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935870.com > 网游小说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 第326章 双龙会面【今天有3万字更新】
    京都,二向町。

    二向町的某片空地上,此时已经站满了人。

    占满这片空地的人,六大剑馆还残存的弟子……不,准确来说,是那些混进了六大剑馆中的“掘墓人”中的成员占了绝大多数。

    鹤弦站在离这儿不远的某片阴影处,打量着这片已挤满了人的空地。

    “鹤弦大人……”

    “龙之介大人,你回来了啊……嗯?你怎么受伤了?”

    自鹤弦身后的阴影处缓缓现身而出的龙之介正捂着自己的左肩。

    “小伤而已……我刚才回了一趟三王子街的据点,结果发现据点那一片狼藉,我部署在那据点中的部下全部死了。”

    “哦?”鹤弦的眼神一凝,“竟然有人查到你们那组装爆弹的据点了啊……是官差们干的吗?”

    “不是。”龙之介摇了摇头,“这帮袭击了我据点的家伙生擒了市三郎。”

    市三郎——那名被绪方一行人生擒的那光头的名字。

    “幸好市三郎他也不笨,被那伙人生擒后,及时在身上弄出了伤口,把血撒到了地上,做出了一条从据点延伸到被困之地的血迹。”

    “我循着血迹追了过去,找到了那伙胆敢袭击我据点的人。”

    “为了一口气将他们解决掉,我用出了我平常随身携带的防身用的爆弹。”

    “你这家伙可真残忍啊。”鹤弦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竟然打算把自己那名为市三郎的部下也一起炸上天吗?”

    对于鹤弦的这句玩笑话,龙之介没做任何的回应,只接着说道:

    “只可惜失手了。”

    “这伙人中有个家伙拥有短铳。他射伤了我的左肩,导致我的爆弹扔偏了。”

    “扔偏了的爆弹滚到了……某个家伙的脚边,然后被那个家伙扔了回来。”

    “怪不得你一副灰头土脸的模样。”鹤弦耸了耸肩,“那你的爆弹有成功炸死那帮人吗?”

    “没有。在爆弹炸开后,我特地看了一眼,那伙人全都四肢完好。”

    “因为他们的人数很多,而我只有一人,跟他们正面起冲突的话,我不占优势,所以在扔完那颗爆弹后,我就撤退了。”

    说到这,龙之介顿了顿。

    随后,用只有自己才能听清的音量低声嘟囔道:“也幸好没有把他炸死……”

    “那你左肩的伤没什么大碍吧?”鹤弦追问道。

    “没大碍,弹丸没有贯穿我的肩膀,只是擦过我的肩头而已,我已经简单包扎过了。”

    “只可惜当时的光线很暗,时间也很紧急,没能来得及看清这个拥有短铳的家伙长什么模样,搞得我日后想报仇雪恨都找不到对象。”

    “算啦!”鹤弦抬起手拍了拍龙之介的后背,“据点没了就没了吧!反正你们所需的爆弹都组装好了不是吗?”

    对于鹤弦的这句话,龙之介不置可否。

    龙之介偏转过头,看向不远处那已经站满了人的空地。

    望着这片站满了人的空地,龙之介嘴角一扯,道:

    “……鹤弦大人。你瞧,我如你所愿——更改了计划。我这些原本待会要负责在京都的四处放火的部下,现在全被调来了这里,准备迎击绪方一刀斋。”

    “拜你所赐。”龙之介此时的语气出现了浓郁的不悦,“我现在的计划一团糟了。”

    龙之介原本的计划是相当完美的。

    先用爆弹完成对指定区域的爆炸,然后让这些混进六大剑馆的部下们四处放火,彻底毁灭京都。

    事成之后,京都将损失惨重,同时也能嫁祸给六大剑馆,让六大剑馆的馆主、真正的弟子们生不如死。

    结果就因鹤弦轻飘飘的一句“我想活捉绪方一刀斋”,他的这原本相当完美的计划现在被改得一团糟。

    虽然不知鹤弦究竟是为什么要活捉绪方一刀斋,但既然鹤弦都这么说了,龙之介也不得不依他的意,将他这原本相当完美的计划进行更改。

    鹤弦所属的那势力,给予了龙之介所统率的“掘墓人”相当大的帮助。

    武器也好、组装爆弹所需的原材料也罢,统统皆由鹤弦所属的那势力提供。

    鹤弦也因此在龙之介面前有着相当重的话语权。

    鹤弦提的要求,龙之介不得不听。

    于是,在鹤弦的各种建议下,龙之介把他的计划改成了现在的这样子:让混进六大剑馆的部下们,将六大剑馆的馆主和那些并非他们“掘墓人”成员的弟子统统干掉。

    然后放言声称:怀疑是绪方一刀斋杀了他们的馆主与师兄弟,要求绪方一刀斋到二向町这与他们对质。

    这临时改出来的新计划目前进展地很顺利——除了玄学馆馆主之外另外5名馆主,以及六大剑馆中那些找得到的真正的弟子,都被他们干掉。

    而龙之介的这些混进六大剑馆中的部下们都已在二向町集结完毕,就等绪方一刀斋过来了。

    鹤弦像是没有听出龙之介语气中的不悦似的,呵呵一笑:

    “龙之介大人,感谢您的配合!等成功将绪方一刀斋活捉了!我会好好答谢您的!”

