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935870.com > 网游小说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 第330章 其名为:无我境界!!【今天还是3万字更新】
    【强烈建议你在观看本章时,播放土桥善太所作的歌曲《Trouble Shooting Star》,你将体会到全新的观看体验。这首曲子网易云音乐和QQ音乐都有。只不过QQ音乐那显示的感受是“日本群星”】

    *******

    幸太郎不知道这近百名闯进二条城的武士们都是来干什么的。

    但他知道——这些人的目标似乎是绪方一刀斋。

    既然目标同为绪方一刀斋,那么这些人就是盟友,幸太郎决定暂时配合这些人,一起拿下绪方一刀斋。

    然而从战斗开始至今,一直站在远处观战的幸太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幸太郎仿佛看到了三头六臂的阿修罗在那肆虐……

    脸色沉重地从怀中摸出了一个黑色的布囊。

    从布囊的形状上不难看出——这个黑色布囊中装着一个如成人拇指般大的圆形物体。

    望着手中的这个布囊,幸太郎的脸色变得更沉重了些。

    ……

    ……

    绪方振奋精神,将双手中的大释天与大自在舞了个寒光四射。

    周围的十数号武士与忍者,竟无人能近。

    时不时地会有名武士或是忍者惨叫一声,然后从人群中飞出最后重重跌在地上。

    绪方知道攻打二条城意味着什么。

    绪方也知道在今夜攻打二条城意味着什么。

    攻打二条城与强杀松平源内乃两件性质完全不同的事情。

    松平源内只不过是一弹丸小藩的藩主。

    而二条城乃幕府于京都的权力象征。

    二百余年来,仅在战国时代受过一次明智光秀的进攻。

    自德川家康开幕以来,从未有人有那个胆量来践踏这象征幕府权威的巍峨城池。

    自今夜之后,即使绪方有幸生还,也会遭到幕府不死不休、烈度远胜以往的追杀。

    不仅会遭到幕府的追杀,也会遭到不知火里的追杀。

    在不知火里负责保护二条城的今夜进攻二条城,等于是完全不给他们不知火里留脸面。

    与日本最强的武装势力,以及日本最强的忍者势力同时结下不死不休的梁子——正常人只怕是光是想一想,就害怕地双腿打颤。

    绪方知道像幕府、不知火里这样的庞大势力不容许他人践踏他们的尊严。

    但幕府和不知火里会不会知道——在他们眼中脆弱如蝼蚁的人也同样不容许他人践踏他们的尊严。

    不容许他人夺走自己所珍惜的东西。

    阿町那孤苦无助、恐惧得瑟瑟发抖的模样,绪方仍历历在目。

    阿町那带着哭腔、泫然欲泣的发颤的嗓音,绪方仍言犹在耳。

    已不想再做任何的隐忍。

    已不想再看到阿町她那楚楚可怜的模样。

    就于现在!

    就在此地!

    打它个地覆天翻!!

    ……

    ……

    “一刀斋!去死吧!!”

    “你这值钱的首级我拿走了!!”

    站在绪方左右两边的武士挥刀朝绪方劈来。

    刀刃上所裹挟的强悍威能,仿佛要将绪方、及绪方脚下的地面劈成两半。

    除了不知火里的忍者、“掘墓人”的成员之外,似乎还有不少看上绪方那颗值钱的脑袋而随之冲进二条城的赏金猎人。

    刚刚升级至“大师级”的“刃反”于此时大放异彩。

    不论从何处劈来的刀,绪方手中的大释天与大自在都能精准地以最小的力道将其给架住并弹回。

    用垫步闪开左边那人的斩击,用大自在架开右边那人的刀,用大释天将前方的敌人砍倒。

    二条城的天守阁已化为修罗战场。

    不断有人倒下。

    然后又有候在楼下的人上楼填补空缺。

    这些家伙手中所拿的武器也各式各样,并不全是手握刀剑。

    “你的项上人头归我所有了!!”

