “这世上没几人能像你这样。”

    “所以我在你的背上纹上了象征着‘折而不挠,初心不改’的赤龙。”

    “我不可能看走眼的。”

    “现在看来——果真如此啊。”

    说到这,近乐将双手抱胸,一边微笑着,一边朝牧村抛去了一个像是意有所指的问题:

    “牧村君,我问你:你费了那么老大劲,救了京都的这么多人,到头来全京都的百姓们都不知道你这号人物,而你自己也没有拿到什么报酬,要名没名,要利没利,你难道不会觉得很不甘心或是很不开心吗?”

    对于近乐抛来的这个问题,牧村只微微一笑。

    只这么笑着,也不做任何的回答。

    在这般微笑着,沉默了一会后,牧村缓缓站起了身。

    “时间差不多了。近乐大人,我该走了。我的同伴们现在应该都在等着我了。”

    “嗯。”近乐拿起旁边的茶杯,喝了一口杯中的茶水,“牧村君,祝你武运昌隆。若是有空再回京都的话,欢迎随时再来找我。我可以免费给你背上的纹身补色哦。”

    “嗯。”牧村轻轻地点了点头,“近乐大人,我也祝你的生意兴隆。画越卖越好。”

    说罢,牧村不再做任何犹豫与迟疑地走上了人来人往的街道。

    缓步离开刚才与近乐谈话的茶屋,直到彻底见不到近乐的身影后,牧村突然停下了脚步。

    牧村就这么站在了街道的中央,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在他的右手边,是一家主要卖女性和服的和服店。

    这家和服店的店主似乎还颇有商业头脑。

    这家和服店的店主在店门口设置了一个真人模特——一名正值妙龄的女子穿着一件以红色为主色调的和服,张开着双臂、时不时地转动着身体,让过往的路人们看清她身上的这件和服,以及让路人们看清这件和服穿在身上后是什么效果。

    只不知这名负责充当模特的人是店主专门雇来的,还是店主的家人。

    几名女孩成功被这名模特身上的和服给吸引,围着这名模特转、不断上下打量着这名模特身上的衣服,并时不时地发出着惊呼。

    当然,这名模特不仅吸引来了女性,也吸引来了男性——几名年龄不一的男性也在盯着这名长得还算好看的模特看。

    虽然已经极力掩藏、但还是有淡淡的色咪咪的光芒从眼瞳中漏出。

    牧村的左手边,是一家杂货店。

    这家杂货店的门口插着一杆大旗,旗帜上写着一行大大的字——内有南蛮货。

    能消费得起西方诸国的商品的人,一般都识字。

    而能有渠道购进这些西方商品的店家,也不会是什么普通的店家。

    这家杂货店的装潢极其漂亮,属于那种能让家境不佳的人望而却步、觉得自己不够资格入内的店铺。

    在牧村将注意力转到这家杂货店上后,刚好看到一名武士打扮的人从这间杂货店内出来。

    这名武士满脸笑意,手上抓着2颗漂亮的玻璃珠——想必是打算将这2颗玻璃珠当作礼物送给谁吧。

    漂亮的玻璃珠在这个时代,是非常适合用来充作礼物送人的良品。

    周围的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地普通。

    京都的大家都在做着各自的事情,都在过着一如往常的普通的生活。

    望着周围的这普通至极的景象,牧村的脸上先是露出怀念的面容,随后变为了平静的微笑。

    今日是个大晴天。

    京都今天的天空湛蓝无比,艳阳高照。

    他微笑着转身离开,重新跻身入街道的人流中,朝街道的尽头缓步走去。

    只留下了一个高大的背影。

    *******

    第5卷《京都夏之阵》——终!

    刽子手与龙于京都的传说——落幕!