    “呵!”龙之介大人冷笑了一声,“活捉绪方一刀斋?等绪方一刀斋真的来了再说吧!绪方一刀斋会不会来都是一个问题!”

    虽说龙之介和鹤弦临时拟定的这计划,成功将绪方逼入了一个若不来就会间接坐实‘我心里有鬼’的头衔的骑虎难下的局面,但绪方到底会不会来,谁也不敢肯定。

    鹤弦呵呵一笑:

    “如果绪方一刀斋不来的话,那就算了。反正即使绪方一刀斋不来,我也没什么损失。若是绪方一刀斋不来,龙之介大人你就按原计划进行,让你的这帮部下火烧京都吧。”

    “哼!”龙之介冷哼了一声,随后沉默了下来。

    在沉默了片刻后,龙之介凝声道:

    “鹤弦大人,我这里的部下就都交给你指挥了。”

    “我只给你半个时辰的时间。”

    “半个时辰后,如果那绪方一刀斋还不来,你就得带着我的这些部下按原计划进行,在京都的各处放火。”

    “没问题!”鹤弦爽快地说道。

    “那么——这个地方,以及我这里的部下就都交给你了。”

    说罢,龙之介转身离去。

    “龙之介大人,你要去哪?”鹤弦问道。

    “……我有个必须要去的地方。你不用管我。”

    ……

    ……

    京都,近乐的宅邸。

    “……原来如此。”牧村轻轻地点了点头,“近乐大人,多谢你的援手。”

    刚才,岛田言简意赅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牧村阐明。

    近乐的家刚好就位于三王子街的不远处。

    在听到那通爆炸声后,感到好奇的近乐便外出前来查看情况。

    来到三王子街,便听到了吵吵闹闹的声音。

    于是近乐又朝着这阵吵吵闹闹的声音追去。

    这阵吵吵闹闹的声音,正是官差们追赶牧村等人的声音。

    于是近乐就这样偶遇到了正在摆脱官差们追捕的牧村等人,然后便对牧村等人伸出了援手,协助牧村等人摆脱官差追捕的同时,将牧村等人带到了他的家中,给牧村和长谷川二人进行疗伤。

    “牧村君,不用客气。”近乐洒脱地笑了笑,“就当作是你于今天傍晚委托你的那2个同伴来给我传话、提醒我要注意安全的回礼了。”

    牧村知道近乐所说的那2个同伴,指的正是琳和浅井二人。

    “牧村君,你们也很不容易啊。”近乐此时接着说道,“和一帮打算毁灭京都的疯子孤军奋战到了现在。”

    “近乐大人,您都知道了?”

    “嗯。”近乐朝旁边的岛田努了努嘴,“这小伙子刚才把你们今晚所干之事都告诉我了。”

    说到这,近乐放下了手中的药膏,然后拍了拍牧村的肩膀:

    “好了。你额头上的伤已经上好药了。你额头上的伤并不严重,现在上完药后,是不是感到好多了?”

    牧村扶着自己的脑袋缓缓坐起身。

    就如近乐所说的那样——牧村现在感到自己的脑袋好多了,没有那么晕了。

    牧村起身后,朝一旁的岛田问道,“那个光头怎么样了?”

    “牧村前辈,不用担心。”岛田应道,“光头现在正被关在隔壁房间。”

    “就在刚才,光头醒了。我刚刚已经代您问过了那光头,他们都将爆弹安置在了哪里。”

    “他们都将爆弹安置在哪?”牧村急切道。

    “……山鉾。”岛田沉声道,“他们把爆弹安在山鉾中。”

    “他们在负责拉动山鉾的曳手中混入了他们的死士,他们打算在山鉾巡行进行到一半时,引爆安装在山鉾内的爆弹。”

    “……原来如此。”牧村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是山鉾吗……他们可真会挑位置啊……”

    那一座座山鉾一直都是由民间的平民百姓们负责组装,而非由官府负责组装。

    所以若是打算偷偷地在山鉾中安装山鉾的话,简直不要太容易。

    而将安装在山鉾中的爆弹引爆,所造成的杀伤力也将会极大。

    山鉾巡行的现场,那可谓是人山人海。

    在两侧都是人的街道中央将爆弹引爆……那副画面……光是想想就可怕……

    “如果你们打算去山鉾巡行的现场的话,那现在可能已经有些晚了。”一旁的近乐此时突然出声道,“山鉾巡行现在已经开始了哦。”

    ……

    ……

    京都,四条通。

    四条通作为山鉾巡行的起点,此时早已是水泄不通。

    为了观赏这一年只有一次的山鉾循行,京都近半的百姓都朝这边聚来。

    提前到来的,已经抢了个好位置。

    晚来的,只能在四条通外暗自懊恼。

    一些身手矫健且胆子大的为了能观赏山鉾巡行,甚至不惜爬上屋顶。

    为了维持治安,京都的平民百姓们甚至不得不自发地组建了一支“临时治安队”。

    这支“临时治安队”的队员们背向街心,面对街道两侧的民房商铺。

    将手里的长木棍一横,一根接着一根地连接起来,筑起两道临时的人墙,把挤着、挨着的人都圈到这人墙外,空出街心的位置,好让山鉾能安全地从这里通过。

    糕婆婆属于提早前来抢位置的那批人之一。

    糕婆婆的运气很好。

    她刚好抢到了离长刀鉾最近的位置。

    长刀鉾乃最经典的山鉾。因各种历史原因,在山鉾巡行中,长刀鉾必打先锋。

    长刀鉾不仅是最经典的山鉾,同时也是最特殊的山鉾。

    每架山鉾上都必须安置一名“稚儿”。

    所谓的“稚儿”,也就是神灵的使者。

    祇园祭上的稚儿是为了净化游行道路,以便山鉾通向神界。

    其余山鉾上的稚儿皆为人偶,唯有长刀鉾上的稚儿必须得是真人,而且必须是10岁左右的男孩。

    糕婆婆一边默默地啃着手中的姥姥糕,一边等待着山鉾巡行的开始。

    就在这时,糕婆婆陡然听到身侧的人喊道:

    “快看!长刀鉾上的稚儿要切注连绳了!”