    发出这声怒喊的人,是一名使枪的壮汉。

    这名壮汉所使用的枪还不是一般的枪,其枪杆是金属制的。

    论攻击距离,这名壮汉远在绪方之上。

    但在蝶岛上,与“妖僧”的那一战,早已让绪方积累了丰富至极的迎击“手持长兵器”的敌人的惊讶。

    绪方将大释天一横,用自己的刀刃封住了这名壮汉刺来的长枪枪尖。

    “什么?!”这名壮汉一脸错愕。

    在这名壮汉还在错愕时,绪方已经一转手中的大释天,让刀刃紧贴着其长枪的枪杆、滑向这名壮汉的胸膛,刀刃在这金属制的枪杆上划出一连串火花。

    这种以一敌众的战斗,绪方早就打多了。

    不。

    倒不如说——从去年5月份来到这江户时代到现在,绪方所打的每一场战斗,几乎都是以一敌众。

    无我二刀流本就是擅长以一打多的剑术流派。

    丰富的战斗经验再加上无我二刀流,让绪方并没有败给这些水平参差不齐的敌人的道理。

    源之呼吸——早已开启。

    在源之呼吸的帮助下,绪方专心致志地弹开或闪开从四面八方来袭的攻击,并将身前的每一名敌人打倒。

    在被动地反击身侧每名敌人的同时,绪方也时不时地主动发起进攻。

    在绪方的前方,有15名名敌人排成一条弯弯曲曲的长队,宛如一条臃肿的长蛇一般。

    组成这条臃肿“长蛇”的敌人中有赏金猎人、有不知火里的忍者、有“掘墓人”的成员。

    这15人应该没有料到绪方竟然会主动朝他们攻来

    绪方提着双刀,直接朝他们迎面杀去。

    绪方挥舞着双刀,将无我二刀流的流转施展到极致。

    双刀挥舞出来的刀光,罩向他身前的每一名敌人。

    挥出去的每一道斩击,都能极其精准地恰好命中每一名敌人的要害。

    转瞬之间,这15名敌人统统被敌人砍倒。

    也不知是谁,不慎碰到了位于天守阁角落的蜡烛。

    天守阁为全木结构。

    跌落在地的蜡烛,其四溅而开的烛火将众人脚下的地面点燃。

    从地面蔓延开的火苗攀上旁边的墙壁。

    “着火了!着火了!”

    “快走!这地方着火了!别再跟那疯子打了!”

    突然窜起,并迅速扩展开来的火苗,让在场的许多人皆面露惊慌。

    然而绪方却神色不变。

    仍旧专心致志地迎击着身前的每名敌人。

    赏金猎人本就只是一帮为钱办事的人。

    那种为了钱,不惜赌上性命的人终究只是少数。

    所以最先士气崩溃、四散而逃的人,便是那些还能动的赏金猎人们。

    他们四散着、崩逃着。

    有些赏金猎人为了让自己能跑得更快一些,甚至将自己手中的武器给扔掉。

    接下来士气崩溃的,是“掘墓人”。

    “掘墓人”的数量虽多,近百号人,但他们的水平也和赏金猎人们一样,参差不齐。

    他们从鹤弦那收到的任务是“尽可能生擒绪方”。

    然而——那个鹤弦在领着他们来到二条城后,就不知踪影了。

    身为他们的临时首领的鹤弦竟不在现场,这让“掘墓人”的士气跌落地更快。

    刚开战时,他们斗志昂扬。

    人数剩下70人时,他们开始发觉不对。

    人数低于60时,他们发现自己身前的这敌人是怪物。

    人数低于40时,终于有人的战斗意志和士气开始崩溃。

    他们并不是什么百折不挠的精锐部队。

    在6成以上的同伴被绪方砍倒在地后,剩余的人的斗志与士气终于全线崩盘,不敢再硬撼绪方的刀锋。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能撑到6成以上的人被砍倒后才四散奔逃,已经算是挺了不起的了。