    *******

    请期待第6卷《江户城御前试合》!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开挂花钱玩转世界 闻香,是君来 综漫之无尽逃杀 扶摇而歌 不让江山 嫡女锋芒之狂妃 听说世子暗恋我 我的昨日恋歌 黑篮之队友猛如虎 某不科学的漫威科学家 神谕 混元真仙 大清疆臣。 风三娘 踏星 古神的诡异游戏 逆宋 破极成仙 情忘星河 赖上江湖 狐妖之明雅恋 医妃凰途 一代枭雄 冲吖~墨鱼丸 明与理 从长坂坡开始 思锦书 火爆天王 诸天福运 我真的是个内线 墨桑 穿越后我凭读书拯救世界 猎关东 首辅娇娘 召唤仙姬 拯救武侠美眉 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浪 散人的自我修养 中世纪崛起 东黎界 焚戮纪 异界 在百慕大的尽头 仙府 傅医生你红线牵错了 全球格斗 重生之老天我不玩了 剑绝仙古 春秋大领主 中华球王 贩夫全神录 我是刀仙 年长飞 你说的一方海 网游之永生 罪恶心理 极品小村医 冰火魔厨 秦少宠妻公式:你说的都对 幻界星游 都市之超级医生 总裁的秘密恋人 史上 妖神录乱世妖女 农女种田忙 山海八荒录 五位少爷求放过 三哥的拳头 十万界 天骄战纪 十刹阎罗 我的二十四诸天 灵台仙缘 甜萌鲜妻,腹黑总裁约会吧 三国之弃子 朕又不想当皇帝 带个地道系统打鬼子 从黑化后开始神级选择 绝品神眼 网游之萌植暴医 琉璃美人煞 过洞庭 开局一群原始人 夫人,全球都在等你离婚 禁区猎人 暗黑大武侠 太古潜龙传 神秀之主 至尊狱少 从冷宫公主苟成武道至尊 属驴的小子 九星轮回诀 论演员的自我修仙 人在东京抽卡降魔 嫁给死对头后我HE了 穿越女太子 属驴的小子 我的成语大明 火影之 凌天传说 天骄战纪 开局世间无敌 重生一九八四 东宫 全球灾变我为人族守护神 离天大圣 我的师长冯天魁 契尊 首席萌宝废柴妈咪 草庐 属驴的小子 吻火 凰鸣九天:嗜血嫡妃要逆袭 史上 夏已晚 灵台仙缘 末世危机封学长的霸妻 史上第一美男 女尊世界的白莲花 勾魂儿 纯情丫头火辣辣 天使位面 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 满级大佬穿越后被团宠了 三生桃花簪 大明镇海王 校花的贴身高手 回乡小农民 四界柳楚传 我真没针对法爷 迷途的叙事诗 魂裔猎魂者 弃宇宙 一剑独尊 大神你人设崩了 王子传说 都市之我的总裁老婆 东京渣男不需要恋爱 破极成仙 美人在上 雪童话 女尊世界的白莲花 重生女将不好惹 天纵莫敌 网游之天纵巅峰 中华第一帝国 闪婚老公的秘密 从斗罗开始推演诸天国漫 夜之战龙 穿成小寡妇后我乘风破浪 穿成首辅大人的黑月光 我真的是渣男啊 近代战争 开局和郑耀先结拜 十刹阎罗 穿越之庶女当妖娆 农门福妻医倾天下 重生之将门毒后 嫡女不善:楚楚这厢无礼了 因为想秒杀所以全点攻击 龙啸大明 HP魔王改造指南 娇宠无度:团长的重生小娇妻 抗日之兵魂传说 我穿成了小说昏君大反派 我在东京签到打卡 征踏仙途 天骄战纪 重生香江之大亨成长 诱婚试爱:总裁老公太会撩 无限之军事基地 日月同辉 进击的黑月光 死灵神话 你玩过联盟么 艳客劫 庆余年 神医魔后 探墓诡闻 一品龙妃 重生狂妃她又强又飒 因为想秒杀所以全点攻击 万古第一武神 被照美冥挖了出来 日常系美剧 天眼 从巨人开始的无限 天一剑雪 因为想秒杀所以全点攻击 近代战争 大魏宫廷 我修仙有属性板 北宋闲王 嫁给爱情 末世恋爱法则 玉懒仙 神话版三国 夫人,全球都在等你离婚 诸天探索者 重生之悍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