    听到身侧人的这声大喊,糕婆婆连忙朝街心的长刀鉾望去。

    只见长刀鉾上,脸上化着白涂妆、盛装打扮的稚儿手持长刀,以庄严至极的动作将身前的注连绳切断。

    随着长刀鉾上的注连绳断裂,街道两旁的人们立即发出一片山崩海啸般的欢呼。

    “由负责打头的长刀鉾上的稚儿切断注连绳”——这是非常庄严的仪式。

    该仪式表示结界已打开,各山鉾可以向神界进发了。

    也就是说——意味着山鉾巡行开始了。

    随着长刀鉾上的注连绳的断裂,长刀鉾底下的那数十名负责拉动长刀鉾的曳夫立即卯足了劲,拉动着长刀鉾缓缓向前驶去。

    没人注意到——负责拉动各架山鉾的曳夫中,有些人露出了诡异的冷笑。

    ……

    ……

    京都,近乐的家。

    “近乐大人。”牧村一边将他的那柄大太刀背回身后,一边朝近乐朗声道,“感谢您的援助,我先走了。”

    “你要去阻止那伙疯子对山鉾巡行现场的破坏吗?恕我直言——可能有些来不及了哦。”近乐用冷淡的口吻这般说道,“而且——虽然不知是什么原因,但我刚才已经收到了风声:现在全京都的官差似乎都在找你。”

    “全京都的官差都在找我?哈!那正好!如果全京都的官差都在找我,那我反倒省事多了。”

    牧村咧嘴笑了下后,朝近乐正色道。

    “近乐大人,长谷川大人就拜托您照顾了。啊,还有那光头也先暂时拜托您收押了。岛田,我们走。”

    “等等……”就在这时,长谷川的声音突然响起,“我也去……”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躺在一旁的床上静养的长谷川不知何时醒了过来,挣扎着从床上起身。

    “如果要跟我们一起走的话,就快点。”牧村没有跟长谷川说什么“你留在这静养”之类的废话。

    因为牧村清楚就以长谷川的性格,即使让他别来,长谷川也一定会跟来。

    而长谷川也没有让牧村和岛田他们久等,刚从床上起身便迅速将佩刀重新插回腰间,并穿好了草鞋。

    就在3人准备冲出近乐的宅邸时,近乐突然冷不丁地朝牧村幽幽道:

    “牧村君。”

    “什么事?”牧村道,“近乐大人,如果有什么要紧事欲同我说的话,就请尽快和我说吧,我正赶时间。”

    “牧村君,你现在已经不是京都的与力,不过一介白身,并不需要肩负保护京都治安的重任。”

    近乐将仿佛是要把牧村的整个身子给刺透的锐利目光直直地刺向牧村。

    “既然你根本没有那个责任去为京都做任何事,你为何要这么拼命?”

    牧村没有回答近乐的这个问题。

    只用带着难以让人捉摸透其中情绪的目光看了近乐几眼后,便默不作声地领着岛田和长谷川向外奔去。

    近乐直直地望着牧村的背影消失的方向。

    随后,一抹耐人寻味的微笑在近乐的脸上浮现。

    “赤龙啊……祝你武运昌隆……”

    刚冲出近乐的宅邸,岛田便朝牧村急声道:

    “牧村前辈!我们该怎么阻止‘掘墓人’对山鉾巡行现场的破坏?”

    “仅凭我们3个,不论怎么做,都不可能阻止得了。”牧村用平静的口吻说道,“所以——我们要找帮手。”

    ……

    ……

    浑身上下都在痛的平太郎刚睁开眼,便看到了那名刚才以一己之力将他们击溃的老头,以及一男一女。

    那男人平太郎不认得,但那女人平太郎却是认得的。

    “阿町!”

    在看清那女人的模样后,平太郎便下意识地喊出了这女人的名字。

    “晚上好啊,平太郎。”阿町冷着张脸,“你和流太郎他们一样,也是来抓我的吗?”

    “流太郎?”见阿町提到流太郎这一名字后,平太郎的瞳孔微微一缩,“你见到流太郎了?”

    “当然。流太郎他们都被我给干掉了。”

    “什么?”平太郎的双目因错愕而瞪圆了,“被干掉了?就凭你?!”

    “不要小瞧女忍啊。你们这些家伙真是阴魂不散啊……刚解决掉流太郎,结果你又来了……”

    “呵……”虽然浑身上下都在痛,连说起话来都感到相当费力,但平太郎还是强打起了精神,冷笑了起来,“怎么?你终于知道怕了吗?”

    “你别怕啊,在你决定叛逃我们不知火里时,你就应该想到有这么一天了吧?”