    唯有不知火里的忍者们还留在现场与绪方进行着不死不休的对抗。

    只可惜——不知火里的忍者们的数量实在太少了。

    此时此刻,仅剩包括幸太郎在内的5名忍者还能好好站着。

    地面已经铺满了尸体,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不论是绪方还是幸太郎等人,都只能踩在这层层尸体上战斗。

    幸太郎一直没有上前与绪方战斗,一直站得远远的,观察着绪方的战斗方式与战斗风格。

    而幸太郎也因此越看脸色越白。

    “……白太郎,刃太郎。”

    幸太郎突然朝分别站在其左右两旁的两名忍者轻声道。

    除了幸太郎之外的这4名还活着的忍者中,其中2人为中忍正在跟绪方缠斗,另外2人则都为上忍分别站在幸太郎身侧。

    “设法帮我拖住绪方一刀斋。”

    说罢,幸太郎再次将那个黑色布囊掏出。

    望着幸太郎手中的这黑色布囊,白太郎与刃太郎的瞳孔猛地一缩。

    “幸太郎大人!”白太郎满脸错愕,“你打算进入‘夜叉境地’吗?”

    “在常态下,我不是现在的绪方一刀斋的对手。”虽然不愿承认,但幸太郎还是咬紧了牙关,说出了事实。

    “总之——帮我拖住绪方一刀斋,替我争取时间!”

    说罢,幸太郎不假思索地扯开手中的布囊,将布囊中的一颗黑色药丸塞入嘴中并吞入,随后盘膝坐在地上。

    在黑色药丸入腹的下一刻,痛苦之色立即攀上的幸太郎的脸,原本自然搭放在双腿上的双手猛地攥紧。

    白太郎和刃太郎对视了一眼,然后郑重地点了下头,随后掏出了各自的武器,朝绪方杀去。

    此时,绪方刚好将那2名与他缠斗的中忍斩倒。

    见又有不知火里的忍者杀过来,绪方立即抖擞精神,将手中的刀立起。

    率先杀到绪方跟前的,是各持一柄胁差的刃太郎。

    刃太郎挥动手中的2柄胁差,朝绪方砍去。

    铛!

    绪方的大释天与大自在,与刃太郎的这2柄胁差于半空中重重撞在一起。

    “你和我一样是双刀流呢。”刃太郎咧在嘴,露出一口惨白的牙齿,“就让同为双刀流的我来跟你好好比试比试吧!”

    绪方没有回应刃太郎的这句话。

    因为他听到在他的身侧响起箭矢割开空气的声音。

    绪方没有循声去看,而是立即架开身前刃太郎的刀,然后朝后一跳,闪开这根箭矢。

    将这根箭矢闪开后,绪方才看向箭矢射来的方向——手持一架十字弓正以熟练至极的手法填装新的箭矢。

    “一个近战,一个远攻吗……”

    这般嘟囔了一声后,绪方提剑朝白太郎杀去。

    “喂喂喂。”

    还没来得及杀到白太郎跟前,刃太郎便拦在了绪方的身前。

    “你以为我不知道保护射手的这合战准则吗?”

    用嘲弄的口吻朝绪方嘲讽了一句后,刃太郎再次回开手中双刀。

    论剑术,刃太郎远远不是绪方的对手。

    若是一对一的话,绪方有十足十的把握在7招之内取刃太郎首级。

    然而——刃太郎有白太郎从旁辅佐。

    这让绪方的这场一对二的战斗难打了起来。

    白太郎的那架十字弓似乎是特制过的,不仅威力惊人,装填速度也相当快。

    在迎击刃太郎的同时,还要提防着白太郎的箭矢,让绪方迟迟无法将身前的刃太郎解决。

    见自己的十字弓让绪方吃了苦头,白太郎得意地大笑了起来。

    “这是我在唐土购来并改装过的十字弓!”

    白太郎得意地朝绪方介绍着自己手中的这架十字弓。

    “不论是威力还是装填速度,都远胜普通的手弩!”

    “如何?没见过威力这么强大的远程武器吧?”