    平太郎的语气中满是赤裸裸的嘲讽之色。

    听着平太郎的这句嘲讽,绪方皱紧了眉头。

    绪方刚刚张开嘴巴,打算对平太郎说些什么,一旁的阿町抬起手,示意绪方不要说话。

    见阿町摆出了这一动作,绪方也只能将刚刚张开的嘴巴又重新合上。

    “我可没有在怕!”阿町朗声道,“你们尽管来吧!你们来多少,我杀多少!”

    “呵……”平太郎再次发出一声冷笑,“大话这种东西,果然是什么人都能讲啊。”

    “这种话你都能说出口,你不觉得害臊吗?”

    “还来多少,杀多少?”

    “你可能不知道吧?我们不知火里和幕府合作了!”

    “我知道啊。”阿町沉着脸,“流太郎他把这些事情都告诉我了。”

    “你既然知道的话,那我就越觉得你可笑了!明知我们不知火里已和幕府合作,你竟然还能说出这种大言不惭的话!”

    平太郎奋力抬起手,朝远处的二条城一指。

    “看到二条城了吗?我们不知火里的‘四天王’之一的幸太郎大人就率领着我们其余的同伴守卫着二条城!”

    “守卫二条城的任务只持续到今晚的宴会结束为止!”

    “待今晚的宴会结束,没有任务压身后,幸太郎大人便会率领其麾下所有的剩余战力对你进行不死不休的追捕!”

    “你也许能靠着一时的运气打败流太郎,但你以为你能够靠运气打败幸太郎大人吗?”

    “你应该还记得阿竹吧!阿竹就是你日后的下场。”

    从平太郎的口中听到了“阿竹”这个名字后,阿町的脸“唰”地一下白了。

    就在平太郎张大了嘴,想要再说什么时,一道细长的黑影急速朝他袭来,然后重重地抽中他的嘴。

    这道黑影,是大释天。

    绪方将大释天连刀带鞘地从腰间抽出,然后用刀鞘的底端重重地朝平太郎的脸抽去。

    绪方可没有丝毫的手下留情。

    大释天刀鞘的底端抽到平太郎的脸后,平太郎在横向飞出去的同时,有数颗牙齿从平太郎的嘴中飞溅而出。

    才刚醒过来的平太郎就这么再次昏死了过去。

    “阿町,别理这家伙刚才的话。”

    绪方一边将大释天重新插回腰间,一边扭头朝阿町这般说道。

    在将视线转回到阿町身上后,绪方直接愣住,双目因惊愕而瞪圆。

    只见刚才还气势十足地喊着“来多少我杀多少”的阿町,此时脸色惨白,手脚像是不受控制般地发颤……

    ……

    ……

    “秋山君,你和你的部下们有找到牧村吗?”

    秋山摇了摇头:“没有。椎名君,你呢?”

    椎名——与秋山一样,同为京都的与力。剃着利落的月代头,面容清秀,虽然外表长得年轻,但其实已经年近40,是京都町奉行的老人之一了。

    在刚才,秋山、椎名、以及其余与力们皆收到了阿部利里的一条命令:全力缉捕越狱的牧村弥八。

    尽管对这“缉捕牧村弥八”的命令感到相当地厌恶,但这毕竟是直属上司所下达的命令,所以秋山与椎名二人不敢不从。

    牧村弥八现在大概在何处?

    不知道。

    有没有什么和牧村弥八有关的线索?

    唯一算得上是线索的,就是牧村弥八刚刚有在突然出现爆炸的三王子街现身。

    因此秋山、椎名、以及其余的与力只能率领着各自的部下以三王子街为圆心展开着搜查。

    但直到现在,也没有发现牧村弥八的身影。

    做这种并不算做的任务,可是很累人的。

    因此秋山和椎名这2名平日里私交不错的挚友偷偷地聚在了一起,一边恢复着体力,一边闲聊着。

    “没想到牧村君竟然回京都了……”椎名笑了笑,笑容中掺杂着浓郁的追忆之色,“他这人总是这样‘突然’呢……7年前突然蹦出来成为与力,2年前突然从京都消失,现在又突然回了京都……”

    “我其实在今天白天的时候,就见到牧村大人了。”秋山苦笑了下,“牧村大人刚回京都就闹了个大动静出来……”

    说罢,秋山把他于今日下午在街上偶遇到牧村与雅库扎斗殴,然后牧村给了他一个面子,乖乖束手就擒,让秋山把他关入牢中的这一连串事件给椎名讲了一遍。

    “替一糖果被抢的小女孩出头,以及为了帮朋友一把,选择乖乖入狱吗……”椎名笑了笑,“这两件事真有牧村君的作风啊……牧村君他这人就这样,做起事来一直有股‘任侠’的风范。”

    “‘任侠’……哈哈。”秋山跟着椎名一起笑了,“这个形容好贴切啊!”

    秋山的眼中,此时流露出崇拜、憧憬的目光。

    “牧村大人一直都是我相当敬佩的人呀……”

    秋山一边轻声说着,一边缓缓说道。

    “2年前,发生天明大火的那一天,在我们所有人都不得不听户田大人的命令去保护二条城时,只有牧村大人和国枝大人2人没有去听这命令,而是毅然决然地去选择疏散京都的平民百姓们……”

    “当时,他们2人朝与我们相反的方向冲去的背影,我直到现在都记忆犹新……”

    椎名颔首:“我也是……”

    椎名解下挂在腰间的一个装满酒水的葫芦,喝了一口后,朝秋山递去:“喝吗?”