    绪方没有理会白太郎的这番话。

    因为……他觉得白太郎刚才的这番话很可笑。

    刃太郎挥动手中双刀,舞出道道残影,打算用这无数刀影压制绪方。

    这密密麻麻的刀影看上去似乎相当地吓人,但刀一共也才2柄而已。

    刀光一闪——刃太郎舞出的这些刀影,被绪方凝聚全身气力的强力一刀给弹开。

    见自己的攻势再次被化解,刃太郎脸上流露出些许不耐与惊恐。

    为了重整态势,刃太郎主动后撤数步,拉开自己与绪方之间的距离。

    而绪方……一直都在等这一刻。

    见刃太郎主动后撤后,绪方松开左手的拇指、食指、中指、仅用左手的无名指与尾指继续抓住大自在的刀柄,然后将左手探进自己的怀中。

    用拇指、食指、中指抓住霞凪,将霞凪一口气从怀中掏出。

    枪口对准因刚刚射出一发箭矢而还在装填新箭矢的白太郎,连开2枪。

    因为绪方和白太郎之间隔的距离有些远,所以为了保证能够击中白太郎,绪方选择连开2枪。

    或许是因为运气好的缘故吧,自枪口射出的这2发子弹全数命中白太郎的躯干。

    白太郎因痛苦而缓缓地单膝跪倒在地。

    这变故来得太突然,让刃太郎完全没有做好准备。

    直到白太郎被绪方射倒后,刃太郎才终于反应过来,攥紧手中双刀,朝身前的绪方杀去。

    对于朝他杀来的刃太郎,绪方只默默地调整霞凪的枪口,对准刃太郎的胸膛,扣动扳机。

    因为刃太郎离得很近,随随便便都能打中他,因此绪方只射出一发。

    精准命中其胸膛的弹丸,令刃太郎直接顿住了前冲的脚步。

    迅速将霞凪塞回怀中后,绪方向前一个滑步,闪身到刃太郎的身前,一剑将其斩毙。

    “都什么时代了,你还搁那玩十字弓呢……”

    绪方一边用嘲弄的口吻朝连站都站不起来的白太郎这般嘲讽着,一边朝白太郎冲去,给白太郎补上了一刀。

    总算将刃太郎和白太郎双双斩毙后,绪方大喘着气。

    绪方没有去数自己从攻入二条城到现在,已经斩倒了多少人。

    但近百号人应该是有的。

    这样激烈的连战下,已让绪方的呼吸都已经因疲惫而开始不畅起来。

    将大释天从白太郎的体内抽出后,绪方陡然听到一阵犀利至极的破风声自他的身后袭来!

    这记破风声非比寻常,绪方光听声音都能听出这记朝他急速袭来的攻击,威力极其惊人。

    绪方的瞳孔猛地一缩,随后迅速转身,在转身的同时,挥刀应着破风声砍去。

    铛!

    让人几近震耳欲聋的金铁相击声炸响。

    一股巨力顺着大释天的刀柄传至绪方的右掌、右臂,直震得绪方的手臂发麻、发痛。

    “唔……”

    右手臂处传来的痛感,让绪方忍不住发出低低的痛呼。

    使尽浑身力气,将这记攻击架开后,绪方才终于看清这朝他袭来的玩意是什么东西。

    是锁镰。

    锁镰——镰刀的柄上再接一条末端系有金属重物的锁链而形成。

    见自己一击未成后,幸太郎一扯锁链,将刚刚掷出的镰刀收回。

    幸太郎所使用的锁镰,其锁链长度惊人,锁链所连接的镰刀也更长、更大。

    望着幸太郎此时的模样,绪方的瞳孔不由得微微一缩。

    幸太郎现在的模样相当怪异。

    裸露在衣服之外的青筋暴起。

    肌肤呈现暗红色。

    绪方隐约之中,还能看到一些类似于蒸汽一般的薄薄气体自幸太郎的身体喷出。

    “绪方一刀斋,感到庆幸吧!”