    “不了。”秋山摆了摆手。

    见秋山不喝,椎名便将这葫芦收回,一边小口喝着,一边轻声说道:

    “其实整个奉行所,有很多像我们俩这样崇拜牧村君、国枝君的人。”

    “我刚才就已经注意到了,许多人根本就是抱着敷衍的态度去执行阿部利里下达的这‘缉捕牧村弥八’的任务。”

    “哈哈哈。”秋山大笑了几声,“没错!我也发现!”

    说到这,秋山顿了顿,随后补充道:

    “我相信牧村大人的人品!才不相信牧村大人会干什么坏事呢!”

    “这八成是阿部利里那家伙故意找牧村大人的麻烦而已!”

    “我也这么觉得。”椎名认真地点了点头,“阿部利里他和牧村君的关系一向很差。阿部利里他甚至闹出过在天明大火发生的那一天,被牧村一眼瞪倒的滑稽一幕。”

    “阿部利里那家伙一向睚眦必报。他对牧村君肯定仍旧怀恨在心,我觉得他就是故意去找牧村君的麻烦。”

    对于椎名的这番话,秋山赞同地不能再赞同。

    用力地点了下头后,秋山耸了耸肩:

    “总之——比起阿部利里,我更相信牧村大人。希望牧村大人能像现在这样好好躲起来并逃走吧,不要让我们给碰上……”

    秋山的话还没说完,他麾下的一名同心便气喘吁吁地朝他这边奔来。

    在朝他奔来的同时,高声道:

    “秋山大人!找到牧村弥八了!”

    听到同心的这句话,秋山与国枝的脸上双双布满惊愕之色。

    “你说什么?”秋山惊呼着,“找到牧村大人了?!在哪找到的!”

    “就在附近的东山通!”

    “快带我去!”

    在这名同心的领路下,秋山和椎名快步赶到了离这不远的东山通街道。

    东山通是条平平无奇、在京都随处可见的街道。

    而此时此刻,这条平平无奇的街道聚满了官差,已有上百之数,而这人数还在增加。

    街道上的行人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见到这么多官差聚集在这,本能地认为可能是有什么案件发生了,于是远远地躲到了一边。

    东山通仅剩下官差们,以及站在官差对面的牧村、岛田、长谷川3人。

    秋山和椎名挤开拦在他俩前方的官差们,来到官差们的最前方。

    “牧村大人……”望着面前的牧村,秋山脸上的表情变得复杂了起来,“您为何要这样大摇大摆地现身……?”

    刚才在让那名同心带路时,秋山和椎名二人便从这名同心地口中得知了——牧村不是被找到的。

    牧村是自个大摇大摆地走在大街上,并高声呼喊“我是牧村弥八”,将所有官差引来的。

    椎名看了看周围——周围已经聚来了包括他和秋山在内的5名与力。

    包括他俩在内的这5名与力,此时都是满脸复杂。

    他们的缉捕对象:牧村弥八就在他们的面前。

    但迟迟没有一人挥手向自己的部下们下令将牧村弥八绳之以法。

    大家都将充溢着复杂情绪的目光投向牧村。

    都在用视线向牧村询问:“为何要现身?”

    “诸位!”脸上浮出一丝笑意的牧村,朗声道,“好久不见了!虽然有不少新面孔,但也有着很多眼熟的老面孔!”

    “如果可以的话,我其实也很想和你们多聊聊,但现在已经没有那个空闲!”

    “诸位,请助我一臂之力吧!”

    “我现在需要你们的帮助!”

    “有伙疯子打算在京都引爆一种名为‘爆弹’的玩意。”

    “你们可以把‘爆弹’理解成不需要火炮发射的开花弹。”

    “这帮疯子将‘爆弹’安装在了各架山鉾中。”

    “一旦安装在山鉾中的爆弹被引爆,后果将不堪设想。”

    “会有数不清的平民百姓被炸死。”

    “然后又会有数不清的平民百姓会在随后的慌乱中被践踏而死。”

    “我们不惜一切代价阻止那伙疯子引爆山鉾!”

    “仅靠我一个人的力量,不论如何都不可能拆掉二十几座山鉾中藏着的爆弹!”

    “但若是有了你们的帮助就不同!”

    “我不需要太多的帮手,只需50人足矣!”

    “只需有50人,就来得及将二十几座山鉾内所装着的爆弹拆掉!”

    “诸位,请助我一臂之力吧!”

    说罢,牧村朝身前的以秋山、椎名为首的众官差用力地鞠了一躬。

    牧村刚才和岛田、长谷川二人所说的“找帮手”中的帮手,指的正是京都的官差们。

    在山鉾巡行已经开始的当下,若想一口气拆掉那二十几座山鉾中的爆弹,唯一的方法就是借助京都官差们的力量——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待牧村的话音刚刚落下后,站在牧村身旁的长谷川也跟着朗声道:

    “我是火付盗贼改长官——长谷川平藏!牧村君刚刚所说的那些话全部属实!我可以作证!”

    秋山、椎名等与力面面相觑。

    牧村刚才所说的那一番话,信息量太大,冲击力也很强。

    在场的绝大部分人仍是一副错愕的模样。

    最先从错愕中回过神来的秋山抿了抿嘴唇,张了张嘴,正欲朝牧村说些什么时——

    哒哒哒……

    一串马蹄上陡然响起。

    秋山、椎名等人循声望去,脸色立即沉了下来。

    是阿部利里来了。

    阿部利里骑着马,领着几名贴身心腹,满脸兴奋地策马朝他们这儿奔来。

    官差们急忙分到两旁,让出一条供阿部利里通行的路。

    一口气策马来到官差们的最前方后,阿部利里从马背上跳下,大笑道:

    “牧村弥八!终于找到你了!喂!你们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牧村弥八捆起来!”

    阿部满面兴奋地指手画脚着。

    然而——他周围的秋山、椎名等人并没有立即响应阿部的这命令。

    见周围的部下们迟迟不动,阿部的脸上浮现出不悦。

    “喂!你们都在干什么!没听到我的命令吗?”

    秋山抿了抿嘴唇,随后鼓起勇气高声道:

    “阿部大人!牧村大人他刚才说有伙疯子打算破坏山鉾巡行的现场……”

    秋山的话还没说完,阿部便粗暴地打断道:

    “你说什么蠢话呢!牧村那家伙说什么你们就信什么吗?”

    “阿部利里!”就在这时,长谷川陡然大喝道,“你可想清楚了!若是真让那群疯子成功破坏了山鉾巡行的现场,身为大番头的你可脱不了责任!”

    “唔……”阿部的脸沉了下来,“长谷川……你也在这啊……”

    刚才因太过兴奋、眼中只有牧村,都忽视了站在牧村旁边的长谷川了。

    “长谷川!”阿部喝道,“你真以为我怕你吗?你不过只是火付盗贼改的长官,我还真不怕你!”

    “你们手头毫无任何证据,就这一张嘴!张嘴就说什么有疯子要破坏山鉾巡行!我凭什么相信你们!”

    “……就凭我是牧村弥八!”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沉默着的牧村弥八此时铿锵有力地说道,“诸位,你们愿意相信我牧村弥八吗?”

    牧村的这句话就像是有什么魔力一般,在听到牧村弥八的这句话后,秋山、椎名、以及在场的其余与力的眼中纷纷放出别样的光芒。

    “还不快把牧村弥八抓起来!你们想抗命不成?”

    阿部他那“一箭四雕”的计划成功与否,全系于能否抓住牧村弥八这一点上。

    为了自己那完美的“一箭四雕”的计划能尽快成功实施,阿部利里此时的模样也歇斯底里了起来。

    而阿部的这句话也像是有着奇特的魔力,让刚刚在秋山等人眼中浮现出的奇特光芒又缓缓黯淡了下来。

    “……牧村君,对不起。”椎名最先开口,并长叹了口气,“我们……毕竟是武士……听取上官的命令……是我们的天职之一……”

    随后,椎名缓缓抽出了藏在怀里的十手。

    而椎名身后的部下们也纷纷断起了各自手中的捕具。

    一旁的秋山、以及其余的与力,也都一边摆着沉重的表情,一边将手探向各自的捕具。

    而牧村、岛田、长谷川3人脸上的表情更是慢慢变得难看了起来。

    岛田甚至下意识地将手探向腰间的刀……

    “阿部大人!”

    就在这时,一道大喊陡然响起。

    这道陡然响起的大喊,令现在那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陡然一松。

    阿部一脸错愕地循声望去。

    他认得这道声音——是户田的心腹的声音。

    阿部身为“户田派”的人,自然是认得户田的各位心腹的模样及声音。

    而来者也的的确确是户田的心腹之一。

    “什么事?”阿部皱眉反问道。

    这名户田的心腹策马来到阿部的身前后,冲阿部朗声道:

    “阿部大人!户田大人有令——搁置手头的所有事情!全力缉捕拥有新式南蛮铁炮、并绑架过玄学馆的稻叶馆主的神秘势力!”

    “什么?!”阿部怀疑自己听错了。

    而户田的心腹又将刚才的那句话又重述了一遍。

    又听了一遍户田的这命令后,阿部一脸迷茫。

    他完全没弄明白这命令是怎么回事。

    新式南蛮铁炮?绑架过玄学馆的稻叶馆主的妻女?这些都是什么东西?

    阿部并不知道——户田忠宽刚才在宴会现场挨了德川宗睦一顿臭骂。

    户田被德川宗睦叫出席后,便朝户田劈头问道:“京都出了一伙拥有新式南蛮铁炮的神秘势力,他们甚至还绑架了某剑馆馆主的妻女,户田卿你知道这事吗?”

    户田当然不知道这档事。

    因此,户田只能含糊其词、顾左右而言他。

    户田这种支支吾吾的模样,等于是间接坐实了“渎职、京都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都不知道”的这一事实。

    于是,德川宗睦将户田臭骂了一顿。

    臭骂户田渎职、幸好有大坂城代跟他反映此事云云。

    将户田臭骂了一顿后,德川宗睦直截了当地朝户田下令,要求户田尽快将这伙拥有新式南蛮铁炮的神秘势力揪出,否则他就向将军大人反映“京都所司代渎职”。

    德川宗睦的这后半句话,简直要把户田的魂给吓飞了。

    德川宗睦是“德川御三家”之一,是全国最强的大名之一,同时也和将军感情甚笃,在幕府将军面前的话语权极重。

    如果德川宗睦在将军面前提了一嘴“京都所司代渎职”的话,天晓得会有什么样的麻烦降临到户田头上。

    被吓得不轻的户田踉踉跄跄回席后,便连忙叫来自己的心腹,让自己的心腹给阿部下达了这条死命令:目前手头上的所有事情全部搁置,全力缉捕这神秘势力。

    并不知晓户田那究竟都发生了什么事的阿部一脸茫然,仍旧弄不明白这突如其来的命令是怎么回事。

    但他却明白——牧村弥八不能再动了!