    幸太郎咧开嘴,露出一抹狞笑。

    “你十分有幸得将我逼到不得不使用‘夜叉丸’,进入‘夜叉境地’的地步!”

    “可不是任何人都有那个能力把我逼得不得不进入‘夜叉境地’!”

    幸太郎一边说着,一边捏紧手中的铁链,如大风车般转动着镰刀。

    “刚才我的余光似乎有瞄到你吃了什么药丸一般的东西。”绪方轻声道,“你是吃了那药丸才变成现在的这副样子吗?”

    “没错!”

    幸太郎的脸上满是自豪之色。

    “这是炎魔大人他苦心孤诣,耗费数十年所研制出来的神药——夜叉丸!”

    “只要将其服用,并过上片刻,便能全方位地大幅强化身体的各项能力!”

    “我们管服用了这夜叉丸后所进入的强横状态为‘夜叉境地’!”

    “因为夜叉丸相当地珍贵,所以只有炎魔大人,以及我们‘四天王’拥有夜叉丸!”

    “所以不是谁都有机会见识这‘夜叉境地’的!”

    “抱着荣幸的心情下黄泉吧!”

    说罢,幸太郎将刚才一直转动的镰刀朝绪方甩去。

    幸太郎的这记攻击和刚才一样犀利。

    奋力将其架开后,绪方再次不由得发出一声低低的痛呼。

    将镰刀再次收回后,幸太郎后足一蹬,以快到让绪方不由得面露错愕的速度杀到绪方的身前后,挥动镰刀以及绑在锁镰最底部的圆形铁锤朝绪方展开猛烈到极致的快攻。

    “就因为你的缘故!我们不知火里日后将会受到幕府的严厉惩罚!”

    “我也会因此受到难以想象的处罚!”

    “你这家伙真是死上一万次都不够!”

    “你刚才提到了阿町,你是为了那个阿町才决意和我们不知火里作对吗?”

    “既然是为了阿町的话!那就使出全力来跟我战个痛快吧!来打倒我吧!”

    如果现在有旁观者将绪方自登上这天守阁顶部的战斗从头看到尾的话,现在应该会很吃惊。

    不论是最开始的那以一敌百的战斗,还是之后的与刃太郎、白太郎这些强大忍者的战斗,绪方一直都是游刃有余。

    一直战到现在,绪方的身上都没有出现什么伤口。

    而现在,面对幸太郎一个人的攻击,绪方竟被全面压着打,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每当绪方瞅准机会准备发动反击的时候,都能在出手之前,被幸太郎率先发动一记攻击朝绪方攻去,令绪方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

    “没用的!”

    幸太郎发出一连串猖狂的大笑。

    “面对进入‘夜叉境地’的我,你没有任何取胜的可能!”

    “任凭你怎么努力,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幸太郎没说一句话,都会朝身前绪方倾泻凌厉至极的猛攻。

    “你是想保护阿町那个叛忍吧?那你就这么点本事可不行啊!”

    “闭嘴!”绪方咬紧牙关,这般怒喝了一声后,瞅准机会,一转大释天的刀身,对准幸太郎的胸膛施展出了已经升为“大师级”的鸟刺。

    然而,面对目前的绪方所使出的“鸟刺”,幸太郎却使用手中的镰刀轻轻松松地将其给挡开。

    “我不知火里‘四天王’之一——幸太郎就在这里!”

    “此次来京都,一是为了完成守卫二条城的任务,二是为了追捕阿町那个叛忍!”

    “你若想救阿町的话,就斩了我吧!”

    “当然——你得有那个本事才行!”

    对绪方道出了这一连串的嘲讽后,幸太郎后跳数步,然后再次一挥手中的锁镰。

    镰刀割开空气,朝绪方袭去。

    幸太郎的这记远程投掷,其威力远胜刚才的任何一道。

    尽管绪方已经及时竖起手中双刀去拦截,但却仍旧拦不下飞来的镰刀。

    镰刀的刀刃在绪方的左手臂割出了一条大口子。

    “啧……”瞥了一眼自己左手臂的那条大口子后,绪方的脸一沉,“连……‘大师级’的刃反都拦不下吗……!”

    无暇去处理左手臂的伤,抖擞精神后,绪方朝幸太郎跃去,并将手中双刀高举。

    左右手同时使用“水落”。

    “你这种力道的攻击,我随随便便就能挡下!”

    幸太郎一边大笑着,一边挥动镰刀朝绪方劈来的双刀砍去。

    幸太郎仅用单手握着镰刀。

    然而仅用单手的幸太郎竟就这么轻轻松松地挡下了绪方的刀。

    绪方的这记由双刀同时使用的“水落”可没有任何的收力。

    然而自己卯足了全身气力所使用的威力最大的剑技,却被幸太郎给轻轻松松地用单臂给拦住了。

    自己的全力一击竟被对方给用独臂挡住——绪方的脸色不受控制地变得沉重了起来。

    “‘夜叉境地’果然是太强势了呢。”

    “只要进入了‘夜叉境地’,战斗立马就无聊起来了。”

    又对绪方道出了一番嘲讽后,幸太郎一个闪身,闪到绪方的身前,将锁镰底部的铁锤一摇,砸向绪方的胸膛。

    堪堪竖起大自在将铁锤给挡开后,尽管已死死忍住,但痛呼还是从绪方的齿缝中流出。

    ——兴奋剂吗……

    绪方一边活动着左手五指,放松刚才因硬接幸太郎的攻击而酸麻的手,一边在心中这般暗道着。

    一番交战下来,绪方算是明白这幸太郎口中的那什么“夜叉丸”是什么玩意了。

    大概是一种类似于兴奋剂一样的东西。

    只不过是十分强力的兴奋剂。

    直接让身体的各项机能被推到极高的地步。

    身体的各项机能被大幅推高,直接变为超人——这就是夜叉境地。

    就在绪方思考着该如何对敌时——

    “真是太无趣了啊……”

    望着身前正剧烈喘息的绪方,幸太郎无聊地把玩着手中的锁镰。

    “我其实很好奇,你和阿町那叛忍是什么关系?”

    “你是阿町的外子吗?”

    “还是说你和阿町其实什么也不是,只是单相思着阿町?”

    “算了,不管怎样,阿町对你来说应该也是十分重要的人,否则你也不会干出这种强攻二条城的事情来。”

    “我改主意了!”

    幸太郎的脸上浮现出残忍的笑。

    “我不急着杀你了!”

    “我要给你留下半条命!”

    “然后再把阿町那叛忍抓来!”

    “我要在你的面前尽情折磨阿町!”

    “阿町那家伙别的本事倒没有,倒是脸蛋长得非常不错,胸、屁股什么的也都很大。”

    “将阿町折磨个半死后,再把你和阿町一起带回不知火里,让你亲眼看着我们是如何使用‘剥落’之刑来对付叛忍的!”

    “只有这么做,才能解我的心头之恨!”

    幸太郎脸上的表情变得格外狰狞。

    “都是因为你这个混账!我都不知该如何做才能挽回‘二条城’遭他人进攻的这严重失态!”

    “不将你好好折磨,实在难解我的信头之恨!”

    “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吧。”

    幸太郎伸出左手食指朝下指了指。

    “跪下来向我求饶!”

    “这样一来,我说不定能考虑一下待会在将阿町抓来并折磨阿町时,让你也能在临死之前稍微体验一下阿町的肉体。”

    幸太郎的脸上除了狰狞、残忍之外,还有着得意。

    那是胜券在握、正在玩弄自己势在必得的玩物的得意。

    ……

    ……

    “……闭嘴。”

    ……

    ……

    绪方用平静的口吻说道。

    “我不会让你抓走阿町,也不会输给你!”

    幸太郎没有注意到——绪方的眼中闪出奇特的光芒。

    “我已经起过誓。”

    “会打倒阿町所有的敌人!”

    “我会让阿町永远像以前那样开心地笑着。”

    “这是我的誓言!”