    因为户田传来的这条命令说得很清楚:搁置目前手头上的所有事情!

    户田很少下这种严厉的死命令,而且还是特地派出自己的心腹来传令。

    这说明这命令非同小可。

    在收到了这条命令的当下,若是去做了别的多余的事情,极有可能会惹户田不满。

    户田是阿部的靠山。

    给阿部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违背户田任何的命令。

    而且若是在当下把牧村给抓了,还极有可能惹麻烦上身。

    阿部对刚才这道命令中所提及的什么“拥有新式南蛮铁炮的神秘势力”一无所知。

    就先假设这神秘势力真的存在好了。

    如果阿部在这个时候把牧村抓了,而这神秘势力又真的存在,并在之后干出了什么大事,那么户田就能顺势把责任推到阿部的身上——之所以会出事,全都怪你浪费战力在无关的牧村弥八身上。

    阿部也算是户田的心腹之一,也正因是户田的心腹,所以阿部也清楚户田的脾性——户田可是会为了规避棘手的麻烦而毫不犹豫地将责任推给下属,让下属来挡刀的人。

    想清楚其中利害关系的阿部,脸色瞬间变得难看。

    偏转过头,看向牧村的目光复杂至极。

    牧村弥八就在眼前,但他现在却不能抓……

    阿部现在感觉就像吃了一百只苍蝇一般……

    牧村怎么说也当过5年的与力。

    对于这种官府的命令自然也有着远超于普通人的敏感。

    因此牧村在听到户田下达给阿部的这新命令后,也立即意识到——他现在安全了。

    “……阿部大人。”牧村的嘴角勾起耐人寻味的弧度,“看来——我的运气不错啊。”

    用这种云淡风轻的口吻嘲讽了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阿部一句后,牧村偏转过头,将视线再次投向秋山、椎名等人。

    “诸位,你们愿意相信我吗?”

    秋山、椎名等人再次面面相觑。

    “……牧村大人!”秋山咬了咬牙关,“2年前……天明大火发生的那一天,你和国枝大人没有跟着大家一起去保护二条城,而是跑去疏散平民百姓们,你们两个在之后也因为抗命而被下了大狱……”

    “牧村大人,您有为自己2年前的抗命之举感到过后悔吗?”

    秋山突然问出了个和现场的氛围毫不相干的问题。

    牧村在听到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后也稍稍一愣。

    但在愣了一会后,牧村毫不犹豫、毫不迟疑、一字一顿地说道:

    “我从没有后悔过!”

    听到牧村的这回答,秋山沉默了下来。

    在沉默的同时,一丝淡淡的笑意在秋山的脸上浮现。

    像是什么心结被打开了一般。

    刚刚黯淡下去的别样光芒再次在其眼瞳中绽放。

    “归我秋山管的人都听着!”秋山转过身,朝身后的众官差朗声道,“做好准备!我们即刻赶往四条通!”

    秋山的这句话,令周遭的那近乎凝聚在一起的沉重氛围轰然消散。

    随后,便像是起了连锁反应一般,椎名在咬了咬牙关后,也转过身,朝他的部下们喊出了和秋山刚才的那句话近乎一模一样的命令。

    随后是第3名与力、第4名与力……

    阿部满脸错愕、震惊地看着秋山、椎名等人。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阿部高声道,“你们真的要去相信牧村弥八那家伙的一面之词吗?谁都不许跟着牧村弥八去什么山鉾巡行的现场!我有新的任务要给你们!我们要去找一个神秘势……”

    阿部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秋山给打断了:

    “阿部大人!如果是其他人,我可能不会相信他。”

    “然而……”一抹笑容在秋山的脸上缓缓浮现,“如果对方是牧村弥八的话,那就不一样了。”

    “我愿意相信那个会在2年前不惜抗命也要去疏散平民百姓们的牧村弥八大人。”

    牧村移动着视线,让自己的目光从身前的秋山、椎名等人的脸庞一一划过。

    望着这些人的脸,牧村的双颊间浮起掺杂着复杂情绪的笑意。

    ……

    ……

    被牧村成功动员起来的官差,总计有八十余号人——总数远远超过了牧村的预期。

    “岛田,长谷川大人。”

    在领着这八十余名官差赶往山鉾巡行的现场时,牧村突然朝身侧的岛田和长谷川说道。

    “你们两个应该记得爆弹都长什么样吧?”

    岛田和长谷川双双点了点头。

    “那就好,你们2个负责带官差们去拆除山鉾上的爆弹,我要去一个地方。”

    “欸?”岛田面露错愕,“牧村前辈,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一个……我必要要去的地方。山鉾的爆弹就拜托你们了!”