    “而且是现在就必须要践行的誓言!”

    绪方眼中的奇特光芒开始一点接一点地冒出。

    绪方刚才的这些话令幸太郎很是不屑。

    幸太郎冷笑着:

    “你说起誓?”

    “你跟谁起的誓?”

    “神佛吗?”

    “不……”绪方眼中的奇特光芒越发浓郁。

    幸太郎此时也注意到了绪方眼中的这奇特光芒,脸上的神色稍稍一变。

    “并不是对神佛起誓。”

    “也不是对鬼魔起誓。”

    “而是对我的刀与灵魂起誓!!”

    那抹在绪方的双眼中冒出的奇特光芒,于此时此刻大放而出。

    幸太郎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他总觉得……绪方此时的气势似乎变了……

    “哼!”

    幸太郎没有理会身上气势发生变化的绪方,再次发出不屑的冷笑。

    “少在这大言不惭了!”

    “现在的你,进入了‘夜叉境地’的我,在实力上有着难以逾越的鸿沟。”

    “任凭你这么挣扎,怎么可能打得败我!”

    “你以为像条丧家犬一样吼个两句就能打败我了吗?!就能保护阿町那个叛忍吗?!”

    “我能!!”

    绪方的回答简单明了。

    但语气中所流露出来的那种欲与幸太郎硬撼其锋的强悍气魄,却是让幸太郎的脸上不由得浮现出几分错愕。

    “哼!你可真敢说啊!”

    “刚才还被我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现在就来跟我说这种大话!”

    “告诉你一个事实吧!我刚才的每道攻击其实都只出了5成的功力而已!”

    “你连我的5成功力都没有办法抵挡,哪来的底气跟我说你能打败我?!”

    说罢,幸太郎身形一闪,直接冲到了绪方的身前。

    “给我倒下吧!你这愚蠢的家伙!”

    道出这句话的同时,幸太郎挥动镰刀朝绪方的胸膛砍去。

    令幸太郎没想到的是——他的这记攻击竟被绪方的大自在给稳稳架住。

    绪方的这记架刀又快又重,幸太郎的镰刀与绪方的大自在重重相撞后,绪方并没有如他所想的那样因架不住他的攻击而受伤,或是直接被震得后退数步。

    绪方的双足仍旧稳稳地扎在地面,一步也没有后退。

    被震得后退的人,反而是幸太郎。

    幸太郎因镰刀传来的反震力而震得后退数步,身形不稳。

    幸太郎此时已是满脸惊恐。

    因为刚才的这记攻击,幸太郎用出了7成的功力。

    刚才只用5成功力时,绪方都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而现在自己使用了7成的功力,竟被绪方给轻松架住,自己反倒被震得连站稳都做不到。

    就在这时,幸太郎陡然看到绪方眼中那浓郁的奇特光芒。

    望着绪方眼中的这奇特光芒,幸太郎惊骇道:

    “绪方一刀斋!你的身上都发生了什么?!!你为何能突然挡住已经进入‘夜叉境地’的我的攻击?!!”

    就在后退数步的幸太郎刚刚站稳时,绪方攥紧右手的大释天,直直地朝幸太郎斩去。

    “我不会输给你!!”

    割开空气、砍向幸太郎的刀,其裹挟的强悍威能,让幸太郎的脸色变了数变。

    因为绪方的这记斩击速度实在太快,幸太郎根本无法闪避,因此只能将手中的镰刀竖起,打算硬接绪方的这记斩击。

    大释天与幸太郎的镰刀重重相撞。

    在二人的刀相撞的下一刻,幸太郎的脸色瞬间变了。

    “心无旁骛!!心已皆空!!”

    因挡不住绪方的这记斩击,幸太郎抱着被搪回来的镰刀,直直地倒飞出去。

    “其名为……”

    “无我境界!!!”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麻衣神婿 红色战记 贩夫全神录 神秀之主 夏蓁传 人在东京当房东 灵魂死祭 我创造了仙秦 孤才不要做太子 桃花 神道珠 一只喵妃出墙来 我的日常系进化游戏 柯南之红与黑的角逐 网游之天下无双 我召唤了整个地球 逆伐神路 继妻 巫女的时空旅行 尸命 倾熙于染 风水相师 卡塞尔的小怪兽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华夏道 痞子闯仙界 混沌天经 老婆不知道我是大魔王 战争神灵 诛天大魔王 玩家入侵 冷清欢慕容麒 从龙族开始圣杯战争 忧忧创世界 都市帝君之王者之路 魔王不必被打倒 穹天女帝 凤凰之舞谋天下 荅塔和小王子 危险,勿靠近 国潮1980 女帝直播攻略 我不可能是剑神 桃李春风皆是笑话 北赵帮扶计划 杨辰秦惜 混在美剧的金装律师 现状入侵 散人的自我修养 轮回剑典 栩栩若生 允你一世而不言 成神从被全宇宙狩猎开始 一叶之缘 赤之沙尘 都市医仙 朕真没想败国啊 天生韩信 重生六零美好生活 我要你 从巨人开始的无限 汉阙 成长中的经历 大明开局就登基 王妃要休夫 开局世间无敌 庶女重生会算卦 田园医香 满级账号在异界 茅山禁忌 寻唐 坑爹联萌 黑雾之下 此药解情毒 我的日常系进化游戏 天罪灵墟 楚乔传之风云再起 末日轮盘 夫君你失礼了 万古血魔 风雨江山之金戈铁马 春花满画楼 七只妖夫逼上门:公主,请负责! 落华时分 一代枭雄 峡谷正能量 圣御星魂 大佬退休之后 星尘武者 荣耀:王者在上 我资质平平 重活之漫漫人生路 护花狂龙 大主宰 一世孤尊 天书进化 灵荒剑仙 复婚老公请走开 千机殿 乱明 年长飞 离天大圣 镇天武圣 大吉大利,绝地求生 明月不归尘 傲世血凰 红色仕途 从零开始 重生之逆转人生 春闺梦里人 五灵成仙 演员没有假期 魔王魔王发大财 胜利十二人 灰之刃 网游之神级村长 韩冬 漪澜情 神秘支配者 万妖之祖 媚骨 秦缘记 总裁的秘密恋人 观云记 全才相师 漪澜情 从华山剑奴开始,签到十年 雀王之王 天耀星官 休闲玩家能有什么坏心眼 家里养个狐狸仙 男主拯救计划 朔方的风江南的雨 重生之都市少年至尊 地卷遗册 唐朝倒霉蛋 悟道 一觉醒来在男神床上怎么办 女尊世界的白莲花 旧日之箓 大唐孤星之远东战争 武逆 三国之召唤猛将 我能阅览万物的一生 重生之铁血战将 lol小说尘埃 重生六零美好生活 花开守城 东黎界 联盟之搞事就能变强 天刚传 美漫:某科学界巫师的刺客无双 观云记 横生 穿成小寡妇后我乘风破浪 末日拼图游戏 竹书谣 谢邀,人在洪荒,拒绝妖皇 超神机械师 荣耀巅峰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网游之妖孽人生 罪恶之城 取缔者 无忧江湖 宦宠 我的二十四诸天 武林生死令 摄心记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万古天帝 我真不是装逼打脸 我真不是关系户 我的师长冯天魁 她之城传 这个吸血鬼不太冷 休闲玩家能有什么坏心眼 开局和郑耀先结拜 重生香江之大亨成长 路明非挑战FGO 逢魔神助攻 我自地狱来 妖魔当道 废墟中的蚂蚁 铁血强国 锁妖塔:乱世烽火,再见狐妖 无限恐怖 许我年少无忧 开局一群原始人 诛天龙皇 氪金英雄 游戏铜币能提现 一念尘中仙 前世缘之缘起缘灭 圣龙局 游戏铜币能提现 斗罗之武魂是雷电 年少往事 不只是女神 全球灾变:无双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