    牧村转过头,告诉身后的秋山等人接下来听长谷川和岛田的指挥后,便将身子一拐,拐进旁边的另一条街道。

    牧村以一副轻车熟路的态势在街巷中穿梭着。

    最终——抵达了他的目的地:京都的某片连名字都没有的偏僻空地。

    这块空地偏僻到地上全是杂草,连个路人都没有。

    在来到这块空地后,牧村缓缓放慢了速度,朝空地的中央缓步走去。

    本应看不到人影的空地,其中央此时竟突兀地站着一个人。

    此人背对着牧村,在听到身后有脚步声朝他缓步靠来后,此人也没有把身子转过来。

    望着此人的背影,牧村脸上的神色渐渐复杂了起来。

    来到与此人有一段距离的位置后,牧村停下了脚步。

    在牧村的脚步停下后,此人缓缓开口道:

    “阿八,我等你很久了。”

    说罢,此人缓缓地转过身来。

    如果是鹤弦,或是被牧村他们俘虏的光头看到此人的脸,或许会下意识地喊出“龙之介”这个名字。

    然而——牧村在看到此人的脸后,却喊出了另一个名字。

    “……顺六,好久不见了。”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危险关系:一生所爱 陀螺之凡御世界 重生之凰者无敌 逢魔神助攻 花涧无痕 千秋悲歌 剑行九天 莽荒纪 诸天探索者 初心不负两生债 妖神录乱世妖女 我有一柄打野刀 朔方的风江南的雨 三国之席卷天下 从道果开始 英雄无敌之亡灵法神 修真之瞒天过海 风叶小筑 地球神域 神话版三国 我的1978小农庄 抗战之重生周卫国 葙梦剑舞人落篱 抗战之钢铁风暴 莫高 无心阴阳师 秦汉明月行 中式陪读 拯救短命王爷攻略 武逆 大宋之我是杨家三郎 大国重坦 网游之妖孽人生 梦里应知身是客 阴阳术士 星辰圣渊 猎魔烹饪手册 我家族长天天想着叛变 神道丹尊 风雨江山之金戈铁马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斯坦索姆神豪 史上第一美男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天生奇才续 一世符仙 戟何 草包逆袭:傲娇夫君欠调教 俊俏娘子帅相公 男神抽奖系统 天下归晋 奇门圣尊 我是出道仙 一伊巫女 宋仙 狼与兄弟 仙界赢家 大秦明月开始的世界 神医小天师 这龙珠有毒 美食供应商 长姐她人狠话不多 重铸扎撒 重生必须浪 盛宠之下 我的世界——复仇之路 终极斗罗 官道奇才 凶猛道侣也重生了 也曾匆匆 欲念行之神农因我而传奇 满级大佬穿越后被团宠了 苍穹炼狱 高冷霸总老想哄我结婚 隋唐:开局杀隋文帝祭天 命运之魔途 冥王的脱线娇妃 从海贼开始游荡诸天的幽灵船 嫁给爱情 顶级神豪 天鹰传奇 麻衣相师 无限折腾 穿到我妹的修仙文里尽情撒野 阴阳术士 梵仙传 逍遥侯爷 欲念行之神农因我而传奇 灵君之心 饲养全人类 不负穿越好时光 云罗天尊 一开始,我只想做演员 荣升太后我只想当咸鱼 铁血强国 十方武圣 南风阁之公子欢 葬仙星 摄政王的驭兽狂妃 外星废柴双生元帅要逆天 荣耀:王者在上 重生 葬阴人 全球神祇之我信徒是盖伦 天才医生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网游之修罗剑尊 隐婚后我被大佬宠翻天 某不科学的漫威科学家 追凶实记 雀王之王 荒野求生之不小心建了一个超一线 相思长恨歌 阴阳纸扎师 锦时归 超级黄金手 万古第一武神 从诛仙开始的绝世剑仙 从阿兹卡班到霍格沃茨 竹书谣 正义之光:海贼噩梦 玩家入侵 变身倾世圣女 老婆,别来无恙 被校花倒贴之后 三生三世碧海生天 啼笑仙缘 步步红人 偷香高手 球场狂徒 仙朝 妻子的秘密 异世终极教师 醉玖 铁甲威虫之魔法之力 逆袭之超少年密码 琉璃美人煞 骑着电驴追飞机 完美风暴 执剑卫道 抗战游侠 冷面督主请低调 筑梦红丘陵 绯色魂 丰碑杨门 末世之我真的没开挂 网游之萌植暴医 从杀猪开始修仙 神迹·轮回者 长姐她富甲一方 网游之帝王归来 混血公主你不乖 网游之邪龙逆天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仙渡 武松之铁血霸途 时空穿梭商人 离婚议嫁 快穿之大佬宿主是反派 诸天万界聊天群之我是神 神州江山志 嫡女为凰:摄政王爷宠入骨 网游之狂仙 我召唤了整个地球 你赐我一生荆棘 摄心记 超人气修真 第十三号球王 重活之漫漫人生路 豪婿 史记小白传 荅塔和小王子 于新世界高举龙旗 日娱字事 诡秘之主 本侧妃竟然没有失宠 穿成仙侠文反派boss的亲姐姐 我的细胞监狱 我就是超级警察 踏星 快穿之慢慢轮回 五仙门 我,嫦娥男闺蜜! 魔门道心 从黑化后开始神级选择 华氏春秋 秦少宠妻公式:你说的都对 从红月开始 大唐坑王 谍战精英 港综世界大枭雄 归墟 女配是个小可怜 转世神医在末世 男神抽奖系统 家丑 我在星球种爸爸 惊世凤鸣:至尊大小姐 五神传奇 仙武神煌